第1章 重生

鹅毛大雪飘扬而下,被城市华美的夜灯照耀,如同童话世界一般梦幻美丽。

白微微却只能感觉到冷,刺骨的冷。

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人却像只穿着薄纱一样瑟瑟发抖,嘴唇已经冻得微微发紫,就像雕像一样僵直的站在路边,望向道路尽头。

终于,一辆豪车碾过地上碎雪,缓缓驶向这片高级别墅区的门禁。

白微微黯淡的眼睛终于发出了光亮,她努力抬起冻僵的腿走过去,虚弱的叫道:“爸爸,妈妈!”

没有人回应她。

没听见她的声音吗?一定是这样的,她浑身无力,声音肯定被风声盖住了……

眼见着保安升起了放行杠,白微微赶紧冲过去,挡在了车头前,对着贴了反光膜的挡风玻璃,凄切的呼唤:“是我,爸爸妈妈……”

车门终于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打扮艳丽的年轻女子,身着华贵的貂裘,正是她名义上的姐姐,白月如。

“姐姐,你们的电话怎么打不通……”白微微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个重重的巴掌,虚弱的身体瞬间倒在冰冷的地上。

白月如柳眉倒竖,凶狠轻蔑的指着她鼻子骂道:“谁是你姐姐!你把我们白家害苦了,还有脸回来?有多远滚多远!”

白微微顿时怔住。

养母刘秋燕终于下了车,在白微微叫出“妈妈”之前就抬手阻止她开口,原本慈爱的脸冷若冰霜:“周家那么好的婚事,被你给毁了!你一离婚,周家就撤资,家里的公司遇上了**烦。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回报我们的?你走吧,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白月如愤愤的踢了她一脚:“贱人!扫把星!还不如养条狗!”

说完,母女二人上了车,车灯闪烁着,驶向别墅区深处。

保安走出岗亭,把她扶了起来,叹息着说:“我说了,白先生和白太太命令我不许放你进去,你还不信……白小姐,我们只是穷打工的,你别恨我们。”

白微微慢慢摇头,哑着嗓子道了声谢,转过身,茫然的向前走。

身上又冷又痛,她却连哭都哭不出来。

为了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她嫁给了周云深,换了三千万的投资。然而,这场看似光鲜的豪门联姻,把她折磨得几乎渣都不剩。

周云深为心中的女神守身如玉,结婚五年,一次没碰过她,她的讨好迎合,只换来蔑视和辱骂。婆婆抱孙心切,逼着她去做试管婴儿,她一次次的进医院,又一次次的流产,一场医疗事故后,她子宫严重感染,彻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明明错不在她,婆婆却大骂她是下不了蛋的母鸡,她反驳了一句,换来的是周云深的耳光,和净身出户。

白家靠她牺牲自己换来的钱财发展壮大,榨干她的价值之后,把她抛弃在风雪交加的夜里。

白微微想不通,她的柔顺,她的隐忍,她的牺牲,为什么换不到幸福和尊重,只有痛苦和屈辱?

她做错了什么?

夜风呼啸,钢刀一样刮在脸上,白微微意识越来越模糊,一辆车呼啸着向她重来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昏昏沉沉走到了路中间。

她本能的想躲开,但已经无法控制虚弱透了的身体,转眼就跌倒在了地面上。

她这是要死了吗?

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在离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有人下车,向她走来。

她努力的抬头去看,只分辨出男人高大的轮廓,耳边隐隐传来女人的惊呼声:“君昊哥哥?”

君昊?好熟悉的名字,是谁?

被掏空的身体支持不了思索,白微微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醒来时,她发觉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上,床品雪白柔软,散发着淡淡的百合花香气。

如果不是有某医院的标记,她还以为这是豪华酒店的客房。

“醒了?”低沉悦耳的男声从侧面传来。

白微微循着声音看过去,一张刀削斧凿般俊朗的脸映入眼帘,她呼吸一滞,难堪的垂下眼。

呼风唤雨的世家公子,无数女人追逐的目标,凌君昊。

和周云深订婚之前,他来找过她,让她做他的女人,却被她拒绝了。身份云泥之别,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只能没名没分当个**,她不愿意过那种没尊严的生活。

可是,嫁给周云深之后,她又何曾过得有尊严?

凌君昊把手上的东西随意一放,封面上“体检报告”四个字,明晃晃的刺激着她的眼睛。

他淡淡看她一眼:“让你跟我,你不肯,还以为你有多好的选择,结果混成这样……”

白微微咬住嘴唇,说不出话。

他站了起来:“我有事,你自己休息,等会儿有人送餐给你。”他走到门口停住,背对着她说,“我对你还有那么一点兴趣,想好了,给我个答复。”

门被关上,白微微虚弱的躺回床上,还没来得及琢磨他的提议,就再次昏沉起来。

半睡半醒间,有人推门进来,她努力把眼睛睁开一道缝,凝目一看,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和帽子,医生模样的女人。那人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旁边桌上,揭开盖子,鸡汤的香味飘了出来。

然而她下一步做的事,让白微微止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呼——女医生掏出一个纸包,把里面的粉末洒进了汤里。

听见声音,女医生回过头,眼睛微微眯起。

白微微挣扎着往后缩,可是全身半点力气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端着碗逼近。

“你……你想干什么?我叫人了!”

女医生轻轻笑出声,声音被口罩过滤得模糊,其中的怨毒却依然清晰可辨:“病成这样还忘不了勾引男人,真是贱到骨子里了。贱人就该去死,知道吗?”

她捏住白微微的下巴,逼着她张开嘴,把热腾腾的鸡汤灌了进去。

白微微拼命的挣扎,可身体被掏空的她,哪儿是女医生的对手,那碗汤一半撒到外面,一半呛进了喉咙里。药效立竿见影,女医生已经松开了她,她却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呼吸越来越紧。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抓了过去,医生猝不及防,帽子被她抓掉,一头秀发散落下来,头也跟着一偏。

被浓密秀发遮住的左耳耳廓内侧,有一点小小的胭脂痣。

很小,很不起眼,却是白微微失去意识之前看见的最后影像。

为什么要害死她?

她牺牲一切,受尽屈辱,最后不明不白的死在陌生女人的手里——她这一生,怎么过成了这样?

她不甘心!

混沌中,有闹钟铃声响起,越来越清晰。

她不是死了吗,哪儿来的铃声?

声响越来越大,白微微蓦地睁眼,天花板上,花苞形状的吊灯映入眼帘。

这不是她出嫁前的房间吗?

这是怎么回事!

白微微愣了半晌,缓缓抬手摸了摸脸,柔软温暖的触感,无比真实。

她颤抖着扭头,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上,清晰的显示着一串字——这是她被白振邦夫妇带到社交舞会上,给周云深相看的那一天!

她心跳越来越快,跳下床冲到穿衣镜前,镜中出现一张饱满娇艳,还没有经受过身心折磨的脸。

白微微眼泪倏地涌出,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她重生了!

一定是老天爷看不过她的遭遇,给了她一个逆转人生的机会!

上一世,她被蒙蔽了双眼,为了伪善的养父母牺牲自己。这一世,她发誓不再沦为棋子!

她一定要把握机会,撕开白家人虚伪的画皮,不再落入渣男手里。

还得想办法找出害死她的那个人!

门被敲响了,刘秋燕在外面开口,声音温柔:“微微,起来了吗?”

白微微耳中仿佛有惊雷炸开,拳头骤然握紧,指甲深深掐进掌心里。

没得到回应,刘秋燕道:“微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妈妈进来看你……”

她深深呼吸,压制住恨意,嘴角讥讽的勾起,用乖巧的声音答道:“妈妈别进来,我在换衣服呢。”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