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魄嫡女

夏季刚刚过去,一场秋雨落了下来,天气陡然生变,水云王朝上到朝廷下到普通百姓家家户户都赶着制秋衣,一时间布匹锦缎的价格都翻了一番。

芜娘在集市上转了一圈之后连着叹了几口气,她们现在就连最基本的白棉布都买不起了,看来今年秋天小姐是穿不上新衣了。

她撑着伞快步的朝城外走去,也没发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当道路越来越细,树木越来越茂盛,杂草越来越深,一座很普通的村庄出现在眼前,芜娘一直走到村子末尾,进了一大间破旧的平瓦房。

她进偏房里换了一件打着补丁的家常服,然后才走进旁边的房间,一名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正撑着下巴担忧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紫苏,小姐怎么样了?”

“芜娘,你回来了!”紫苏笑着起身,看上去对她回来感到很是欣喜,然后又扭过头去看着床榻上的人,“小姐还是那样,一直睡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呸,乌鸦嘴,小姐有夫人护佑,怎会有事?”芜娘赶紧的呸道,然后伸出手去摸了摸床上躺着人的额头,“也不烫啊,小姐这样睡了一天一夜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我去城里请个郎中来看看吧。”

“老爷把小姐扔到这里之后就不管不顾了,连月钱都不给,我们哪有多的钱给小姐看病呀。”紫苏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愁容。

芜娘叹息了一声,“那也不能不看,小姐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呢,实在不行,我把以前夫人赏赐的玉簪当掉吧。”

“夫人赏赐的首饰你已经就剩下这一件了,说起来都是因为那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哪个登徒子冒犯了小姐,害得她这么惨,我们还留着它做什么!”紫苏恨恨的说着。

芜娘看着床上人微微**的小腹出神,“小姐身子本就弱,经不起折腾,你以后别老把这样的话放在嘴边,小姐不爱听。”

“知道了。”紫苏蔫蔫的点了点头。

大宅子门外,一辆华盛的马车缓缓停下,先是跳出来一个穿着娇俏的小丫头,小丫头将马车帘子打起来,随后一名长相明艳锦衣华服的女子探出身来,看着马车所在的地方皱了皱眉,似乎不知道该怎么下脚,她的脚上穿着的可是珍珠点缀的蜀锦鞋,万一弄脏了可就不好了。

“翠儿,你确定苏瑶她就在这里?”明艳的女子蹙着眉头看向站在马车边的小丫头。

翠儿指着边上一块斑驳的木板说道:“小姐,我亲自跟着芜娘到这里的,错不了,你看这牌子上不还写着一个苏字吗?”

苏玥看了看那块木牌,虽然已经腐朽,但也不难看出上边的字迹,的确写着“苏宅”两个字。

她捏了捏帕子,咬碎了一口银牙,不明白苏瑶她都这样了,父亲为什么还要留着她,还不允许她们对外面说出实情,如果有人问,只能说苏瑶身体不好被送到清静的地方疗养。母亲那么费力的嫁给父亲,却还比不过一个死人,生生的被压成了一个小妾。

而她这辈子都只能是丞相府的庶女,她怎么甘心!

若是没有苏瑶,再对外公布苏瑶的事情,正夫人的地位也不可能不变动,父亲一定会将母亲扶正,而她将会成为苏家唯一的嫡女,有望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

打定了主意,苏玥下了马车,翠儿却又在一边拉住了她,“小姐,姨娘说了让你不要在这件事上费心,说苏瑶已经威胁不了你的地位了,万一出了什么篓子,反倒对你不好,我们是不是要再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一个病秧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苏玥冷哼一声,率先往宅子里走去。

芜娘在屋里听到外边有动静,便起身出去,一眼就看到来势汹汹的苏玥和翠儿,当下脸就冷了下来,这个二小姐肯屈尊降贵来这里,必定没什么好事,更何况小姐目前的情况还不明确,被她知道了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二小姐今日来有什么事吗?”

苏玥在院子里站定,下巴微微抬起,精致的面容上一脸的鄙夷,“苏瑶呢,让她出来见我。”

“二小姐,大小姐的名讳不是你能叫的,你不应该不记得嫡庶之分长幼之别,要知道,我们老爷可是全水云朝最尊礼法的人,二小姐这番举动要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当心丢了老爷的脸面。”芜娘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却带着上位者的气势,虽然她只是正夫人的奶娘,但就算丞相自己在这里,丞相也会对她礼遇相待。

苏玥的脸上顿时难看了起来,“你也不过是个下人也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来这里的苦日子还没过够,苏瑶她还端得起她嫡女的架子。”

“芜娘,是谁来了?”紫苏在屋里看着苏瑶还没动静,听到门外似乎有些争吵,便走出来,一看到苏玥和翠儿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这是她的条件反射,毕竟当初大小姐出事,因着二小姐在一旁煽风点火,她被老爷下令打了十大板,要不是大小姐拼命相护,指不定就没命了。

想到这里,紫苏的两只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走出门去,狠狠的瞪着院子里的两个人,“二小姐,你还有脸来?”

“紫苏,你怎么说话的?”翠儿往前走了一步,“当初的板子还没打醒你?”

“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无缘无故挨板子!”

“紫苏,话可不能乱说,你会挨板子,是因为跟着的主子不检点,跟我们二小姐又有什么关系。”翠儿笑了一声,很是嘚瑟的走到紫苏面前,完全无视她要吃人的眼神。

“你……”紫苏气的当场就伸出手去,将翠儿一把推搡出去。

屋子内,躺在床榻上的人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苏瑶只觉得一阵头晕,喉咙里干渴的发紧,她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由得发懵。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