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醒了!

豪华的酒店套房内,苏醒躺在一张绵软的大床上,浑身**。

她紧咬着嘴唇,被灌了药的身体绵软无力。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如火烧一般,即有药力作祟,也有内心的矛盾,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她焦虑不安……

门外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唐少……你别……还在外面……”

听到这个声音,苏醒的呼吸蓦地一窒,随即急促起来。

随即,门锁开启的声音响起,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闯进来,跌跌撞撞地地走到床边。

苏醒一惊,用尽全力翻了个身,让出大半张床,让闯进来的两人一起倒在床上。

苏醒紧张的全身僵硬,缩成一团,借着昏暗的灯光,小心翼翼的看着倒在床上的一男一女。没错,是他们,女的叫吴芯倚,她的金主,原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交易,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场景?

那个被称为唐少的男人,任由吴芯倚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可是却睡的跟死猪似的,毫无反应。吴芯倚最后泄气地推打了他几下,拿出一瓶药来,再灌入他的口中。

很快,唐少从脸开始,脖子也变得通红。虽然在睡梦中,他依旧隐忍着,从鼻腔里不断发出闷哼声。

吴芯倚搞定这些,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转向缩在床边的苏醒,轻声厉喝道:

“还在看什么?要我教你?”

苏醒想到她来此的目的,不由地心一颤。

母亲被高利贷逼着卖器官还债,她不想母亲有事,刚好有人想买自己的**……

她以为买下她**的会是个富商,结果却是被人陷害的人吗?

苏醒有些不愿意,只是全身绵软无力,自身难保。

吴芯倚一把将她推进男人的怀里,临走前气呼呼的道:“想要钱,搞定他!”

苏醒惊惶失措地想撑起身体,但此时男人却意外地有了反应,伸出手捞住苏醒的后脑,用力拉向自己。

略带粗鲁地动作袭来,她的眼蓦地瞪大。

她身上的药,与对方身上的药瞬间混在一起,两人俱是受到这药与药的调和,变成**的催化剂。

一阵阵酥麻感涌向四肢百骸,让她止不住心里的渴求。

她眯着眼,感受到属于男人的手指抚过她的肩胛,引得她一阵颤栗。

苏醒来不及反抗,他已经压入她的身体,痛得她眼泪就要掉下来。

那男人忽然睁开眼睛,目光迷离,没有焦躁。

可她看着他的目光,还是心中一颤,陷了进去,迷失在他的眸子里,甚至忘记疼痛。

……

苏醒在疲惫的睡梦中被人摇醒,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吴芯倚的脸。

“还睡!你是猪吗!”吴芯倚低声咒骂道:“快穿上衣服出去!”

苏醒咬着嘴唇,“我的钱呢?”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还是母亲要紧。

“我妈会给你,你快……”

“水……”一个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在场的两个女孩儿身体均是僵住!

他醒了!

苏醒被吴芯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在地上,背被她用膝盖压住,顶进床下。

随即吴芯倚的纤细的腿消失在苏醒的眼前,床微微颤动,吴芯倚爬上那个男人的床!

想到刚刚自己和他做过的事,苏醒又觉得疼痛不止的身体隐隐地有些悸动。

有这种羞人的想法,苏醒觉得脸上烧的厉害。

下一秒,吴芯倚被男人大力地推开,跌坐在地上。

虽然地上铺着高级地毯,但是苏醒还是听到一声闷响,吴芯倚痛呼一声。

“你是谁?”男人冷漠如冰的声音从苏醒上方传来。

听着这冰冷的声音,苏醒感觉一股冷意透过床板,侵入骨髓,让她忍不住一颤。

“唐少,您这是把昨晚的事情都忘了?”吴芯倚忍痛道。

“说吧,你要多少钱?”唐湛南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他似乎已经洞悉了一切。

听到这句话,吴芯倚站了起来,语气中也带上了冷意:“从未闹出绯闻的唐湛南唐大少爷,您每次都是这样挥着支票本堵人嘴吗?”

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芯芯,芯芯,你在哪呢!”

声音刚起,便有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进来。看到衣衫不整的两人,顿时尖叫一声,扑到吴芯倚的面前,抱住她。

“你这是怎么了?谁毁你清白了!”中年女人叫着,冲着唐湛南怒喝道:“唐少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毁了我女儿的清白,就要用钱把我们打发了?虽然我们吴家只是小门小户,但也不是这般任凭别人欺侮的!”

“吴家?”唐湛南的脸色阴沉,吴家女儿的事迹他早有风闻,面前这个中年女人李绾也不是什么好鸟,这母女俩,把自己当傻瓜吗?

李绾和吴芯倚因为他冷得掉渣的声音,都是一颤。他们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唐少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们就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了!”

唐湛南用床单随手围住自己的身体,床单上一片刺目的红,映入他的眼帘,让他俊逸的眉,微微一蹙。

唐湛南一米九的身高,让抱在一处的两个女人倍感压力。

他紧抿着薄凉的唇,盯着他们。

吴芯倚和李绾虽然面上镇定,但面对阎王一样唐湛南,精神层面已经被他身上散发出来气势射成筛子。

忽然,薄唇微动,“好,报警。”

唐湛南不是被吓大的,更不是好被糊弄的。

但吴芯倚和李绾听到他说报警,反而大大松一口气——局是按他们预想的那个方向走去。

“那还请唐少回避,芯芯要穿戴一下!”李绾说得十分理直气壮,又不客气,好像真的蒙受多大的委屈一般。

唐湛南睨他们一眼,随即披上浴巾走出去,同时还带走那条染血的床单。

出去之后,助理急匆匆地赶过来,他头上急出一片冷汗,“boss……”

“去查查,这是什么血。”唐湛南把带血的床单递出去。

他们的局,做的不要太明显!

唐湛南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可能做假的结果等在这里,他交待完一句,就回到唐家大宅去了。

房间内,苏醒钻出来,脸色也阴沉着,十分难看,“钱呢?”

吴芯倚这会儿还没有唐湛南的威压中缓过来。

闻言,她顿时把所有的压力都向苏醒宣泄而去,“钱少不了你的,但你得再帮我做件事儿!”

苏醒闻言脸色一变,“我不帮你们骗人!”

“那就由不得你了!”吴芯倚冷笑道。

苏醒还欲说什么,手机铃突然响起。她扫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脸色突变,狠狠地盯着吴芯倚。

吴芯倚充她挥手,“接啊,听完你再决定要不要做下面的事。”

苏醒抿着唇,按下接听键,“二十万我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给你们送去。”

“二十万?”手机里传来一丝冷笑,“我说妹妹,你不会算数怎么着?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连本带利没有三十万,我就拉着**去割肾!”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