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楚玥

  弘武七年,春。

第一次春雨淅淅沥沥的落着,听上去像清幽的乐曲声一样。

但泡在罐子里的楚玥却能够清楚的听到那雨声之外的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她知道,是楚青青来了。

每个月初一、十五她都会来,来看她多凄惨。

听着门被吱呀推开的声音,楚玥知道人进门了。

“姐姐今日看上去脸色不错啊,看来这半个月过得甚是不错呢。”楚青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像银铃一样,清脆悦耳。

只是落在楚玥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尖锐恶心,仿佛有数以万计的蛆虫在耳朵里爬一样,刺激着她想起过往,那个蠢钝到极致的自己。

要不是因为自己蠢钝可怜楚青青这个丫鬟生出来的低微庶女,被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蒙蔽了眼也就不会许她和她一道嫁给程一鸣,自就不会被这一对狗男女折磨成如今这么一个口不能言,眼不能看,没有手脚,空剩下一对耳朵的人彘!

楚玥恨,恨透了,可却一点儿呜咽声都发布出来,连看都看不着楚青青,只能凭着声音猜测她在哪里。

不过哪怕是看着楚玥变成了这样楚青青心里依旧不是那么畅快,对身边的两个婆子使了个眼色道:“没瞧见姐姐这么久没活动了憋得慌吗,还不帮姐姐出来活动活动。”

“是,王妃。”

两个婆子应声走上前来,抬起楚玥的罐子就往外倒。

将楚玥连同罐子里这些日子来的屎尿一道倒出来,倾倒的同时撒了楚玥一脸,剧烈的恶臭味让楚玥忍不住的恶心。

可一张嘴屎尿都流了进去,更是恶心。

看着楚玥这呕吐连连的样子,楚青青才觉得畅快了一点点,用丝绢捂着口鼻对婆子使了眼色后,两个婆子不顾脏臭的一人拉住一头那绑在楚玥身上的布带头。

这是每半个月都要上演的戏码。

两个婆子往自己的方向猛的一拉,楚玥整个人在空中打转,抽出的布带扯破她刚刚长好的皮肉,剧烈的疼痛让她那没有舌头的嘴发出一声呜咽,可这一声呜咽难听至极,像乌鸦叫一样。

被扯掉了布带的楚玥浑身鲜血淋漓,红彤彤的倒在那屎尿上面,气喘吁吁。

瞧着这般模样的楚玥,楚青青才算满意了来,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郡主冷笑道:“啧啧,姐姐,你看看你,如今哪里还有点郡主的模样啊,也就妹妹我还会来瞧瞧你,若是王爷瞧了你这样,只怕都要吐了。”

听到楚青青提到程一鸣,楚玥心火更是翻腾。

相比起楚青青她更加恨程一鸣,她与他青梅竹马,他落魄之时她不顾爹的阻拦毅然决然的遵守与他的婚约,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他,扶持他步步高升,他却宠妾灭妻!

“不过啊,王爷也没有看姐姐你的机会了,我今日也就来看你这最后一次了,姐姐还不知道吧,半年前王爷举荐父亲去征战木荷真。”楚青青将木荷真三个字咬得极为清晰,笑弯了的眼期许的看着楚玥。

听到木荷真三个字,原本奄奄一息的楚玥挣扎起来。

那木荷真乃是麓玛部落的新首领,前些年异军突起,年年来犯,凶猛异常,连拿下三座城池,她爹如今的年纪,身子又那般,哪里是木荷真的对手!

“真真是可怜,姐姐你病了之后父亲本就身体不好,这征战劳累,昨日传来战报,父亲被敌军埋伏,身中数箭,万箭穿心死了。”

爹,死了!

楚玥傻了。

虽说楚玥没有半点表情,但楚青青知晓她此刻心里多恨,多恨她自已。

“姐姐啊,这事啊,说来说去也都怪你,父亲当初要你退婚你不肯,非是要嫁,要不是这来来去去的被阻拦,王爷也不会那么记恨父亲,也不会这么做得绝啊。不过父亲死了也好,没了父亲你也能解脱了,今日啊,就不给你包扎了,日后也没人给你喂饭了,你可以安安静静的去,算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还你一份情了。”

说着楚青青笑着转身走了出去,听着脚步声,感觉到楚青青一步步走远,楚玥却拿她半点办法都没有,哪怕想要挪动一分都做不到。

只能听着那门被关上,雨声淋漓,沉默的咬着没有牙的牙龈,空洞的眼里躺着血泪,呼吸渐渐微弱……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