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扯平!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

“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受伤。

“谁?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

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的学生装,眼中带着鄙夷,一脸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为什么?”看到两人的表情,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乔沐,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以为我是真看上你了?乔沐,你除了有张好看的脸,还有什么?你看看你那穷酸样,多丢脸!除了牵手,嘴都不给我亲一下,老子是太监么,需要谈精神恋爱?”

闻言,乔沐愤怒的脸上带着嘲讽,“你以前是不是太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以后肯定是太监!”

话音刚落,乔沐的撩阴脚就狠狠的踹在陆子明的裆部,陆子明痛呼弯下腰来捂住裆部,乔沐的书包又重重的砸在他的头上,成功撂倒在地!

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哀嚎的人,拍拍书包,表情厌恶,唾了一口,“婊~子配狗,天生一对!”

提着书包转身就走,视线转过的同时,乔沐泪水瞬间蓄满眼眶,短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遮住水光盈盈的双眸,热泪划过脸颊,寒风一吹变得冰凉,刺得脸上生疼,心也跟着疼。

乔沐,不要哭。

江城最好的酒吧,满面忧郁的乔沐趴在柜台上,“服务生,来一提啤酒,要最便宜的那种!”

酒保看着她那嫩嫩的小模样,不应。他们这里可是正规酒吧,不接受未成年人,这姑娘还没成年吧?

就在酒保想着要把她请出去的时候,乔沐从书包里掏出学生证甩在桌子上,摆了摆手,语气霸道,“赶紧上酒!”

酒保对着学生证看了看,大二学生,二十岁,对着乔沐又比了比,确定是本人,这才上了一提啤酒,最便宜的!

乔沐眼眶通红,憋住眼泪,拿起啤酒狠狠的灌了几口,脸上开始火辣辣的,头也开始晕乎乎的。

他妈 的!她哪里穷酸了,她这不正在江城最好的酒吧里喝酒么?你才穷酸,你们全家都穷酸!

父亲的债务,母亲的病情,压的乔沐透不过气来,这次被劈腿,无疑是雪上加霜,成功压垮了她一直强撑的内心,她需要发泄。

断断续续的喝了两个小时,不胜酒力的乔沐,终于喝醉了。

站起身来,去找厕所,一楼女厕偏偏就坏了,不能用!乔沐撇撇嘴,马丹马丹!人背了喝口水都塞牙,厕所都上不了,转身朝二楼走去。

乔沐在二楼七拐八拐找到厕所,坐在马桶上,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再找不到的话,姑凉她就要尿裤子了!

出了厕所,乔沐的酒劲也上来了,迷迷糊糊,连楼梯的方向都分不清楚,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眼睛酸酸涨涨的,看什么都在动。

扶着墙嘟嘟囔囔的往前挪动,最后撑不住了,身体靠向一旁的房门上,小手抓住门把手。没想到房间根本没有上锁,乔沐站立不稳,顺势一头栽了进去。

乔沐揉了揉摔疼的胳膊,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房间里很暗,依稀可以看见一张chuang,“咦,太好了,我到家了吗?”脱了外衣扔在地上,迷迷糊糊的钻到chuang上。

正要大睡一觉,乔沐突然被身后一双有力的臂膀拥住,撞的乔沐生疼,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凉凉的。乔沐最后一丝清醒慢慢消失,她太累了。

耳鬓厮磨,唇齿交缠,一时间,房间里温度快速升高。

清晨,阳光透过镂空的落地窗照在房间里,凌乱的大chuang上,男人长卷的睫毛抖了抖,慢慢的睁开眼睛,修长白皙的手指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带着些许慵懒。忽然瞳孔猛的一缩,顺着胸膛上的小手一路看过去,发现了身边睡得正香的女人。

席慕乔心里懊恼,一向温和儒雅的眉眼间带着点点怒气,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坐直身体,正要发泄心中的怒意,视线一瞥间看见那只小手的腕上,硬币大小圆圆的伤疤。

怒气瞬间荡然无存,男人心口猛然收缩,死死盯着乔沐的手腕,脸上表情快速的变换着,像是打开了记忆的牢笼。

不等他细看,身旁的乔沐已经被惊醒,而后是刺耳的尖叫声。

“卧槽!”乔沐大叫一声,紧紧的捂住被子,防止自己走光,乔沐哆嗦不停,小脸煞白,小脑袋快速的搜索着,从酒吧喝酒到现在出现在一个男人chuang上……她,她到底和这个男人做了什么?

特么的,乔沐锤了锤脑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酒后乱性啊乱性,她保存了二十年的贞~*啊,就这样没了!

席慕乔深邃的眼眸依然死死盯着乔沐的手腕,那个圆圆的伤疤越来越刺眼,他声音低沉,带着几丝焦急,“女人,把手拿过来!”

乔沐哪敢,谁知道这个男人打什么主意,万一那什么大发拉着她再来一回怎么办?

她一边仓促的遮挡着身体,一边手忙脚乱的把散落的衣服套在身上,瞪着大眼睛盯着对面的男人,“你,你别过来,我,我会报警的,我还未成年!”

神情焦虑的席慕乔那里还管这些,去拉乔沐的手,棱角分明的面孔带着几分急切压过来,然而这种急切在乔沐看来,更像是图谋不轨的预兆。

妈妈咪呀!乔沐吓得转身滚下chuang,边后退边提裤子,幸好她先套上了保暖衣,不然就要裸奔了。

眼见乔沐要走,席慕乔利落的穿上大衣下chuang追过去,吓得乔沐抓起地上的外套就朝门口冲去。

“大叔,咱俩互睡一晚,扯平!我没有钱,我很穷!”边跑边喊,脚下却丝毫不停。谁让她理亏,闯了别人的房间呢,吃亏也只能自己认了。

席慕乔眼看人已经跑了出去,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只穿着一件大衣追出去。

转身扯过围巾罩在身上,抓起chuang边的手机,长指轻点,带着几分急躁的怒意,“你们两个立刻给我死过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