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

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

新朗贺文渊,年仅三十,便已掌管贺氏的半壁江山,已经确定了未来贺氏继承人的身份。

新娘叶芳婷,则是y市与贺氏齐名的叶家千金,21岁,名牌大学毕业,高贵出身,与贺文渊的结合堪称完美。

可是,她不是叶芳婷!

至于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路兮琳觉得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是忧是喜。

婚礼仪式很简单,反是之后下午和夜晚的两场party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新房里,疲惫的路兮琳刚进门便直接倒向大床,长长地舒了口气。

忽地“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路兮琳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来,抬眼时正好对上贺文渊的目光。

“客人都送走了?”她随口问。

贺文渊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只是关了房门走到床前。

他站的位置正好在路兮琳的正面,路兮琳没来由地有些紧张,于是想要挪开,可是刚起身,贺文渊却腰身一弯,整个人朝着她的身体倾了过去。

他突然的动作让路兮琳下意识地往后一让,却一个不稳,直接倒向身后的大床。

贺文渊躬身上前,单手支着身体,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

“老婆这么心急?”戏虐的语气与似笑非笑的表情,都让路兮琳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眨眨眼,小心地问:“你、你要做什么?”她不是不清楚今晚对她和他来说是个什么日子,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说我要做什么?”贺文渊将脸往她面前凑得更近了些,暧昧的语气,将那股危险气息散发得更浓烈了一些。

“文、文渊……”路兮琳颤着声唤他,试图阻止,却被他打断:“洞房花烛**一刻……”说着,他的唇轻然落下。

路兮琳身子一缩,未及反应,双唇便被覆住。

“唔……”路兮琳扭头要躲,下巴却被贺文渊固住。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推开,结果却只是和他一起在床上打了个滚挪了个位置,便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她依旧被他压得死死的。

“文渊……”再次出声,路兮琳已是语带乞求。

如果是别人,面对如此一张布满委屈的小脸,怕是早就怜香惜玉了,可是贺文渊没有,他的眼里只有鄙夷。

“原来老婆喜欢玩欲擒故纵。”贺文渊幽幽出声。

路兮琳蹙眉:“什么意思?”

贺文渊轻哼一声:“你想要的,不是吗?”说着,他的手一用力,便扯开了她的衣服。

现在的姿势和画面让她感到羞耻,眼中更是快速地蒙上一层薄雾。

她的反应让贺文渊微微一震。

“你会喜欢的!”贺文渊低下头,在的脖颈上轻啄了一下,惊得路兮琳身子一僵,结巴出声:“文、文渊,我想先、先洗个澡!”

她知道躲不过,可她仍然抱着希望,离开他的禁锢是第一步。

“好主意,一起!”贺文渊起身刚刚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手机却在此时响起。

贺文渊松开她,从床头拿了手机走到窗前,如获大赦的路兮琳便一个闪身,进了卫生间。

半敞的衣衫,凌乱的发丝,让她显得很狼狈,也和她脸上未及卸下的妆容极为不符。

摸摸双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贺文渊气息,想到刚才的画面,她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脸颊微微一热。

胡乱地想着,路兮琳猛地摇了摇头,朝着脸上泼了几捧凉水,才觉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嗯……”

“好……”

“我知道……”

“我也想你……”

温柔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在和谁通电话,但那句“我也想你”让她断定,电话那头的是个女人。

他的声音很快地小了下去,后面他又说了些什么,路兮琳也没再听见。她想,也许是更多的甜言蜜语,也许是无尽的相思之情。

难怪叶芳婷要跑,如果换作是她,她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嫁给这种在新婚夜却和别的女人说着柔情蜜语的男人。

路兮琳低叹一声,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她干脆将脸埋进蓄满水的水池里。

“你在降火?”贺文渊的声音骤然响起,路兮琳猛地从水里抬起脸,水珠甩了整个镜面,映出两人朦胧的影子。

转身,贺文渊就近在眼前,彼此之间不过半米之距。

路兮琳屏了一下呼吸,岔开他的话题:“你电话打完了……”

贺文渊伸手拨了一下她额前的刘海,暧昧地说:“降火应该由我……”

“我生理期来了!”路兮琳身子颤了一下,急忙出声。

也许没有哪个新娘会像她一样,在新婚之夜千方百计地找着理由拒绝自己的丈夫。

而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理由,除非他是变态。

果然,贺文渊的手停住。

看他转身走进浴室,路兮琳松了口气,退出了卫生间。

她无暇顾及以后更多的夜晚应该怎么应对,但至少现在,她逃过一劫。

静夜里,路兮琳望着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贺文渊,心里涌出复杂的情绪。

回想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白天的婚礼,还有视线里的这个男人,一切都犹如一场梦境。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草率,这么稀里糊涂,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给嫁了。

早上,贺文渊起床的时候,路兮琳还蜷在沙发上,像只温顺的小猫。

她就这样睡了一夜?

贺文渊无由地皱了皱眉,却又很快舒开。

他没有叫醒她,但路兮琳还是在他的洗漱声中惊醒过来。

她本来就睡得不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