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吃惊

  地震过后,繁华的b城,瞬间成了废墟。

宋栀悠快要生了,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等出去救灾的何淑芬回来为她接生,可是打完电话过去都半个小时了,还没有看到何淑芬,宋栀悠便在帐篷里坐不下去了,小心翼翼的踩在废墟上,四处寻找着何淑芬。

“栀悠,你怎么来了。”一道轻柔的声音传过来。

宋栀悠转过头,看到和她一样大腹便便的池微站在那里。

池微是何淑芬的女儿,是个很红的演员,前些时间来b城拍戏,却因为地震滞留下来了,最后陪着来救灾的何淑芬一同帮助救灾,这两天,在娱乐资讯里,池微大腹便便给伤者止血的照片,登上了头条,一时之间,池微风光无两。

宋栀悠抱着肚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有记者围了过来。

“请问你就是被池家收养的孩子吗?听说去年在傅董的寿宴上,你和你哥哥联手,把陆先生灌醉后把他扶到了酒店的房间里,你趁机爬了陆先生的床,是吗?”

“宋小姐,你这样对得起池小姐吗?如果你没有池家,你们兄妹早就流浪街头了,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呢?陆先生可是池小姐的丈夫呀。”

“宋小姐,你来这里,是因为一直躲在国外不肯见你的陆先生也在灾区,才赶过来的吗,你知道因为地震,交通都差不多瘫痪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己之私,把救援的车队滞留在了路上,无形之中害死了许多原本可以救治,却因为救援药物不及时而死吗。”

“宋小姐,你太不要脸了。”

……

宋栀悠抱着肚子,脸色惨白的看着情绪激动的记者们,张着嘴,想要给自己争辩一二,却发现自己的喉咙根本就发不出一个声。

池微这时候走了过来,把宋栀悠护在了身后,维护之意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维护么,若真是维护,有何必等到不知情的记者用语言刺痛了宋栀悠之后才站出来?

池微把宋栀悠护在身后,对记者们说道:“请不要这样,我妈妈和宋阿姨情同姐妹,在宋阿姨去世后,承熙和栀悠就住进我家里来了,我妈妈待他们如己出,教我们的东西,从来就不会漏掉他们,现在栀悠过来,一定是为了和我们一起救济伤者的。”

众记者不断说池微善良,同时纷纷提起了宋栀悠的母亲,脸上的嘲笑就像一把刀似得捅进宋栀悠的血肉。

宋栀悠的母亲和池妈妈一样,都是一名医生,却因为开错了药,导致一个刚怀孕的孕妇死亡,在群众谴责,警察展开调查的时候,宋妈妈跳楼身,而宋爸爸在几年后,却因为被洪水袭击,从此失去了下落。

池微看着记者,一副想要替宋栀悠辩解,却又事实大过于雄辩似的,嘴巴张可又合,合了又张,最后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堵记者们的嘴。

突然惊喜的叫出声:“栀悠,快看,那里又发现了一个幸存者,我们快去看看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吧。”

说罢,仿佛不顾自己的肚子,一心只想救人一样,朝着幸运者走去。

宋栀悠的动作,却没有池微的那么灵敏,抱着肚子缓缓的走向池微。

这一动作,又被记者说成了装模作样。

宋栀悠早没有力气了,弓着身体走到池微的身边,声音细若蚊子:“微微姐,我肚子疼,好像要生了。”

池微的嘴角勾了勾。

却又像没有听到一样,对宋栀悠说:“快帮帮我,帮这位幸运儿止血。”

“啊,栀悠,你在做什么?”池微突然尖叫。

附近的人走了过来,包括还没有走远的记者们。

宋栀悠一脸茫然,她什么都没有做啊。

低头却看到,那位幸运儿的小腹上,不知何时被刀子划了一刀,而宋栀悠的手上,正好拿着一把刀。

宋栀悠看着手上的刀,刚刚明明没有的,似乎是在池微叫她的时候被塞进来的。

池微这时站起来,作势要扶起宋栀悠:“好好好,我听你的,你不想救人就不要救,里面有个房间,我扶你去休息。”

池微的话,让记者们炸开了锅。

而在地震中失去家人的人,气的直接捡起石头往宋栀悠砸来。

宋栀悠根本就没有力气逃开,默默承受着,可身体却被一把力气拖动了一下,直接就朝着池微扑去。

池微抱着肚子在地上呻吟:“栀悠,为什么要推我,痛,我肚子好痛。”

“宋栀悠,你在做什么!”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宋栀悠回过头,就看到陆行将她往一边推开,用力的抱住池微:“老婆,你怎么样了!”

宋栀悠痛苦的趴在地上,手心已经破了皮,血很快染红了双手,可没有人会同情她,所有人都认为她活该。

池微窝在陆行的怀里,虚弱的说着:“老公别生气,不怪栀悠,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站稳……”

这样的委曲求全,更是搏来大片好感,而宋栀悠的骂声,却又高了一层。

“好了,我看小微好像要生了,里面有个休息室,把她送进去吧,也把栀悠送进去吧,栀悠会这样,也怪我没有把她教好。”和陆行一同走来的何淑芬,一脸沉痛的说着,让人把池微和宋栀悠扶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背面是一条江,宋栀悠曾为了救人,跳过江,最后还险些溺死,此时看着因为地震,变得浑浊的江水,就忍不住的头皮发麻。

“小陆,你出去吧,这里有我在就行,你在这里会影响到小微的。”池妈妈将陆行往外面推。

陆行本能的不愿意,可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什么都不会,留下来也只有添乱的份,只得深深的看了眼池微,离开了休息室。

“脏死了!”之前还柔弱不堪的池微在休息室的门关上后,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裙子,扯出一个血淋淋的袋子,扔进了宋栀悠的脚边。

宋栀悠眼睛都看直了,又看池微从宽大的裙子里扯下一块圆圆的海绵,向着宋栀悠看过去:“很惊讶?呵呵,还有更惊讶的呢。”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