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关系还没结束

“陆婉婧!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我前夫的亲妈吗?伯母!”

陆婉婧故意将最后那句称呼咬得分外重,眼睛紧紧盯着展母。

展母瞬间被气得脸色发青,指着陆婉婧的鼻子,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脸色越来越难看。

自从陆婉婧嫁到展家,她就一直低眉顺眼的。只有她这个当婆婆的责怪她的份,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陆婉婧看着她这副气不过的样子,当即冷勾了一下唇角,面色决绝地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睨着这位婆婆,笑了一下。

“你让我看了你三年脸色,给你家当了三年佣人。现在我和展行琛离婚了,我也没必要再在你这边受气了。我还要收拾东西,灰尘比较大,您还是回去吧。”

她丢下这句话,直接转身打开地上的盒子,将一摞一摞文件重重扔在地上,带起一层灰尘。

展母一脸嫌恶地瞪着她::“我们展家有你这样的儿媳,简直就是我们展家的耻辱!”

话都没说完,更厚的一叠资料扔在地上。

发出的闷响碰撞声直接将她的声音压了下去。

展母脸色泛白地瞪着她:“造孽啊,简直就是造孽啊!”

说话间,门锁转动的细微声音隐隐传来。

不一会儿,展行琛就推门进来,一眼看见脸色难看的展母,眉心稍稍拧了一下:“怎么了?”

正低头忙活的陆婉婧听到声音后,动作顿了一下,一股怒气涌了上来,啪的一声将最后一叠资料扔在地上,将展行琛的目光吸引过去。

浓眉冷蹙间,极为不耐和厌恶的神色从眼底射出,一股寒气准确无误地戳在陆婉婧的后背上。

展母忙抓住机会,指着陆婉婧控诉道:“你看看你娶的好媳妇。我好心好意地帮她收拾东西,她回来就把我数落一顿,还给我脸色看,说了那么难听的话。这要是被别人听见了,还不得看我展家的笑话啊。”

“好心好意帮我整理?可我进门的时候怎么听到你说,我的东西放在这里,只会脏了展家的房子?我用过的所有东西都被你乱七八糟扔出来了,就连公司的机密文件都和一些陈年旧物混杂在一起。我要是晚来一步,这些东西是不是就被当垃圾倒了啊?”

“我怎么知道那是公司的文件?”

“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公司的名字,伯母你该不会不认字吧?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收拾,那我也无话可说。我倒是想看看,展家的业绩被展家老太太亲手毁掉,是个什么场面。”

“你!你胡说!”

展母气得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许多,一张脸几乎皱成一团嘴唇颤抖了好一会儿,才蹦出这么一句话。

陆婉婧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被展行琛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男人面色难看地缓步向她走去,棱角分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翳的神色。

锐利的眼眸紧紧盯着蹲在地上的陆婉婧,丝丝缕缕的寒气悉数戳到她的身上。

沉稳的脚步声更像是催命符一般,一下一下地踩在陆婉婧的心上。

强大的压迫感觉铺天盖地地袭来,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就在她出于本能地低下头装作整理东西的时候,那双锃光瓦亮的男鞋停在眼前。头顶上方传来凝重的压力,心尖发紧,手心也有些出汗。

她轻抿嘴角,试图掩饰慌乱,狠狠将对他的畏惧压了下来。

“道歉。”

展行琛垂眸睨着眼前的女人,声音冷凝地扔出这两个字来,语气冷凝。

陆婉婧牙关一咬,顶着压力整理着手里的文件:“我没这个义务。”

“你说什么?”

“我说,我没这个义务。”陆婉婧面色严肃地抬起头,不偏不倚地迎上迫人的视线,一字一顿,“**平时怎么说话的,你也是知道的。今天要想让我道歉,那就请让她先把这三年的歉向我道完。否则,一切免谈。”

展行琛面色一凛,眼底蕴藏着的怒气即将喷发。

展母坐在沙发上捂着心口,缓缓起身:“人老了,不中用了,谁都可以欺负了。展家还真是娶了个好媳妇,气得我肝都疼。你们慢慢聊,我去医院去。”

陆婉婧朝那边看了一眼,冷嗤一声。

这个老太婆顶多五十岁,平时骂她有力气得很。

被她回了几句嘴,就气得要去医院,演技还真是好。

站在一旁的展行琛将她这副嘲讽的脸色尽收眼底,额角的青筋隐隐跳动了几下。

展母刚走,他便弯下腰,一把拽住陆婉婧的胳膊,将她一把提起。

忽如其来的冲撞让陆婉婧心尖一紧,一脸戒备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展行琛冷嗤一声,俯**,冷眼睨着她:“这么快就忘了?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我没有什么需要你提醒的!你给我放开!”

“是吗?”

展行琛唇角冷勾,邪佞的目光变得锐利万分,削薄的唇角也隐隐上挑,一字一顿:“可我怎么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下,咱们的离婚证还没领上呢?”

被他刻意放缓语速,咬着牙关说出来的几个字,瞬间让陆婉婧头皮一麻,呼吸发紧,眼底的神色都跟着狠狠晃动了一下。

他们拿着乱七八糟的手续去了民政局,却被工作人员告知系统坏了,暂时不能领证。

她刚才在短短半小时时间内,接二连三收到那么多的打击,直接让火气冲昏了头,把这件事给忘了。

那现在……

她目光闪烁地迎上展行琛的视线,彻底将她心虚的一面显露无遗。

展行琛趁机加重手中的力道,盯着她的眼,一字一顿:“要想领到离婚证,就给我乖乖听话。别往枪口上撞,知道吗?”

沉稳到令人心尖发颤的语调,再配上那张阴气森寒的脸,足以让陆婉婧心生忌惮。

她迎着那道锐利的视线,努力稳住情绪,给自己撑腰似的抬了抬下巴:“可合约已经到期,就算没领离婚证,我也没有必要再配合你,更不需要无缘无故受气!”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