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识相就自己走

“喂?什么事?”

她声音疲累地问了一句。

“你和展行琛离婚了?”

袁媛的声音瞬间从听筒里冲出来,听上去有些尖利,其中还夹杂着几分不可置信的味道。

陆婉婧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虽然袁媛的消息一向很灵通,可她压根儿没告诉任何人,她怎么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些消息?

再说,展行琛压根没见过袁媛,怎么可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居然是真的!陆婉婧啊陆婉婧,你好不容易当上了展家的少奶奶,怎么能说离就离呢?就算别的男人再好,怎么能比得上展行琛呢?展家可是a市大佬,你怎么能把这块肥肉让给别人呢?”

“袁媛,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别的男人?”

“新闻上说,你婚内喜欢上别的男人,然后跟展行琛离婚了。难道不是?”

袁媛这句话,像晴天霹雳,直接从陆婉婧头上劈下,就连心跳都暂停了一两秒。

脑袋更是阵阵发麻,浑身的血液在不断翻涌,脸色更是变幻莫测。

袁媛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个新闻刚爆出来,就把微博服务器弄瘫痪了。现在你们离婚的话题已经爆了,后面紧跟着就是你出轨的各种猜测和新闻。那个……婉婧,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最终目的还是提醒你,千万要冷静。”

“冷静?这个时候我怎么冷静得下来!我根本没出轨!更没什么喜欢的男人!”

陆婉婧几乎是将这句话吼出来的,脸都气得涨红,惹得司机连连看了她好几眼。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一脸烦躁地靠着椅背,紧紧握着手机。

一定是那帮狗仔干的!

分明离婚是两人你情我愿的事情,到最后,居然给她安上了出轨的罪名。

这帮狗仔,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她牙关紧咬,深吸一口气之后,睁开眼,直接将落到眼前的头发撩到脑后,一边听袁媛说话,一边打开微博,点进他们离婚的页面,一页一页地往下翻阅。

越往下看,心跳越快,火气越大,到最后手都有些发抖,手心出了一层粘腻的汗。

“既然你没做糊涂事,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那些新闻你也别看了,省得动气。”

“袁媛,你作为我的好朋友,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

陆婉婧深吸一口气,声线发紧地说道:“我和展行琛本来就是合约关系,最近他喜欢的女人回国了,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两人在我面前不停晃荡刷存在感,我这才等到合约到期,提出了离婚。”

谁知道那些狗仔,硬是用拍到的那些画面,拼凑成她有了新欢,心情很好地提出离婚。就因为她穿了一身美美的衣服,化了精致的妆容。

至于她后来发飙,形象全无的样子,则是因为她被净身出户,没得到补偿而气急败坏。

最主要的是,居然有人相信,一个劲地挖她祖坟,说一些难听的话。

“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些年你也没吃亏。等我回来,给你介绍一打优质男,保你迅速忘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至于新闻,你不看就好,过几天就没人提了。”

陆婉婧深吸几口气,点了点头。

就在她挂断电话的时候,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

陆婉婧打开车门,带着一身冷气直接上了楼,直奔401室。

要是展行琛回来的话,许多事情也就好办了。

直接让他联系娱乐圈的那些人,撤掉新闻。

毕竟,让他平白无故顶上一个绿帽子,也不见得他有多开心。

他要是想给她添堵,不愿意解决的话,那就只能她自己来了。

临进门的时候,她对着反着光线的大理石墙面整理了一下头发,将心口那股气往下压了压,这才输入密码。

就在推门进去的时候,听到屋里传来一倒腾东西的声音。

她一只脚刚迈进去,就听见展行琛母亲的声音。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打包好,看看屋里还有没有她的东西,别落下。我们展家,可不想要她的一点东西。又占地方又惹人烦。”

惹人烦?

是惹她心烦吧?

自从她进展家家门第一天起,展行琛的母亲就看她不顺眼,处处给她难堪。

当初为了得到孤儿院的资助,她不得不得低声下气。现在好了,她和展行琛没什么关系了,她也没必要继续受这些窝囊气了。

陆婉婧故意用力推开门。

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瞬间将展母的目光吸引过来。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展母先是露出了惊诧的神情。紧接着,就变得鄙夷和厌恶。

““呦,大忙人儿回来了啊。赶紧看看落了什么东西,别到时候再三番五次回来取。到时候,我们展家就换了门锁,你想进也进不来了。”

展母说这些话的时候,故意拿捏着腔调,一脸不屑的神色。

陆婉婧往里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客厅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装箱。

打开几个看了看,里面放的都是她的东西。

一些很重要的文件都被当成垃圾一样,胡乱塞进箱子里,乱成一团。

一股火气冲了上来。

她冷笑一声,一脚将那些箱子踢开,一个眼神向坐在沙发上冷嘲热讽的展母扫去:“您一大清早就过来帮我收拾东西,还真是体贴啊!怎么,累坏了吧?需不需要给您端杯茶,好好歇歇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的那些咖啡啊什么的,我都扔了。像这种东西,搬家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再说,像你这种没爹没妈没靠山的女人,根本享不起这种福。”

说到这里,展母越发停不下来,竖起指尖指着陆婉婧的鼻梁:“我就不明白了,当初那么多好女孩追着行琛跑,他怎么最后娶了你这么一个草包?什么都没有就算了,每年还要往那个破孤儿院捐那么多钱。这种赔本儿的买卖他都做,实在是气死我了。”

陆婉婧被这番强词夺理的言论气得心肝直颤,怒极反笑:“是啊,那么多有钱有势的好女孩你不选,非得等到他娶我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女人。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作的吗!”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