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不瞑目

大雨滂沱。

陌青舞膝盖跪在钉板上,整个人成跪姿被左右两个嬷嬷摁住,身下的水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了。

“陌青舞,朕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肯不肯献出你的心头血?”冷冽的男声打破了淅沥的雨声,也打破了陌青舞恍惚的心神。

陌青舞缓缓抬头,“皇上,你一定要青舞的心头血吗?”

“对,否则青莲的病就不治了,青莲的病耽误不得。”南宫煜居高临下的望着雨中的陌青舞,满目都是鄙夷,“你不是说只要是朕想要的,只要是你有的,你都会给朕吗?”

又是陌青莲,陌青舞还没说话,两个嬷嬷就又用力的摁了一下她的身体,顿时,膝盖处传来锥心蚀骨般的痛,数不清的钉子尖已经透过肌理扎到了腿骨上。

咬了咬唇,陌青舞颤声道:“皇上,青舞不是不肯,而是不能。”若献了,她会死的。

她真的会死的。

她的身体已经再也禁不起任何折腾了。

但就这样死了,她死不瞑目。

“皇上,你不要难为姐姐了,一定是太医胡说,臣妾只是偏头疼,疼的时候忍忍也就好了,不用劳烦姐姐的。”陌青莲不知何时到了,此时正撑着伞步履悠闲的要越过陌青舞走向南宫煜。

“莲儿,下雨天的,你不是头疼吗?谁让你出来的?”南宫煜一个箭步冲进了雨帘中,一手抱起陌青莲一手撑着伞快速的冲进了室内。

雨如织,那样恩爱的画面刺痛着陌青舞的心,她抿了抿干裂的唇,缓缓垂下眼睑。

若不是两手被两个嬷嬷固定的不能动了,她一定抬手捂住耳朵,这辈子都不想听到陌青莲的声音。

真正让人恶心的是陌青莲,不是她啊。

可,她越是讨厌陌青莲的声音,陌青莲越是要折磨她,“皇上,臣妾听说你听了太医的话为了莲儿要姐姐的心头血,便急匆匆的赶来了,臣妾不忍,啊……”

陌青莲说着,手就抚上了额头。

“头又疼了?”南宫煜怜惜的以指尖轻揉着陌青莲的额头。

“我……我忍得住。”陌青莲楚楚可怜的道。

“不行,朕不许你忍,朕一定要为你医好。”他说着,便松开了陌青莲,撑着伞一个箭步就到了陌青舞面前,织锦云靴顿时狠狠的踩在陌青舞跪在钉板上的大腿上,“陌青舞,你献还是不献?”

这一脚,陌青舞甚至听到了骨头被钉子扎裂的声音,从前这个在她的眼里绝对俊美无俦的男人越来越模糊了,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快速闪过,她还是争不过命吗?

若争不过,就放手如何?

可,她真的放不下那个人呀。

恍惚中,她轻声道:“皇上要青舞献心头血可以,不过,青舞有两个条件。”

“陌青舞,你算什么货色,这天下,除了你谁都有与朕讲条件的资格,唯独你没有。”南宫煜又一脚踩在陌青舞的另一条大腿上。

陌青舞忍痛仰起小脸凑近了南宫煜,小小声的低喃道,“皇上,你不是说青舞是**吗?那青舞今晚就让你感受一下青舞的滋味,这是青舞的第一个条件,还有第二个,只要你都答应了,青舞就献。”

“好,你若反悔,朕会将你挫骨扬灰。”南宫煜冷冷说完,大掌一捞,陌青舞便被他带进了屋檐下,“嘶啦……嘶啦……”只余绸缎撕裂声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