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配吗

  哐当一下的声音在整个房间中显得格外的清脆。

  一个轻松的手劈,便将那个大肚翩翩的老男人劈倒在地上,眼底还闪过一道冰冷的意思。

  一个糟老头子竟然还想要碰她?

  真是痴人说梦话。

  辛悠悠拍了拍手,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忽然传来或轻或重的脚步声。

  “王总刚才是不是进到这个房间了?”咄咄逼人而又显得格外尖锐的声音传出。

  辛悠悠深吸了一口气,慌乱之间躲到隔壁的豪华包厢中。

  今天她继母说父亲病了,让她回国来这里等着。

  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

  辛悠悠看着那短信,眼底的神色愈发的黯淡,心中带着滔天的恨意。

  原来所谓的亲情在金钱面前是这么的脆弱可怖。

  “悠悠,王总是个好归宿,你好好陪着他。”

  原来父亲和继母联合起来骗她回来,就是想要让她做个三儿!那种弥漫着不甘而又怨恨的心一下子就袭上了心头。

  心中那尖锐的刺痛感几乎无法忍受。指尖扣到底部,留下一道浅浅的血丝。

  休息室中那个高大而又挺拔的身影一下子就袭了过来,那松软而又幽暗的眼神紧紧的锁住辛悠悠。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好意思打扰了……”辛悠悠浑身上下都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样,那种彻骨的寒意带着一份打量的意味始终无法消失。

  她看着男人那深邃硬朗的轮廓,和那散漫的披在身上的白色浴巾,眼底闪过一抹慌乱的神色。

  男**惑!这么帅的男人不去当男模都可惜了。

  她本想离开,但听到隔着墙外的那位夫人尖锐而愤怒的声音,心中又微微紧缩了几分。她可不想成为原配泄愤的工具!

  顾煜嘴角擒着一抹淡笑,并不显得温和,那极具攻击力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辛悠悠,幽暗的灯光下女人那红嘟嘟的唇显得格外的诱人。

  “今天的礼物不错。”顾煜薄唇轻启,冰冷的话语带着寒意,那细密的吻一下子就铺天盖地的袭了过来。

  他的吻是斯文的,且没有温度。

  本来这几年修身养性并不怎么碰人,如今下面人送来这么一个可口的小甜点,倒是多了几分逗趣的意味。他想要看看这倔强的猫儿眼染上一层绯色的完美模样。

  辛悠悠的腿有点发软,不断的后退,大口喘着香气。那股子淡淡的薄荷味弥漫在口气中,让顾煜的神色愈发的暗沉。

  “你搞错了。”

  她的声线带着一丝颤抖的迷茫,不得不说这男人的吻技格外高超,她现在浑身上下都软成了一潭水,只有那紧紧绷着的神经没有松懈下来。

  辛悠悠仰望着这俊美无双的男人和那浑身上下的滔天贵气,眼圈便不争气的红了半圈。今天莫名其妙发生的一切都让她的神经变得格外的脆弱。

  女人那含泪的模样在顾煜看来格外的有趣,那金豆豆一串一串的往下掉,委屈的小眼神让他心尖上痒痒的。

  很少有什么女人勾起他的兴趣。

  “别哭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含着一份酥麻的清冷,说不出的迷人性感。

  辛悠悠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摆脱男人那股力气。

  可女人的力气又怎么能和男人相比,之前他可以顺利的摆脱那个糟老头还是因为那人毫无防备,如今刚从狼窝里出来却又遇到这种事情。

  “先生~”辛悠悠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声音带着一丝俏皮的魅惑,如同一个误入凡间的瑶池仙女,红红的唇凑了过去。

  哈气如兰。

  顾煜的神色有一瞬的惊艳,辛悠悠抓住机会狠狠的抬脚踹了过去。

  无论是糟老头还是帅气小哥哥,都不能够欺负她!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男人那有力的大手带着一丝寒意按住了辛悠悠,她对上那双暗黑幽深的眼眸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完蛋,这次彻底搞砸了。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挑衅我的人。”顾煜慢条斯理的理了一下自己的浴袍,那紧绷着的流畅曲线展现出男人那蓬勃的力量。

  他那双微微眯着桃花眼泛着一丝冷意,如同暗夜中主宰的君王一般。

  紧接着她被腾空抱了起来。

  女人那幽静的清香让他原本紧绷的神经舒缓了许多。

  被狠狠的扔到床上之后。男人他慢条斯理的斯文样和眼睛里迸发出的冷光无疑昭示着她的死期。

  “这位先生,我真的错了。您大人有大谅。”辛悠悠感觉到那隐秘的地方不适的感觉,轻轻地咬了一下红唇,柔和的声音带着一点讨好的意思。

  她白皙的额头上甚至都浮上了一层细密的汗丝。

  辛悠悠知道今天若是不服软,恐怕真的会被这个强势的俊美男人给办了!

  “错在哪了?”

  难得起几分兴味,他那片阴影笼罩着小女人,她那红润的唇色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似乎是在邀人品尝。

  他看着女人那慌乱紧张如同小**一样的模样,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笑意。

  辛悠悠看着那逼近的冷峻淡漠的脸庞,脑袋有点卡壳,迟疑的说道:“错在不该肖想您这么高贵的人。甚至还侵犯了您的领土。”

  语罢还卖力的点了一下头。

  看着顾煜身上那股子冷意消散了许多,如融化的初雪一般,她心间划过一模异样的情绪。

  这男人看着便知道非富即贵,使劲的拍马屁总不会错的。辛悠悠都有点想为自己的急中生智点赞了。

  那股子因为家人的背叛而产生的恨意反而淡了些许。

  “你倒是识趣。”顾煜淡淡的说道,那低沉优雅的声音之中带着散漫的随性,可是那浑身上下锐利的气息依旧让人不敢忽视。

  他看着那双如清亮胆怯的眼波,心中微微的嗤笑了一下,这女人的伪装可是狡猾的很,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事情才变得有趣起来呢……

  “那我就不打扰先生您休息了。”辛悠悠那白皙娇嫩的肌肤上被光线印染上了一层粉红,听到门外没有传来什么声音之后,大着胆子说道。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