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报复她

顾小米最终还是答应了嫁给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男人,南宫羽。除了她父母逼迫,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发现了与她相恋了三年的男友洛云修和自己的亲姐姐走在了一起。还记得那天,天气很是晴朗,可是在奢华的别墅里,空气都是冷冰冰的。“小米,顾氏集团是你爸爸一生的心血,现在只有南宫家才能让顾氏集团度过难关。他们点名,必须要你嫁过去,他们才愿意伸出援手。”她的父亲顾明川在她的面前,将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的位置。“小米,看在我们苦苦把你拉扯长大,你就救救顾氏集团吧。”母亲夏雪,也苦苦哀求。顾小米心痛的看着生她养她,此刻,却要她牺牲自己幸福成全他们荣华富贵的父母,心底一阵悲凉。却也不知道南宫家的人为什么要她嫁过去,她不记得她和他们家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爸妈,你们明知道,我爱的人是云修,我们就快结婚了。”“小米,如果你不嫁给南宫羽,我们顾氏集团就完了。”“那我的幸福呢?”扑通一声,顾明川跪在了她的面前。“小米,南宫家是我们灵城最大的豪门,南宫羽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你嫁过去,不会吃苦的。”她看着卑微到了尘埃里,俨然没有了她印象中那般老沉稳重,只剩下了狼狈与卑微,甚至是卑鄙无情的父亲,嘴角泛起嘲讽的笑。他们明知道她对洛云修的感情,还向她提出这样都要求。“爸,你起来好吗?”“你如果答应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顾明川的态度坚决。“小米,你父亲养你二十多年,难道你就这样报答你的父亲吗?”母亲夏雪斥责她,她看见了她眼底的冷漠,还有一抹的嫌恶。无论她说什么,顾明川就是不愿意起来。年过半百的父亲向她下跪,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挣扎了半个小时后,她松口了。“你让我好好想想。”顾明川和夏雪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还是怕她不同意,顾明川依然跪着不愿意起来。显然,她的幸福之于他来说,比不上他的顾氏集团。她回了房间,去拨打洛云修的电话。她连续打了三遍,才打通。手机里传来的,却不是洛云修的声音。“小米啊,你找云修吗?”一道很熟悉都声音传入她的耳畔,她的大脑,有那么一瞬的空白。浓浓的不安,瞬间就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姐,云修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电话那头有那么一瞬的沉默,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小米,云修在洗澡。”“小米,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也不想再隐瞒你,其实云修并没有出差,我们一起出来旅游,云修爱的人是我,我也很爱他,只是我们怕伤害你,所以一直都不敢跟你说。”“对不起。”顾小米挂了电话,她站在了窗户前,看窗外风景如画。她告诉自己,她听到的,一定假的。她的姐姐,怎么可能会和她的男朋友走在一起?可当她看见了顾小菲发过来的几张照片之后,她再也无法自我安慰。顾小菲和洛云修躺在一张床上,他们身上盖着的米色真丝被,还是她给洛云修挑选的。还记得那次她替他将被子铺好后,想要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他,他拒绝了。他说他要将她最美好的东西,留在他们洞房花烛夜。而今... ...走出房间,下了楼,顾明川还跪在那里。她觉得可笑。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在乎她吧。既然如此,那她就走吧。“我答应你,嫁给南宫羽。”顾明川和夏雪的脸上,瞬间绽放出如释重负的笑。——南宫羽并没有给她一个婚礼,只是和她一起去了民政局扯了结婚证。没有结婚戒指,没有请双方的亲戚朋友,好像,她不过是一个不能见光的存在。新婚之夜。顾小米独自坐在床边,身穿着精致的红色旗袍,让她本就如玫瑰花般娇艳精致的脸庞,更添几分动人心魄的美。房间里被布置的喜气洋洋,顾小米的心,却如北极的寒冰一般,冷到了最深处。她很想离开这个房间,她后悔了,后悔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嫁给了一个陌生男子。想要回到洛云修的身边去,却又明白,洛云修已经不愿意再接她的电话,她甚至找不到他。在这场婚礼之前的每一天,她有过好多次,想要联系他,可每次接电话的,都是顾小菲。门被打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慢慢靠近了她。随着他的靠近,她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越来越恐慌。一道阴影笼罩了她,是南宫羽在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南宫羽伸手,捏起她的下巴,看见她的绝美容颜,表情淡淡。顾小米抬头,看见了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庞。浓眉下的空如幽潭的双眸摄人心魄,冰冷的好似要冻结周身一切的眸光,让她感到一阵阵寒意。他俯视她,居高临下的姿态,如玫瑰花瓣的薄唇轻轻勾起一抹凉凉的笑。不能否认,眼前的这个男子俊美的无可挑剔,仿若是上帝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美中不足的是,他看她的眼神太冷。害怕的事情,无论她怎样排斥,终究还是发生了。这一夜,南宫羽疯狂的折磨她,好像,他跟她有什么仇有什么怨,他是在报复她。不然,怎么会有人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的新婚妻子?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南宫羽早已不知去向。她掀开被子,看见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无意间看见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都是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心脏仿若是被揪住了一般,很疼,很疼。整理好思绪,去洗漱,换衣服。一楼大厅,仆人们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恍然想起,今天要回门。只是,一直到她吃完早餐,准备出发去顾家,南宫羽都不见踪影。想来,他也不满意这段婚姻的吧。无奈,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去。当司机将车子开到了顾家的门口,她下车,却见洛云修就在离她不过几米远的地方站着。那熟悉的脸庞,此刻却是陌生的。不过一月时间,他们之间,早已经是桥归桥,路归路。冷笑。假装没有看见,她径自往顾家别墅走去。手腕,却被抓住。她回头,看见洛云修,他紧蹙眉头,好似很伤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为她嫁给别人而伤心呢。无论她怎样反抗,洛云修还是强行的,将她拖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一直,到了一棵百年老树下,他们曾经经常约会的地方。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