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醒来

萧悠悠是被一双手掐醒的。

胸肺像要炸裂了一样,每喘一口气都好像要咳出血来。

等等,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死人又怎么会觉得痛?

手指挣扎着在地上摸索,随便抓起一样东西就往那人头上砸去。

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双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就松开了。

“你敢打我?”

她发了狠,趁那人被血糊住了眼睛,拎起一条板凳就往他身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那人倒在地上,双目紧闭昏迷了过去。

她全身失了力,一下子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的手变小了,身体也变小了,这间房子……是她寿石老家的房子。

她十五岁被大夫人派人从寿石老家带到帝京,替了她那未曾谋面的嫡亲姐姐嫁给老王爷。

那老王爷已经七十多岁了!家里妻妾成群!

她受尽折磨,好不容易怀了个孩子,还被硬生生打了下来。

千辛万苦逃回娘家,以为能得到家人庇佑。

谁知那嫡母把脸一抹,竟是个比妖精还狠毒的妇人。

“悠儿,你身为庶女,从小养在穷乡僻壤,能嫁入高门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嫡母坐在暖阁里,喝着热腾腾的马奶茶。

“可是……可是当初并不是我想嫁入高门的啊,若不是嫡母您……”她跪在廊下,小声回道。

天上下着雪,她刚小产,又只穿了件单衣,冻得瑟瑟发抖。

“妹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阮家嫡长女双手拢在暖兜里,笑吟吟的说道,“嘴巴长在你身上,你若不答应,难道我们还能强压着你点头不成?”

“是,你们不曾强压着我点头,可是你们用我母亲的命来逼我。”她嘶声怒吼,声音里充满了愤恨。

可是这大宅院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院子里全是阮家的奴婢。

他们冷漠的看着,看着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庶女被他们像只蚂蚁一样捏死。

她爬到父亲脚下,拉着他的下摆苦苦哀求,“父亲,倘若您还念着一点情分,请把母亲还给我。我们母女两个立刻回乡下,绝不碍着你的眼。”

她的父亲一把拿开下摆,连看都懒得看她,“说什么疯话,你的母亲不是早就死在寿石老家了吗?来人,把这疯妇拉下去,明早送回王府,听凭王爷发落。”

几个健壮的婆子来拉她,她挣扎着嘶喊,十指在雪地里留下带血的抓痕,像个麻袋一样被丢到柴房里。

那一夜好冷啊,她蜷缩在墙角,紧紧抱着怀中已经死去的不足月的儿子,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笑闹声,闻着飘来的饭菜香。

她笑了出来,“这就是一家人,冷酷无情毒如蛇蝎的一家人。如果有阴司地狱……”

她如嚼着血肉,一字一顿说得刻骨铭心,“我一定化作厉鬼,让你们一家子死无葬身之地。”

这世上有没有神佛诸鬼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自己又重新活了一次。

在一切还没开始之前,在一切还能重来之前。

地上的壮汉摸着头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是大夫人派来的,你敢打我……”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