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获新生

李玫不知为何,又开始有了知觉。

如果记忆没出错,此刻她已经被丈夫张衡在手术台上亲手了结了性命,儿子小烨也死在了张衡自导自演的车祸之中。

当时中央空调开得很足,手术台和人心一样冰冷,无影灯刺目又灼心,她整个人被牢牢的捆绑在手术台上动弹不得分毫。

张衡身边站着的女医生是他的相好,她看着李玫痛苦的表情越发笑靥如花:“李玫啊李玫,你也有今天!”

“为什么?”李玫不解,和张衡结婚二十年,她赚钱养家洗衣做饭相夫教子,自问这些年她算得上一位合格的妻子,哪怕她心里最宝贵的地方一直都在为一个人留着位置。

张衡和女医生当着她的面热情拥吻,那热吻长达五分钟,待两个人拥吻完成,张衡才不屑的走到手术台前:“不为什么,因为我喜欢徐丽,我想让她当张太太,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昨天我已经将货运公司的股东更正成了我,所以,你安心去找你儿子就好了。”

“张衡你这个畜生,小烨也是你的儿子啊!”李玫心里恨,就因为小烨有唐氏综合征,自从小烨出生以来,张衡就知道在外面鬼混,他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现在为了得到这个女医生,竟然不惜杀了儿子和自己!

“是我儿子没错,但是我今生没有儿子命,我不想等我老了走不动的时候,身边一个是我厌烦了几十年的老女人,一个是需要我擦屎擦尿的儿子!我想过属于我的日子这有错吗?我想和我喜欢的女人结婚,想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李玫,这些都是你不能给我的!”张衡面目狰狞,仿佛这些年过的不容易的人是他一样。

“既然我让你这么讨厌,你直接跟我离婚啊,为什么害死我儿子现在还要害死我?”李玫倒不是为了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惋惜,而是她心疼小烨,小烨今年才19岁!

“离了婚那个傻瓜这辈子也是我的儿子,法律让我管他一生一世,我不想管,我想解脱行不行!”张衡情绪有些激动,说到这里他稍作停顿,又换上了不屑的冷笑:“既然斩草那就要除根,反正现在货运公司也步入正轨了,以后没有你这个女强人,我也一样能够经营好公司供我一辈子吃喝玩乐,车祸嘛,死一个是死死两个也正常,我本来不想今天这样的,但是谁让你命硬,那么惨的车祸你都没死成,幸好徐丽是医生,我们刚好可以帮你‘抢救无效’,哈哈哈……”

“张总,别跟她废话了,咱们现在就动手吧,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人家想回家,刚刚被你吻的,现在我都想要那个了……”被称为徐丽的医生表情旖旎妩媚,她的声音如同化骨柔丝丝缠绕在张衡的心上,更烙印在李玫的血液中,让仇恨瞬间扩散膨胀。

“别着急宝贝,咱们这就开始‘抢救’,等会儿回到家随你怎么要。”这是李玫感到腕骨蚀心的痛苦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句让她想要诈尸起来宰了这对狗男女的话!

……

“都怨你,小玫说了看不上那个武建东,她跟张衡也是青梅竹马,你非要逼着小玫嫁给武建东,这下好了你赔我的女儿!”这是李玫母亲的声音,这段记忆是九八年的夏天,当年为了逼迫父母同意自己嫁给张衡,李玫喝了半瓶敌敌畏之后躺在乡镇医院里的情形。

只可惜当年喝了农药的她没死成,母亲却死在了她和张衡的新婚典礼上,父亲也在三月之后长辞人世于九泉之下安抚母亲受伤的心。

“我就是看不惯张衡那个臭小子,一看就是个小流氓,哪里有一点建东的沉着稳重,再说了当年建东和李玫的婚事是老沈头在世的时候定下来的,建东现在都是大学生了,人家还没有悔婚的意思,小玫却不知为何鬼迷心窍了,偏偏要跟那个小混混在一起!”父亲当年的愤怒李玫还记得一清二楚。

“说起来也是,小时候小玫就喜欢跟在建东屁股后边玩,那时候建东跟着老沈头,别的孩子都嘲笑他没爹没娘,小玫为了这事儿还跟人打过仗,怎么长大了,这孩子的心思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女大十八变,那时候小玫喜欢跟建东玩不代表着小玫现在也愿意嫁给他!老李啊老李,你真的是糊涂啊!”孙国英埋怨着。

其实当年并不是李玫看不上武建东,而是在她看来,武建东实在是太优秀了,他长相帅气英俊,又是村子里唯一一位大学生,加之那时候武家人刚刚认回这个优秀的儿子,更是极力撮合他和瑰源厂厂长的女儿结婚,他以后的道路肯定一马平川。

武家人是做玫瑰花收购生意的,说白了就是在田间地头收购新鲜玫瑰花,然后拿去玫瑰加工厂贩卖的二道贩子,按道理讲这个买卖不怎么赚钱,但是武建东的父亲当年跟瑰源厂厂长一起当过兵,所以瑰源厂一直都很照顾武建东的父亲,在一众收购玫瑰花的二道贩子中,他是卖价最高的那个,自然收购的价格给乡亲们的也最高,所以久而久之,他们家便垄断了这十里八乡的收购。

但那时候的李玫除了对武建东的一腔爱慕之外,一无所有!

她知道武建东的抱负和理想,也知道武建东的能力和才干,所以为了让他能够有更好的舞台,也为了前天晚上武家父母的苦苦哀求,她愿意放手去退而求其次!

为了让父母同意她的意见,她不惜用自杀来威胁父母妥协,现在想想当年的一切,李玫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其实当年她和张衡结婚之后武建东才知道此事,为此武建东颓废了很久,期间瑰源厂厂长的女儿一直都在他身边不离不弃,但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再后来他终于浴火重生,期间他经历了什么李玫不知道,也不敢去过问,重新振作的武建东浑身上下带着拒人千里的冰寒,让所有人望而生畏,他拒绝了武家人为他安排的各种优质相亲,抱着老沈头的骨灰远走他乡独自闯荡。

再后来的武建东没有依靠任何人便站在了商业之巅,所有人都对他俯首称臣,但他却从来都没有笑过!

身边有低沉的抽泣声,还有不绝于耳的咒骂埋怨声,再摸一摸身下的手术台也不再是冰冷的,仿佛铺上了一层单薄的被褥,绑住自己的绳子撤了,空调也关了,倒是头顶已经泛黄的老式吊扇在嗡嗡转个不停。

老吊扇?

等等!

手术室中自然不可能装吊扇的,而他们家自从玫昶货运步入正轨之后,李玫就卖掉了旧城区的老楼房,从新城区购置了一栋独院的别墅洋房,那套别墅的装修是李玫亲自跟进的,虽然已经过去八年之久,但她记得清清楚楚,当年装修的时候根本没有装吊扇,更不可能装这种老式吊扇!

“我才不管张衡是流氓还是地痞,反正我就要我家小玫好好活着,老李我告诉你,如果女儿这次活不过来了,我也不活了!”

“哎呀你少说两句吧,刚刚人家大夫不是说了,小玫只要熬过了这两天,就一定会没事的!”父亲长叹一口气,就开始低着头吧嗒吧嗒的抽旱烟!

李玫定眼一看,这根本不是回忆,抽旱烟的父亲就坐在自己身边,旱烟的味道很刺鼻,比起张衡爱抽的软中华不知要浓烈多少倍,但李玫却觉得这个味道异常好闻。风扇的轰鸣声很大,墙角的蜘蛛网也很顽强,甚至就连床头褐红色木方桌上的老式暖瓶都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小玫,你醒了,老天爷开眼了,你终于醒了!”母亲孙国英看到女儿醒来,一边老泪纵横的抹着眼睛,一边朝着外面的医生高呼叫喊:“大夫大夫,你们快来看看啊,我的女儿她醒了,她真的醒了!”

当年李玫醒过来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的反应,接下来父亲会立马丢了他刚点燃的旱烟用脚熄灭,然后伫立在原地欣慰的笑着。

果不其然,父亲重复着如同记忆中一样的动作,甚至就连走位也与前世一模一样!

这一刻李玫已经肯定自己是重生了,二零一八年的夏天,她死在了张衡的手术台上,而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她却刚刚重获新生。

“爸妈我好想你们啊。”李玫从床上坐起来,她用尽全身力气抱住爸爸和妈妈,二十年,前世他们离开自己整整二十年!李玫不知道现在应该感谢苍天还是感谢大地,二十年后的今天,她竟然重生了,而且见到了鲜活的父母,父母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可以这样亲昵的抱着父母,感受着父母对自己的呵护和宠溺。

“我们也想你啊傻孩子,你没事了吧,以后千万不能做傻事了知不知道,从今往后不管你想嫁给谁,爸爸妈妈都答应你,但是你千万不能在做傻事了啊!”孙国英感受着怀里女儿的温暖喜极而泣,她更加用力的抱着女儿,抱着这个她差点就要永远失去了的女儿。

“妈,这段日子我虽然昏迷不醒,但你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张衡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但他知道我自杀之后根本没有来看我一眼,再说了爸爸说的也对,我跟建东哥哥的婚约是沈大爷定下来,他现在已经不再人世了,我们要尊重他的遗愿。”李玫一口气将所有话说完,她不想将自己的问题说的模棱两可让父母*心,毕竟前世父母之死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其实这些都是后来李玫才知道的,当年她和张衡在农村老家举行土婚礼,张衡有个相好的来搅局,那人对孙国英说张衡根本不喜欢李玫,她还说她和张衡在一起好多年了,并且还怀了张衡的孩子,张衡之所以娶李玫根本不是因为喜欢李玫,而是为了得到婚礼上的份子钱,然后拿着那笔钱给她堕胎!

听了这些之后思想保守的孙国英当场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倒在了婚礼现场。

“小玫你,你说什么……”显然这个答案非常出乎孙国英的预料,其实如果按着前世的剧情,李玫醒来之后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让父母认同了她和张衡的婚事,婚礼就在三天之后进行。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