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轨

前些天,一位已婚男医生跟自己的女病人好上了,这件事作为反面教材在我们小区里传得沸沸扬扬,邻居街坊们还玩笑似的跟我提了个醒,叫我要看牢我老公。

  因为我老公也是一名医生,产科医生。

  当时我还笃定的跟街坊们说我跟我老公的感情很好很好,我老公就算背叛全世界也不会背叛我。

  而此刻,我才发觉我当时的笃定是有多可笑,多悲哀!

  “啊……贺医生……”

  一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从虚掩的门缝里传出来,我死死的咬着手臂,才没让自己哭出声。

  今天原本是我和我老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正在我满心欢喜的准备丰盛晚餐打算庆祝一下的时候,我收到了老公发来的短信。

  他让我来喜来登酒店1703房,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我当真以为他是想跟我单独庆祝这个日子,于是满心欢喜的换了一身衣服便匆匆赶来了,却不想,短信中那所谓的‘惊喜’瞬间变成了令我痛不欲生的惊吓。

  仿佛不死心似的,我颤抖着手稍稍的将门推开了一点。

  当看清房间里的情景时,我心中的悲愤更是无法言喻。

  只见我老公正覆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纵情快活,而那个女人我竟也认识,叫赵红艳。

  前两天,我老公将这个叫赵红艳的女人领回家,说是他们医院新来的实习医生,因为医院还没有给她分配住房,所以就暂时住在我们家,我当时也没多想,便让她住下了。

  现在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我老公竟是公然地把他的**带回了家。

  那股悲愤在心底越积越浓,让我几度想冲进去向我老公讨个说法。

  可我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比如那条短信。

  我老公是偷吃,按理说那条短信应该不是他发的,细想下来也只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发的。

  可她的意图又是什么?害我?

  “啊……有人,贺医生,有人……”

正想着,赵红艳忽然尖叫了一声,我心底一惊,急忙往走廊尽头跑。

在还没有弄清那条短信是谁发的之前,我不能打草惊蛇,哪怕心里再悲愤,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忍。

  尽头没有电梯,但有个公用洗手间。

  我快速的冲进了女洗手间,却猛的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撑在洗手台前,镜子中映出的那张脸很是英俊,却莫名的带了一抹红晕和一抹让人惧怕的煞气。

  还不待我做出任何反应,那个男人猛的冲过来捂住我的嘴,将我强硬的拽进了一个厕所隔间。

  隔间的门拴上,男人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将我困在他和隔板之间,而我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滚烫。

  那抹滚烫很不正常。

  我心底又惊又惧,拼命挣扎,张嘴就去咬他的手掌心。

  男人闷哼了一声,松开了我,就在我准备呼救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我老公的声音。

  “在哪呢,是不是你眼花了?”

  “没有,我真的看见了你老婆,贺医生,怎么办?你老婆发现你出轨了?”

  “净瞎说,我老婆现在肯定在家做晚饭,不信我打电话问问。”

  我一慌,手忙脚乱的在包里掏手机,好在身前男人微微松开了我,也好在我包里没装其他什么乒乒乓乓的东西,就放了点现金和一个手机。

  手机掏出来,我颤颤巍巍的设置静音,许是太慌,我手一抖,那手机顿时掉了下去。

  大惊之下,我差点叫出声,却见那个男人长臂一捞,手机瞬间到了他手里。

  就在我惊魂未定时,那个男人以极快的速度,将我的手机设置了静音,与此同时,我老公的电话打来了,屏幕上跳跃着他的名字。

  手机明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我的心却砰砰直跳。

  更可笑的是,明明是我老公出轨,我是捉奸的那一个,现下情况却像是倒过来了一样。

  我不知道我在躲什么,但我此刻可以肯定,那条短信绝不是我老公发的,不然,他不可能坚信我此刻还在家做饭,这么想来,短信真的有可能是赵红艳发的。

  可她故意骗我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想让我跟我老公撕破脸皮,甚至是离婚,这样她好名正言顺的嫁给我老公?不然的话,她就只能一直做我老公的地下**。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更不能让她得逞。

  “奇怪,怎么没人接电话?”

  “真的,贺医生,刚刚在门口偷看的那个人真的像是你老婆。”

  “啧……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了,好了,赶紧回房去,老子还没尽兴呢。”

“嘭!”

    突然,我旁边的门板猛地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赵红艳娇媚的声音在隔壁间响起:“回房做什么?咱们把门一栓,在这里面做,不是更刺激?”

  “小妖精,你还真是不害臊,就不怕你那**的声音被人听见了。”

“听见了就听见了,怕什么?”

  “嗯……贺医生,是我厉害,还是你家那黄脸婆厉害?”

  “这个时候就不要提那个扫兴的女人了,她在床上就跟死鱼似的,哪有你厉害。”

  一声声高叫伴随着阵阵撞击声不断响起,我死死地捂着嘴,悲愤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而就在隔壁的*靡声一阵高过一阵时,我面前的男人忽然又朝着我压来。

  我一惊,猛地抬眸,却见他的脸色比刚刚更加红了几分,身上的热度也越发浓烈,他甚至还在粗喘,这种情况忽然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难道是被人……下药了。

  下的是哪种药,不言而喻。

  我顾不上心中的悲愤,只想立刻逃离这里,可就在我的手刚碰到门栓时,他猛的又将我拽了回去,力道之大,使得我将那门板都撞得震了一震,惊得隔壁间那两人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

  我老公:“隔壁莫不是也有一男一女在偷情。”

  赵红艳:“八成是……”

  隔壁的呻吟声和撞击声又响起。

  可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因为面前的男人已经吻上了我的唇,大手更是在我的身上胡乱摸索。

  我急得拼命挣扎,却无半点用处,只能张嘴去咬他的唇。

  他闷哼一声,却仍没放开我。

  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还有些杂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