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败退,此仇必报!

“王!左翼已经被攻破!”

“王,魔法师遭受偷袭!”

“王,我等恳请撤退!”

几个伤痕累累的将领跪在尊夜身前。

尊夜狠狠捏紧了拳头,身上散发出极端危险的气息,“你让我六百二十万魔烈国大军就这样撤退?!”

“王!我们已失了气势,更是被敌军的诡计打击的毫无反击!再这样下去,会全军覆没的!”

将领们何尝甘心?!

“请王下令撤退吧!”

尊夜脸色阴晴不定的看向周围,每一个士兵痛苦的神色都落在他的眼里。 他的心就像在滴血,这里的每一个士兵,哪一个不是跟随着他多年征战讨伐的兄弟!

他是一代魔烈国至尊王,他怎么会甘心!

可是……事实便如将领们所说,再下去,会死更多的人!

尊夜紧咬牙,血丝顺着他的嘴角滴落。

“撤退!”

这两个字,艰难的从他嘴里低低发出来。

魔烈国大军纷纷往出口处撤去。

尊夜最后一个离开,转身刹那,忽然看到远处山顶天痕国的人。

一群将领得意洋洋在笑。

尊夜脸色骤变!

一群蝼蚁,不过是一时之喜,嘲笑本王,还没有那个资格!

那是谁?他突然收紧眼眸,斗气在他黑色眸子间流转,他一眼就清晰望见了站在最前方的一抹陌生身影。

她裹在银灰的巨大貂裘里,面无表情的望着战场。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

病态的苍白,弱不禁风的样子。

小巧精致的脸算不上倾城,那双晶亮闪着光的眼眸却在一瞬突然摄住了尊夜的心神。

心悸只在一秒间!

悄然隐退,连尊夜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心跳恍惚漏了半拍。

那个女孩似乎也看到了尊夜。两个人眼神刹那交碰!

一个满目戾气,一个漠然无视。

而后,她竟朝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她身后的银灰披风迎风烁烁飘荡而起!

上面很大的只刻了一个字,帅!

孽风载着尊夜转身离去的刹那,尊夜的眼已经通红布满了嗜杀的血色!

天痕主帅!竟然是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子!

就是她毁了他攻陷天痕的致命一击!毁了他的一统天下的霸业!

很好!女人!你的样子本王刻骨铭心!

此仇,我尊夜必让你血债血偿!

尊夜的大军在山口遇上了匆忙赶来的慕辰羽和龙云。两个人见到魔烈国的惨状不由得惊呼起来。

“王,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慕辰羽满脸的不可置信。

“辰羽!立刻派人给我去查这次统领天痕国军队的统帅!”

尊夜没有回答,他的声音低沉的可怕。

龙云*着大斧愤怒的想要冲回去,被慕辰羽一下拦住,他摇摇头,使了个眼色,“龙云,回去吧。”

龙云看了看尊夜,又看了看慕辰羽。悻悻的收起了斧头,护着大军退回了魔烈国。

说也奇怪,以天痕国王那小人的心态,竟然没有派人来追击!

边退,尊夜心里越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天痕国的统帅,果然非比寻常!

这个天痕国的统帅,果然非比寻常!

尊夜策马前行,黑洌的眼眸中始终不甘,不甘心如此的惨败。

大战前夕。

尊夜站在百万军之首。

黑色的帅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幽紫的长衫完美的衬出他刚毅健硕的身材,处处都彰显着一股强烈的王者霸气。

他负手而立,本以为胜券在握!

然而,转眼间,他已经落为败寇,仓皇而逃。

谁能想到他的六百二十万大军,对上区区五十万天痕国残兵,会败的如此惨烈,如此彻底!

都是她!

他恼怒的想起了战场上那个天痕主帅,那个陌生女人为他设下的连环计:

蛇形山,山线曲折,像蛇形一样的狭窄山谷,四面高山环绕,只有一条狭窄的**。

这是到天痕国必经的蛇形山。

这是绝佳的伏击地,对方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地形!

“辰羽,你带几队弓箭手,魔法师,骑鸟雕上山!”

“龙云,命令大军,盾牌军在外,里藏弓箭手。骑兵上前,魔法师聚齐在中间!”

他让手下大将慕辰羽和龙云带了一半军队先登去了山顶。

哪知,他们却中计了!

山上漫布着浓厚的灰雾!

隐约有白色的旗帜在飘扬。

他们自以为天痕国大军埋伏在此。慕辰羽和龙云率先带军冲了上去。

可是……

哪有什么天痕国大军?!

地上只插了几个稻草人,稻草人身上竖着天痕国的大旗!

几个正在敲锣打鼓的天痕国士兵见状,立马丢下兵器落荒而逃。

他们上当了!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