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成了土包子

哎!

花飞凤看着眼前的茅草屋,这五天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气!

这人家穿好歹是个公主格格之类的,再不然是个王妃,再不行也能是个吃喝不愁的。

可为毛到她这里却是这种德性。

住着茅草屋不说,还有两个败家的哥哥。

老大,花九吉好赌成性。

**,花九祥好吃懒做。

至于她就是一个悲催的娃,前五天,被大哥一个要债的赌友一啪掌给拍死了原身,结果她穿了过来,好死不死的就穿在这具熊孩纸的身体里。

这也就算了,可是她到现在都搞不明白她在现代是怎么死的。

甚至她一度的怀疑,自己做杀手这一行是不是身上都沾满了邪气,所以被鬼魂要债,莫名的死亡。

而她那别墅里还有一堆的军火没卖,银行卡上那超过十位数字的钱没花,要是她知道能穿越,还不如把钱全部换成有用的东西一并的带来,总好比在这望天的强。

可惜没有后悔药可买!

还是看看眼前的状况才是真的。

“死丫头,命还挺大的,流那么多的血还没死。”一进院门瞧见花九儿好好的站在屋前,花九吉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花九吉,你还敢回来,要不是你,我何至于现在这样。”

花飞凤气恨的咬牙切齿,心中憋屈了五天的怒气统统的发泄,伸手捞起旁边的棍子照着花九吉身上招呼。

嘴里叫骂:“你丫的混蛋玩意,好的东西不学专门学赌,你瞧瞧你长了个二货的头,还想学人家赌钱,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儿个,是不是那块料。”

“唉唉唉,你这死丫头怎么打人,谁给你的胆子,小心我踹死……你……你别……别过来。”

花九吉没想到几天不见的妹妹居然胆敢的打他,顿时一愣,紧忙的躲开,可就是这样身子还是被狠狠的打了几下。

两人围着院子一个追,一个跑,花九祥从屋子里出来却坐在外面的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嬉笑的看着两人,还不时的排着巴掌叫好。

她跑了一会,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恶狠狠扭头,拎着棍子朝着坐在凳子上的**走过去,举着棍子指着他鼻尖道:“你……起开。”

花九祥扁扁嘴,这几天他可算是领教小妹的拳脚功夫,不敢违抗,不情不愿站起身子,歪歪扭扭的斜靠在身后木栅栏上。

眼看着家里唯一一个凳子被小妹霸占,他却不敢出声。

花飞凤坐在椅子上休息,这剧身子真是坑姐的命,这还没跑几下就这德行,要是放在以前……

哎,算了,也难怪,这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个月连一口肉都不一定能吃的上主,还能指望有个好身体?

越想越来气!

“花九吉我告诉你,要是在敢出去堵,小心老娘的棍子可是不饶人,他么的我宁可养一个残废也不养一个赌徒。”

“九儿,说的好,大哥要不是滥赌成性,咱们没准还住着那间瓦房呢。”花九祥在一旁浇油,心里也是气恨大哥。

九儿?对了,她现在不叫花飞凤而是花九儿。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