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与你不过嫁娶

白城里最豪华的露天酒店。

  白色的栀子花铺满了红地毯,散发的香味甚是迷人。

  而栀子花是钟楠生前最爱的。

  他是在提醒她这是不属于她的婚礼吗?

  钟沁宝苦笑了一下,她知道他不爱她,她也知道他娶她的目的,她都知道,可是她愿意嫁。

  鱼尾的白色婚纱,水晶的发夹将头花衬托得很美丽,精致的妆容和曼妙的身姿让周围的人不由得发出惊叹。

  “钟家的长女就是不一样,不仅是国内著名的设计师,这颜值也是白城里没人比的。”

  “就是就是,罗家真是好福气啊。”

  “……”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钟沁宝的心里一阵绞痛。

  婚礼的主角其实是她的姐姐钟楠,可是一个月前发生了一场离奇的火灾,她活了下来,姐姐却死了。

  而罗逸轩却要她代替钟楠活下去,甚至代替她嫁给他。

  罗逸轩微笑着走过来,好看的眸子里仿佛盛满了水,他轻轻的在钟沁宝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使正在发呆的钟沁宝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他一脸的温柔,钟沁宝的心里一阵苦涩,他的温柔都不是给她的,她都知道,可是她却愿意看他温柔的样子。

  罗逸轩挽着钟沁宝的腰,缓缓的走向司仪。

  婚礼结束。

  她安静的坐在婚房里,他却流连在酒席中,喝得烂醉。

  钟沁宝拨弄着床上铺满的栀子花,泪水无声的滑落。

  他的心里只记得她姐姐喜欢栀子花,所以他在她和他的婚礼上铺满了栀子花。

  “嘭!”

  罗逸轩烂醉的走进房间,他扫了一眼坐在床上的钟沁宝,眼里的迷醉全部换成**的温柔。

  “小楠……”

  他轻唤一声扑了过去,温柔的嘴唇敷在钟沁宝冰冷的嘴唇上。

  她心里一颤,笨拙的迎接着他满是酒味的吻。

  “小楠,你今天好美啊!”罗逸轩迷迷糊糊的说着,眼睛里的温柔可以掐**来。

  钟沁宝的浑身仿佛流过了一阵冰流,瞬间冰冷得如坠冰窖。

  “我……我不是……钟楠……”

  “我是钟沁宝!”她有点颤抖的推开他,她心里恨,为什么他的眼睛里只有钟楠?为什么就连她和他婚礼的第一晚,他就要如此羞辱她?

  兴许是钟沁宝的声音太大,罗逸轩眼睛里的迷醉渐渐褪去恢复了清醒,取而代之的是寒冷。

  “哦?我不屑于碰你。”

  罗逸轩起身就要离开,他摇晃的身体引得她一阵担心。

  “把这杯醒酒茶喝了再走,我刚才给你准备的,你喝醉了。”

  钟沁宝拿着杯子的手有点颤抖,她知道他不爱她,甚至恨她,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关心他。

  罗逸轩冷冷的盯着她手里的醒酒茶,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虽然我们结婚了,但你只是背着罗太太的这个名义,你不要指望你得不到的东西。”

  罗逸轩冷冰冰的话让钟沁宝的心里一阵难受,除了爱他,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

  她是钟家的败笔,是白城里的笑话,她更是他眼中的“**”,她太明白自己的身份了。

  “我知道……”

  钟沁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再一次堵住了嘴唇,他全身似火的抱着她,就连吻也由温柔变得粗暴。

  “茶里有药?”

  罗逸轩滚烫的嘴唇里挤出了四个字。

  钟沁宝心里一阵茫然,她没有下药。

  她从来都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是她来不及解释便被欲望中烧的罗逸轩抱住了。

  陌生的感觉袭来,让她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

  “小楠……”

  “小楠,我爱你……”

  他抱着她迷迷糊糊的叫着她姐姐的名字。

这个冰做的男人,白城里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如冰一样冰冷得没有温暖。

其实他所有的温柔眷恋都给了那个叫钟楠的女人。

  

  泪水冰冷的落进长发里。

  冰冷和疼痛贯穿了全身。

  是啊,是她作贱了,他从没说过我爱你,她却句句都是我愿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