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陌生男人亲吻

我叫池晚,是个全职主妇,没交际,没事业,没收入,甚至没有自我,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入到家庭里。

我抱着高烧的女儿换乘几趟公交地铁去市儿童医院,医生说是肺炎复发,看好后回家途中突下暴雨。

“思哲,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离婚了娶我?”你看我这肚子都藏不住了,昨天去医院检查我怀的可是个儿子,我跟你说,你最好别让我等太久了……啊……嗯。”

当我狼狈得像落汤鸡,回到家里时,女人**惑人的声音就像浪潮一样扑面而来。

“小心肝,快了,乖,好好跪着,我受不了,快给我。”男人迫不及待的声音里带着急切的喘息声。

我脑袋一片空白,呆呆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和老公的房间,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在体内乱蹿。

“程思哲!”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找回知觉,把女儿放到她的房间上,猛地踹开虚掩的房门。

瞬间,两人齐声大叫。

我气恨交加,怒不可遏,全身瑟瑟发抖,视线定在榻上女人**的肚子上,那鼓起的肚皮宛如一把刀子在戳我的心窝子,刀刀诛心。

“小晚,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我的意思是说……”程思哲回过神,迅速和女人分开,捡起浴巾缠在腰上,过来要把我拽到外面去。

我甩了他一耳光,用尽全身的力气。

“小晚,你听我说。”我放声痛哭,程思哲强硬将我拽出去,他仗着力气大把我按到墙壁上,泪眼看到他的两片唇一张一合:“我也不想这样的,可你也明白,妈她……”

他心虚得说不下去了,眼珠子左右乱闪,垂下脑袋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仍是浑身颤抖不止。

呵呵,刚才,他明明也享受得很,这会儿却把责任推到他的妈妈身上。

程思哲,我竟然今日才看清你的真面目!

“思哲,梅英,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总算让我找到那个保胎很厉害的医生了,快出来,我拿了十来副药回来呢。”程思哲正想再为自己辩解,大门的门锁咔一声,就见他的妈妈高兴得见牙不见眼,提着一串中药包进来。

婆婆看到我在家,脸上的兴奋蓦地僵住,尴尬、惊讶使得她的表情有几分滑稽,但只是一瞬间,她眼中就又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

我嘴角勾起冷嘲。

我说这几天婆婆到哪儿去了?敢情,她是为了那个女人的‘儿子’,她的孙子,去找高人开保胎药了!

可怜我的女儿得了肺炎,遭了多大的罪啊,作为父亲和奶奶的他们却没有一句关心!

冷漠的背后,他们是否还打了什么恶毒的算盘?!

“啊——”我不禁悲伤中来,抱头痛哭,女儿也跟着大哭起来,她还在发炎的嗓子这一哭肯定疼痛难忍。

我忍着锥心之痛,连忙过去。

“思哲,我的肚子……啊,好痛啊!”真巧,那个叫梅英的女人娇里娇气的喊道。

马上——

婆婆丢掉中药,满脸焦急冲进房间。

直到回家前我还掏心掏肺深深爱着的老公,只匆匆扫了一眼女儿,就后脚跟着冲进去,他的脸上,他的眼里,都是我不曾见的紧张和关心。

我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他可从没流露过关切、心疼的感情。

几分钟后,程思哲和婆婆从卧室里出来。

婆婆手里拿着几张写着什么的4a纸。

程思哲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吸烟,拉长一张驴脸的婆婆挨着他坐。

他们连个眼神都不肯施舍,更别说是道歉了。

僵持了一会儿,程思哲把只吸了半根的烟摁进烟灰缸里,抬头说道:“小晚,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们离婚吧。”

我木然看着他,像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脚!

“小晚,不管你多恨我,怎么骂我,我都认,反正我和梅英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我一定要给她个交代。”程思哲是在提出要求,而不是商量。

仿佛被人在心上敲了一棍子,我痛不欲生,“程思哲,在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是我支持你走到今天,我和女儿难道不需要一个交代吗?”

“小晚,我已经跟你说了,我不爱你了,你不是个爱死缠烂打的女人,痛快点,别让我瞧不起你。”程思哲俨然已经失去发耐心,语气很冲。

我瞠目结舌!

恍惚间,我想起程思哲入职的第一年,公司年会准许带家属参加,梅英还和我打过招呼。那晚的梅英妩媚动人,如同众星捧月出尽风头。

梅英是他之前任职的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女儿。

呵,敢情是高攀上高枝了!

喉头泛起腥甜,我撑在沙发扶手上才没让自己倒下。

“池晚,签字吧,别再死不要脸地耽误我儿子了。”一直没说话的婆婆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拿起茶几上的几张a4纸甩到我腿上,原形毕露的凶恶嘴脸格外丑陋。

我拿起来,看到一份不知哪天就拟好的了离婚协议书。

我心里仿佛烧着一团火,灼得我的每一寸皮肤都像在火上炙烤着!

他们竟然想要让我净身出户!

“我的女儿如果没有爸爸了,她要怎么办?”我低声呢喃。

“一个赔钱货,就你把她当宝贝。”婆婆眼睛里满满都是厌恶,说出无比恶毒的话。

我心里窝火,怒目而视,“妈,茵茵是您的亲孙女,是你儿子程思哲的亲骨肉,您怎么能用这么难听的字眼骂她?”

“哼,是不是我们程家的骨肉我不知道?能把她养到今天我已经很仁慈了。”婆婆没有一点愧疚,继续嫌恶骂道。

“妈,您不能这样侮辱我和茵茵!”我被气得心口疼,觉得眼前这张刻薄的老脸无比陌生。

我竟然到此时才认清她的真面目!

我气得全身颤抖,抱着女儿愤然离开。

……

天色阴沉,犹如我的心情。

直到天色黑透,我还抱女儿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无处可去。

“你找死吗?”街道上车水马龙,我恍恍惚惚,如同行尸走肉,气得司机停下车一脸吃人的表情,我也没有半点反应。

我傻傻地站在灯光照不到的街角,看着马路对面居民楼里亮着灯的房子里,一个男人抱着孩子温柔哄睡的画面,鼻子一酸又流下泪来。

我老公程思哲之前只是房地产公司的一个行政文员,才两年就当上了总管,本来干的顺风顺水,他没跟我商量突然辞职,没几天就跟朋友合开了家房地产公司,他倒是经商的料,一下海便犹如蛟龙得水混得风生水起。

他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前程似锦,是引人注目的成功人士。

殊不知,在这个每天西装革履的男人身后,我牺牲了多少?

这些年我爱程思哲胜过自己,我们全家为了他的前途舍了积蓄和脸面,我甚至辞掉喜欢的工作,眼里心里只有他。

婚后的我被生活熬成了黄脸婆,他却光彩照人,魅力俱增。

而我今年才二十出头啊,曾经,我在学校里也是无数男生的女神,情书收到手软……

不知何时嘴唇已经破皮流血,清醒过来只觉心灰意冷。

忽地。

“别出声!”

脖子猛然一凉,一只冰凉的大手从后颈绕到前边扼制住我的脖子,强行把我拖到角落里。

‘刺拉’——,衣服从领口往下破开一道口子,不待我反应过来,男人一低头噙住我颤抖的红唇,一股甜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我被他霸道凶狠的吻着,求救声都发不出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