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想重修于好

  

  冬天洗热水澡最舒服了!

  高敏君从热气氤氲的浴室走出来,用一条白色毛巾裹住长发,雪白肤色因为热水而透出了浅浅的粉红。

  她习惯性地往右转身,想走进更衣室拿吹风机。

  只是,才跨了两步,她的脚步便抵到了墙壁。

  她茫然地看着灰白色的墙壁,这才恍然大悟地想起,她现在不是住在拥有更衣室的高级公寓里。

  她搬到外头了。

  这间三十平的小套房,就是她现在的天地了。

  这里没有奢华的生活空间,没有高级音响,没有迷人的夜景,没有让人赖床的席梦思。

  没有那个老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毕衡达!

  高敏君的唇角自嘲地抿起,弯身从抽屉里取出吹风机。

  吹风机轰轰轰地响着,手指探入湿发的感觉,让怕冷的她微颤了下。她走了一个月了,毕衡达除了第一天打过电话给她,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讯息了。她想,他是不打算挽回了。

  是啊,他干么花时间挽回呢?对毕衡达而言,公事之外的时间是不可能拿来浪费的。

  她当了他两年的秘书,期间和他生活了一年,她比谁都了解他的。

  “不许再想毕衡达了。”高敏君把吹风机收进柜子里,喃喃自语着:“你明天就要到新公司上班了。他和过去的那一段感情,都要变成过去式了……”

  叮咚!

  高敏君讶异地看着大门,直觉便是有人按错门铃了。

  没人知道她住这里啊,而住在她隔壁的朋友小猫,是有备份钥匙的啊!

  “谁?”高敏君扬声问道,再将浴袍拉拢了一些。

  “开门。”

  一个男声冷冷响起。

  高敏君全身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如遭雷击般地瞪着门。

  毕衡达!

  他……怎么会知道她住在这里?

  “开门!”

  跋扈的声音掺入了一丝不耐,门还被重重地踢了一下。

  高敏君防备地看着大门,恍若这男人随时都会夺门而入一般。

  “我不想开门。”她双手紧握成拳,勇敢地说道。

  “我去叫锁匠。”

  “你没有资格去叫锁匠,你不是我的谁。”高敏君掐着浴袍,整个心脏都扭了起来。

  傻呐!她心痛个什么劲呢?她不就是因为认清楚自己对他毫无意义可言,所以才会选择离开他的,不是吗?

  高敏君拧着眉,咬着唇,清秀眉眼上因想哭而漾着一层微红。

  “我会让锁匠帮我开门的。”

  “你不会浪费时间去找锁匠的。”

  高敏君才说完,便倚着墙壁轻笑了起来。

  她笑得直不起身,笑得红了眼眶,笑得她无力到必须盘腿在地板坐下。

  她不知道自己笑了多久,或是哭了多久,她只知道门外一片寂静了。

  怔怔地看着墙上的钟一分一秒地走着,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走了,也不想开门去确认。

  白天的她,或者还可以和他对峙几分钟,但是,夜晚的她太脆弱,对他也有着太多的回忆。她没法子和他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独处,而不去胡思乱想。

  她不想、也不敢看到他。

  高敏君坐了好久,坐到头发干了、腿麻了、背也酸了。

  她扶着墙壁艰难地站起身,活动了下身躯。

  “锁匠来了。”

  毕衡达的声音寒凉地飘入屋内,高敏君的血液顿时被冻凝。

  “你怎么敢真的去找锁——”高敏君惊跳起身,霍然冲向门口,用力拉开了门。

  门外——

  只有毕衡达!

  高敏君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蓦地退回了门后。

  毕衡达迅速地上前一步,用脚挡住了门,男性脸庞染着一层冰。

  “你闹够了吧。”他皱眉冷喝一声,径自推门而入。

  高敏君看着他冷凛的侧脸,心跳加剧到让她连呼吸都微喘了。

  她是笨蛋吗?不然怎么还会为他动心呢?

  “请你出去。”高敏君脸颊紧绷着,自己不住地后退着。

  毕衡达充耳未闻地瞪着她,兀自逼进向前。

  她退到了角落,像一只无处可躲的猎物,面对着猎人做着垂死前的挣扎。

  “出去!”她加大了音量,声音里却满是颤抖。

  毕衡达霍然伸出一臂抵在她的脸庞旁,灼热的呼吸尽吐在她的脸上。

  “我要你回来。”

  高敏君睁大眼,脑子还来不及弄清楚他的意思,他霸道的唇已经吻上了她。

  他染着雪茄的辛香气息让她晕眩,高敏君的手抵住他肩膀,痛苦得流下泪来。

  她竟矛盾地不知道自己是想推开他,还是拉近他啊!

  他总是让她无法思考,她也从来就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她不懂他,不懂他为何能给她这么热烈的吻,却又不能给她同等的感情。

  她也不懂自己,明明就是一份得不到回报的爱,她怎么还能傻得执着这么久,还笨到付出了自己的一颗真心。

  她不懂……

  什么都不懂……

  她只懂她不该爱上这个男人、她只懂她不该在一年前的那个冬天依顺了他,成为他的见不得光的女伴……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