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四叔

“喂,你们绑架我真的没用,我四叔是不会来的。”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内,单湾被一条粗长的绳子连人绑在凳子上,清白秀丽的小脸上一片无奈,完全没有被绑架的恐惧心理。

旁边地上,一件深蓝色的校服被扔在地上踩了几脚,书包也是脏兮兮的。

闻言,那两个长相凶神恶煞的歹徒面色一顿,用手上的匕首贴在单湾的天鹅颈上,语气中带着怀疑和狂妄:“别想骗我们,你可是和隋连城住在一起的女人,今天我们兄弟二人要是等不到隋连城,就把你杀了!让他感受一下失去爱人的痛苦!”

爱人?

搞错了吧,她只是四叔收养的孩子。

无奈的眨眨眼,可爱清纯的脸蛋上一片为人着想,“大哥,你弄错了,我只是他收养的孩子,对他来说我就是个可有可无的累赘,你绑架我威胁他,完全是不智之举啊!”

一想到她家冷冰冰的四叔每次见到她都是耷拉着脸,就跟她欠了他几百万似得......

不是累赘,是啥?

见二人脸上有些怔愣,单湾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继续忽悠道:“你看,你们都给他发消息了,过了这么久了还没来,不就是表明了不想管我的吗?”

三个小时前,她放学刚走到学校门口,就被这两个歹徒直接捂住口鼻迷晕带过来了。

她知道,四叔半个月前去了b国出差,现在是赶不回来的,而且她在学校里经常闯祸,四叔巴不得她被人拐走呢......

怎么会来救她?

“怎么可能?”为首的刀疤男眉毛一拧,“没听说过隋连城收养过孩子,你在骗我们?!”

“哎哎哎!”

见他们脸色又变得凶狠起来,单湾心尖一跳赶紧出声叫住,“我真的只是他收养的孩子啊!也许你们绑架我,他知道了,还巴不得你们撕票呢!真的,相信我吧......你们看,过了几个小时了他们不是也还没来呢嘛?”

的确是,被绑架到这里过后醒来,就看到他们在给四叔打电话,过了这么久了......

四叔在b国,今晚怕都赶不过来。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还有点小失望呢。

两个歹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又气愤的拿着手机去一边打电话,单湾挑眉看了一眼,默默地在凳子背后动作巧妙的解绳子。

她手小,可以从缝隙里面挣脱出来的。

那边,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刀疤男一脸怒气冲冲的,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差点气的把手上的手机都给砸了。

“隋连城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收养的孩子命垂一线都不愿意救!”

一句话,道出了刀疤男的愤怒,也道出了单湾的失望。

果然呢......

自从那件事后,四叔对她好像是越来越冷漠了。

她咬牙,在刀疤男拿着匕首走向她的时候,用力把手从绳子里面挣脱,面色白了白,黑幽幽的瞳孔睁大看着周围可以利用的工具。

目光定格在地上一根生满了铁锈的钢管上,眸子深了深。

“喂,既然隋连城都不管你了,你知道他的那些秘密?最好是全都告诉我们,如若不然......这把刀可就要见血了!”

刀疤男已经走到她面前,手上的刀在发着冰冷的光。

她弯唇,笑的眉眼弯弯姿色绝美,本是18岁的青春气息,在她身上却有一股看破尘世的风霜味道。

这一笑,迷住了凶神恶煞的刀疤男。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四叔有什么秘密,他也没有和我住在一起,只是偶尔回来的......”

“谁信!之前我们的人调查清楚了,隋连城每晚都会回帝锦御苑去住,你也住在哪里!”

完蛋。

她还忘了,都被抓到这儿来绑着了,人家怎么可能没有把隋连城的行程查清楚?

眸子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旁边一步之外的钢管,和就在面前的两个歹徒,她心里涌起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要是再这样耗下去,只会激怒这两个亡命之徒。

如果放手一搏......

豁出去了。

怒意爆棚的两个歹徒只见眼前晃过一个白影,随后被绑在凳子上的女孩便不见了,直接滚到一边的杂物旁去,动作迅速的抄起钢管,手一挥,用力的打在刀疤男的头上!

“唔!”

刀疤男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额头上顿时冒出鲜血,壮硕的身躯朝着一边退了几步。

旁边一个歹徒一愣,连忙找了一根木棍就朝着单湾打过去。

单湾眼神一凝,抬脚一个飞踢直接踹在歹徒腰上。

说时迟那时快,又把钢管举起猛地砸在歹徒头上!

“啊!”

她一直都跟着隋连城学习格斗,这两个蠢货,还不是她的对手。

“找死!别让她跑了!”

单湾丢了钢管后抄起地上的校服和书包就朝着唯一的光源处跑了出去,外面灌进来冷风,刺得人脸蛋生疼。

可之前被歹徒迷晕过,到现在脑子里面都还嗡嗡嗡的,脚步也有些慌乱,一不注意被一块石头绊住脚,整个人失重摔在地上。

“抓住她!”

两个歹徒见状,动作更快了,冲过去就把刚爬起来的单湾给抓住,匕首已经贴在了她的大动脉上。

单湾甩了甩晕乎乎的头,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就在她以为自己今天真的要绝命在这两个蠢货手里时——

‘啪啪啪!’

突然,门口响起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十多个黑衣人一窝蜂的涌了进来,把本就狭小的地下室给塞得满满的。

单湾和歹徒都是一愣。

惧怕让歹徒下意识的退缩几步,手上还是抓着单湾,不敢放。

“你、你们是谁?!”

歹徒惊慌的大吼。

“怎么?不是想见我?”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两条逆天的大长腿的工工整整的西裤下衬托得更加有型,就好像,他天生就是该穿西装打领带的,矜贵的绅士气质下,暗藏着一股摄人的王者气息。

棱角分明的俊脸尽显俊美又魅惑的邪气,黑幽的眸子似是寒冰深渊,淡淡的扫过歹徒挟持住的单湾,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厉色。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俊朗帅气的西装男,是他的贴身助理皆保镖,左炎。

“四叔......”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