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剁手

“跪下!”

赵氏满脸怒容盯着眼前清丽的人,眼神怨恨“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如此心狠手辣,老爷这几天不在府上,以为没人管得了你是不是?”赵氏指着不愿意下跪的人,道“打断她的腿,看她跪不跪!”

“我没有推云慕安,明明是他欺负我弟弟,是他自己不小心掉下水。”云慕心一边挣扎一边解释“真的不是我,不能怪我!”

她没做错什么,为何要跪下,她不服气,明明是云慕安欺负她弟弟,现在自己掉下水,居然污蔑自己,着实可恨。

“还敢狡辩,今天不给你一点苦头吃吃,不知道我的厉害!”赵氏看了眼陈嬷嬷,陈嬷嬷一脚踢过去,云慕心吃疼,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骨差点碎裂。

“嘶!!!”云慕心疼的满脸痛楚掩藏不住,膝盖的疼痛还未缓过来,身上已经被拳打脚踢几下,她抱着头,依然被打了几下脑袋,整个人眼冒金星。

“如今我的安儿昏迷不醒,浑身发热,大夫说,能不能活下来,要看他的造化,这都是你的造成的!”

赵氏抓着云慕心右手,放在一旁,狠厉的说“拿刀来,这次,绝对不会手软,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自作自受。”

“是!”陈嬷嬷幸灾乐祸的勾了一下唇角,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放在赵氏手上“夫人,刀来了!”

“不要,不要,娘不要剁我的手,不要啊!”云慕心吓得花容失色,神情惊恐,眼神惧怕的哭着道“求求你,不要剁我的手。”

“和我的安儿相比,只是剁你一只手指而已,没要你的命。”赵氏接过泛着寒光的菜刀,看了看锋利的刀刃,说“云慕心,记住今天的痛,你会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不要......救命,救命啊!”

云慕心想要挣脱赵氏的刀口,无奈三四个婢女按着她的身子,她想挣扎都挣扎不了。更不要说陈嬷嬷为了方便赵氏剁手,已经把她的右手拿出来,放在地板上,袖子都撩了上去,露出一只白皙的皓腕,以及香葱般白嫩的手指。

剁了手,就是废人,她怎么愿意?

她什么都没做错,为何要这样惩罚她?

她的呼救声,挣扎声,并没有让赵氏手软,只要一想着她的安儿躺在床上生死未卜,难受痛苦,她的怨恨,便消不了。

赵氏盯着云慕心挣扎扭动的小手,刀刃寒光闪过。

云慕心瞪大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看着落下的菜刀,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随着菜刀落下,她的心也绝望了,心碎了。

没有,没有人能救她,没有人能救她的手......

正好被婢女带进来的云慕言,看见赵氏挥刀剁手,担心他姐姐,大喊着冲了过去“放开我姐姐,不要剁她的手指,姐姐会疼的......”

“走开,你这个死孩子,我的刀可不长眼睛。”赵氏看着冲来的云慕言,丝毫没迟疑,继续挥刀。

“阿言别乱来,你走开,免得伤害你......”云慕心看着冲过来的人,大惊失色,担心她弟弟受伤。

噗的一声,刀刃和血肉相接的钝声传来,云慕心眼睁睁的看着刀刃砍在云慕言的小手上,瞳孔紧缩“不要伤他!!!”

警告声还未落音,一根小手指从眼前掉落,断口整齐,带着鲜血,触目惊心,那种恐怖的,生疼的,带着血肉的感觉,并未落在她身上,却比剁了她的手指还让人痛不欲生。

云慕心震惊的看着眼前小小的身板,鲜血溅起,滴在她惨白无血色的脸上,她瞧着眼前的云慕言,面无血色,眼神绝望悲伤,难以接受的目光落在哒哒流血的小手上。

“娘,不要剁姐姐的手,要剁就剁我的手,不要剁我姐姐的,呜呜......”云慕言挡在云慕心面前,小手紧紧的抓着赵氏落下的菜刀,就算断了一根手指,也不松手。

锋利的刀口,被他的小手包裹着,鲜血是从他的手心滑落,一滴一滴,哒哒的落在地上,让人根本不敢看。

鲜血染红了云慕心的眼睛,她看着砍伤的小手,大声痛哭“阿言,阿言,你这么能挡刀呢,你怎么这么傻?”

“呜呜.....姐姐,我不能看着你的手被剁掉......”云慕言泪如雨下“我不想姐姐没有手,我希望姐姐好好的,姐姐,我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

“阿言!”云慕心挣脱身上的束缚,不敢推开赵氏,小心翼翼的从她手上,把染血的菜刀接过去。

轻轻的从伤口上取下来,瞧着手心裂开的伤口,血肉模糊中,骨头清晰可见,断指的地方,鲜血流淌“不会的,姐姐不会让你死的,姐姐说好要照顾你的,你这个傻子,怎么能空手抓刀了?”

云慕心撕心裂肺的疼痛起来“阿言,姐姐对不起你,都是姐姐的错!!!”

赵氏没想到受伤的云慕言,她瞧着鲜血流淌的时候,也吓坏了,脸色惨白,却还是强自镇定“是他自己冲上来的,怨不得别人!”

“老爷回来,我会如实禀告!”赵氏心里是害怕的,不甘的。

本想伤害云慕心,却没想到,伤了别人,反正只要让他们偿还了就足够,不管是她的手指,还是他的手指。

“阿言,姐姐给你包扎一下,手指还能接上的,能接上的......”云慕心崩溃的,自欺欺人的拿着砍断的手指,想要给云慕言接上,试了两次都掉了下去。

鲜血流的越来越多,云慕言脸色越来越苍白,云慕心才反应过来,着急惊慌“大夫,大夫,姐姐去给你找大夫,阿言别怕,姐姐这就去找大夫救你!”

“姐姐,不要去,大夫就在......”云慕言还没说完,人晃了晃,倒了下去。

云慕心根本没听见云慕言的话,她一门心思的要去找能医治好他的手,弥补她的过错,内心的自责,悔恨,痛苦,只有她知道。

若是,若是她不挣扎,断手指的就不是云慕言,而是她......

想到这,她边跑边给了自己两巴掌,跑出家门,朝着医馆拼命的飞奔而去,根本没看见迎面而来的马车。

“嘶~~~”急促的马叫声传来,云慕心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迎面而来的骏马撞得倒在地上,剧烈的撞击,让她眼前一花。

“姑娘,姑娘,醒醒!”男人冰冷无情的嗓音传来。

云慕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还要去找大夫,还要救弟弟,他的手,只有大夫才能医治好。

鲜血从惨白的唇角溢出来,她吃力的抓着男人的已经,手上的鲜血染上他玄色的衣袍“大夫,大夫,救救我弟弟,救救他,求你了......带我去找大夫......”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