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误食草菇穿越

初霜已经过了,可这日头依旧猛烈。

离村口最近的那户人家,门前栽了几棵油桃树,满枝垭的桃叶沙沙作响,一行青菜翠**滴。

门槛石上坐了个花胡子老头在吧嗒吧嗒地抽着长旱烟,呛得院子里的鸡苗乱窜,他大笑不止,一张嘴又是一团团的白雾四散开来。

“死老头子,让你抽烟躲远点,非是不听是吧!”

从房内传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那妇人还使劲儿拍了几下窗柩,震得上面贴着的红纸胡颤。

明老爷子知道又是自家老婆子在发火了,满脸苦笑着把旱烟熄灭,顺手把烟杆别在裤带上,捡了一筐子的猪草去祸害旁边的猪崽子。

“今年雨水足,桑叶发的茂,这几天不去采了,等过了时候叶子老了谁肯收?”明老太收回视线盘腿坐在炕头上,耷拉着眼皮,边说着话,边把旁边的针线盒拢上。

“您说的是,”林氏低眉顺目的应了一声,麻溜儿地用铜剪子把线头绞了。

“娘,不是我偷懒啊,只是这地里的活计一向都是由大哥一家负责的,咱们这些妇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再加上日头晒,我这头疼病又怕犯了,到时候还累的大家来照顾我,不如就让我和妮子在家做饭也好伺候您老人家,您看怎么样?”

说话的妇人是林氏的二嫂——钱氏,她嫁进明家十年了,模样还是如初见时的明艳,一点儿也没有被岁月蹉跎,在明家的日子过得可比在娘家舒坦多了。

见林氏盯过来的眼神,钱氏露齿大笑道:“怎么,三妹你这是有什么不满?要是你们三房不同意,我和妮子下地干点儿活计也没什么,左右都是为了明家好。”

“我没什么意见,只是怕累了大嫂……”林氏又撇头看了眼坐在杌凳上的大嫂孙氏,也就比钱氏大了五岁,却已经有了半头的银发,脸色蜡黄中透黑,长期在地里干农活,一双手上也全是厚茧,与好看是沾不到边儿。

明老太一拍大腿,满脸不乐意,道:“你管那聋子玩意儿作甚,她要不下地干活,这一大家子的吃食从哪里来,你二哥的束脩钱可还没结清呢!十几张嘴巴等着嚼用,哪里容得下她说不做就不做了!你要是不忍心就自己下地干活去,别在这里给我添堵。”

见此,林氏只好闭嘴,绝口不再提起这件事。

孙氏背着身子在角落里折菜,指甲上全是绿浆,染了一大片。

她耳聋好多年了,听说是小时候被明老太一巴掌给打聋了的,具体是因为啥,林氏也没敢去打听,怕惹祸上身。

其实相比较惯会偷奸耍滑的二嫂钱氏,林氏更喜欢和憨厚的大嫂孙氏打交道,还时不时地大着胆子为其说上几句话,可始终不比有娘家的钱氏说话有底气。

午后的阳光从窗柩直射进来,林氏觉得有些晃眼,一个没留神就被针扎了指尖。

她这双眼睛也快熬坏了,一遇到强光就掉泪珠子,怎么也止不住,忙取了帕子避开光线。

钱氏不管怎么样,她都占尽了便宜,自然是笑呵呵的,打着哈哈,说道:“行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您生什么气呢。”

“娘,你先歇会儿吧,我们就先出去做饭了,待会儿饭菜好了,让妮子来叫您一声。”

明老太摆了下手,示意众人出去。

……

林氏回了自己的那间小土屋,正好见到儿子明云蹲在地上写写画画的,一听有脚步声,小子立马抬起头,兴奋道:“娘,你回来啦!”

“嗯,真乖,还在练习写字呢。”林氏走进屋子,放下揣绣帕和针线的小篮子。

明云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主动贴到林氏身旁来“告状”,说道:“娘,我姐是不是真摔坏脑子了?”

林氏连忙捂住他的嘴,探头看了下四周,谨慎道:“不许胡说!”

“本来就是嘛!”

明瑶在几天前和二房的明妮子一块儿去采桑叶,也不知怎么的,就从树上掉了下来,还摔了一脑袋的血,当时被抬回来的时候可吓惨了林氏。

林氏要去请大夫来给明瑶看病,可明老太不肯,还说什么“丫头片子而已,没必要浪费钱在这上面!”

可这是她的亲闺女啊,林氏在明老太的房前跪了一晌,也没有见到一文钱。

明瑶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涕泪横流地控诉爷奶狠心肠,却被明老太给毒打了一顿,又昏了过去,险些没了命。

林氏抹了下通红的眼眶,掀开帘子,喊了声:“瑶丫头!”

师明瑶愣了片秒,才呐呐地应道:“欸……”

她转过身来,头上还裹着一块麻布,里头包着林氏去镇上药铺里讨来的草药。

“娘……”师明瑶艰难地喊了一声以后,又沉默着低下了头。

林氏走过来,掀开师明瑶额头上的裹布看了几眼,摔下来被碰到的伤口没结痂,反而还在不停的溃烂,她满眼的心疼,这孩子自小就命苦啊。

她小心地把麻布重新给裹好,轻声安慰道:“没事儿,已经快要好了。”

师明瑶没吱声,伤口究竟好没好,她比林氏要清楚的多。

自己这脑门上包裹的也不知道是哪里寻来的草药,药效甚微,还会刺激到伤口。

若是按照林氏的这个方子继续治疗下去,恐怕她会又一次死去的……

“真是个傻子!”旁边的明云满脸嫌弃,撩开帘子跑了。

师明瑶:“……”

她只不过是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可耐不住这“豆芽菜”一直在鄙视自己,天晓得她怎么会突然间就到这里来了,难道之前吃的那盘蘑菇真的有毒?!

林氏也是郁结的很,瑶丫头清醒了以后就始终坐在房间里,除了解手都不怎么出门,也不和其他人多交流,看起来真有几分“傻了”的样子。

她替师明瑶掖好被角,嘱咐道:“你小弟没恶意,就是想你早些好起来,他说话不中听,你也别往心里去,总归是一家人莫生二心。”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