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寒冬腊月,风刮在脸上乎乎的疼。

  霍天心带着满腔的仇恨就这样被沉浸在无底的冰冷之中。

  可为什么,她还能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不是死了吗?

  “心儿,心儿。”

  “心儿,快醒醒。”

  是谁?

  这么熟悉的声音?

  母亲?!哥哥?!

  可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被那个恶毒的女人害死的,都怪她的愚蠢!

  都怪她认贼做母!

  霍天心紧紧抠着手中一温暖之物,无比贪恋与留恋的,不敢睁开双眼。

  她好想他们啊。

  “心儿应该醒了,母亲。”霍天北兴奋的举起手中紧紧抠着他的小手,也不顾上面那深深的血痕。

  沈慕秋破涕为笑,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掰开那白白嫩嫩的小手,握在手中。

  “没事就好,心儿或许做噩梦了。”

  这么小,就经历这一幕,恐怕吓坏了。

  霍天北看着那几道伤痕,也不介意,宠溺的点点霍天心额头:“小丫头,快醒醒,哥哥可给你准备了林记的桂花糕。”

  霍天北熟悉的声音,以及额上真实的触感,都让霍天心为之心惊,缓缓的睁开双眼…

  “心儿,你终于醒了。”

  沈慕秋剪瞳如水,一脸的担忧与急切,还有那个明显小了一圈的霍天北…

  霍天心呆了一会,突然惊恐的从床*坐了起来!

  不!

  她捂住自己的头,不敢相信这是梦,可看到自己也明显小了一圈的身子,一个不可思议德想法冒了上来。

  她,没死?

  还回到了过去?

  “心儿,怎么了?”沈慕秋见自己女儿又是惊恐又是兴奋的,心里忍不住担忧,手抚上她的额头,疼惜的抚着。

  “夫人,小姐的药熬好了。”

  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绿衣服的小丫头,大约十五六地样子,名叫绿屏。

  霍天心看见她,身子一颤,压下眸里的恨意,同时也彻底的清醒过来。

  原来她真的重生了。

  在她十三岁这年!

  “心儿,快把药喝了。”

  沈慕秋温声细语的坐在霍天心的身侧,洁白的手腕正端着那碗浓浓的药汁。

  母亲还活着,哥哥也还活着,真好!

  霍天心漆黑的瞳眸静静望着二人,硕大的泪花翻涌而出。

  “都是母亲不好,这几日没照顾好心儿,疏忽了你们。”

  “不,是我的错,若不是哥哥贪玩跑出去,心儿也不会失足落水。”

  霍天北看见自己宝贝妹妹哭成泪人,无比的自责。

霍天心只是太想念他们了,见母亲和哥哥都自责起来,突然笑了起来,接过药汤,皱眉一口气喝了进去。

药很苦,却比不得前世苦。

  霍天心一抹嘴角的药渍,笑道:“母亲,哥哥,我没事了,你看,我好好的。”

  毕竟落了水,身子有些虚弱。

“你这孩子,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吓娘亲了,听见了吗?”

“母亲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您也守了我许久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并无大碍了。”

她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前世今生,她决不能重走前世的老路。

“那你好好休息。”沈慕秋为她掖紧被角,嘱咐了几句,留下绿屏照顾她,吱呀一声门被合上,房内静谧无声。

  可不过片刻,床、上紧闭双眼的霍天心再次的睁开双眼。

  天真良善已不在,深黑的瞳孔里满是仇恨!

  沈若秋!霍天羽!

  这一次,她定要让她们血债血偿!

  想前世,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母亲是因为生了她才体质不好,在母亲过世后,她痛苦了好一段时间,紧接着又是哥哥染上瘟疫,在庄子上被烧的尸骨无存,她也因为这一连串的打击,变的胆小懦弱,任由沈若秋母女的欺负!

  可万万没想到!

  这一切都是她们的算计!

  毒害她的母亲,烧死她的哥哥!

  甚至最后,得知她与九皇子的婚约,那个蛇蝎女人,竟生生将她溺死在冰冷的井水之中!

  霍天心恨!

  年仅十三岁的小女孩从床、上慢慢的坐起来,她走下床,打来了梳妆台上的一个圆盒子。

  从里面挑出一只白玉簪,缓缓的戴入了自己的袖口。

  有一抹光从窗缝透过来,照耀在女孩的脸上,晶莹透亮,尤其一双如黑葡萄般的大眼,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沉静,静谧的像一抹深潭。

  霍天心的病好的很快,不出几天,便活动自如。

  因为落水生病,已经好久不曾去拜见霍老夫人,前世不曾讨得老夫人欢心,今生可不能如此愚蠢了,可当她走到老夫人院落时,这才发现沈若秋与霍天羽居然也在。

  瞧见霍天心,霍天羽忙迎了上来,牵着霍天心的手,一副良善的模样,“妹妹大病初愈,怎么不好好休息?”。

  霍天羽和霍天北同岁,都比她年长三岁。

  此时的霍天羽已经出落的窈窕有致,一身明黄的衣衫,格外的娇媚,尤其是一双杏目像极了沈若秋,欲语还羞,当真是美得。

  只不过霍天心并没有正眼看她,从她紧握的手中抽出了手,盈盈的朝着霍老夫人行了一礼。

  “孙女给老夫人请安。”

  霍老夫人对霍天心这个嫡女说不上喜欢,可也顾及着她的身份,点点头,慈祥道:“心丫头,身子刚好,不用那么多讲究,快起来吧。”

  “谢老夫人。”

  霍天心笑着抬头,心知霍老夫人偏爱霍天羽,不过她也不介意。

  霍天羽见这个一向温吞的妹妹,有意无意的忽视自己,心里那莫名的恨意渐渐地滋生了出来。

  霍天心安静的坐在一旁,沈慕秋宠溺地看看自己女儿,也没说什么。

  霍天心是嫡女,对待庶女,本该就是这样。

  霍天羽仗着霍老夫人的宠爱,向来心高气傲,眼高手低,可在长辈面前,又特别的会甜言蜜语。

  几人寒暄着。

  沈若秋时不时看看霍天心。

  心里疑惑,总觉得这丫头今天似乎有了什么变化。

  可又说不好,想起那日,沈若秋眼珠子一转,关怀着道:“姐姐,听说心儿前几日落水了,没什么大碍了吧?”

  霍天心指尖一顿。

  沈慕秋倒没多心,“无碍了,大夫说就是受了点惊吓,还有点风寒。”

  “那就好,羽儿之前一直吵着要去看望,可就是怕扰了心儿休息。”

  霍天心嘲讽的勾唇,她倒是忘了,这沈若秋在母亲过世之前,可一直以亲姐妹自称。

  沈若秋原为沈家庶女,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污蔑她的父亲霍守城玷污她的清白,这才将她一并娶了回来。

  可据她回忆,父亲爱的是自己的母亲,对沈若秋只能算上以礼相待吧。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