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囹圄

阴暗的地牢,常年不见天日,黑暗之中,眼睛看不见是以痛觉更加的灵敏。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水滴答而落的声音之外,还有铁盒中的蛆虫窸窸窣窣啃噬皮肉的声音。

她的手被涂上了尸油,放在了养着蛆虫的铁盒中,最喜欢吃死人肉的蛆虫被尸油的味道刺激,会将她的手当做是死人肉啃噬。十指连心的疼痛,她曾经见过有七尺汉子痛到恨不得将自己的手腕要下来结束这种痛苦。

“你怎么还没死!”灯影憧憧,照在女子姣好的面容上,嘴角微微勾起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谁曾想到,这样恶毒的话,竟然出自大祁的贤后、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的口中。

顾衣目光森森的看着她,说道:“ 不亲眼看到你和李明渊下地狱,我是不会甘心死的!”

与她并肩站着的是穿着明黄色龙袍男子,剑眉星目,俊雅无双。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寒冷如冰:“顾衣,到如今你真是死不悔改!如今朕已经拿到了玉玺,你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曾经她将他当做是她此生良人,可是谁曾想到如今所有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她一心为那人汲汲经营,辅佐她登基为帝,为他背负上弑君杀父的千古罪名。

可是谁曾想到在功败垂成之际,为了名正言顺登基,不在史书上留下任何污点,曾经许诺登基之后便许她后位的男人,迫不及待的处置了她这个前朝皇帝的宠臣,将她锒铛入狱。

圣旨上罪名昭昭,简直是罄竹难书,侍郎府被查封,她被押解上囚车游走过街,百姓沿街扔臭鸡蛋、白菜狠狠唾骂她。

也是在那一刻,她才看清楚李明渊的真实面目。

李明渊并没有杀她,并非是顾念旧情,而是因为在宫变之际,她在李明渊之前拿到了传国玉玺,为了玉玺,李明渊以顾念她是顾家之后为名关押起来,并未直接处决,日日折磨。

与此同时,素来与她不亲近的舅舅,为了她一条贱命交出手中兵权,却被李明渊安上通敌叛国的罪名,满门抄斩!

什么通敌叛国,不过是李明渊怀恨在心,恨当年沈家没有站在他这边的报复而已。

如今李明渊在顾南月的帮助下,命人仿造了一块传国玉玺,骗过了天下人顺利登基,那么她活着,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了……

李明渊“好心”的并没有再折磨她,宝剑出鞘,亲自了结了她的性命……

她不觉得疼痛,目光落在他的剑柄上,红色的剑穗在灯火明灭下那是他生辰那一年,她亲手送给他的同心结……

剑抽开,没有了任何的支撑,她如同一滩软泥倒下,……

余光中,她看见他们携手而去,听见李明渊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抬到乱葬岗,扔了吧……”

难道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可是不甘心啊!她这一生机关算尽,不过落得个,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的下场!

皆是她这一生信错人,认错人,拜他们所赐!

“李明渊、顾南月,只要我活着,我必定要你们永失所有;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变成厉鬼日日纠缠!”她用最后的力气,发出最阴毒的诅咒!

她凄厉的声音,久久在死牢周围的天空盘旋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