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噩梦如潮

“不……不要……”大床上一波又一波的折磨令夏未落呼出来,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想要逃离男人的钳制,却发现根本无力可使。

“落落,落落,醒一醒。”做着噩梦的夏未落痛苦的在床上摇着头,被同房的舒若叫醒。她睁开眼看见舒若关心的眼神,一下子扑进舒若的怀抱:“小若,我刚才又做了那个噩梦。”

十个月前,夏未落为了能出国参加一次演出,答应妹妹,做了一件事,怀了孩子。

“别怕落落,那都过去了,你看小宝宝就快要出生啦,等你当了妈妈之后,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就再也不会做那个梦了。”舒若说完便低头看夏未落隆起来的肚子,孩子已经有九个月了,算起来预产期就在这几天。

“落落你这是产前忧郁症,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是为小家伙加油。据说孕妇在生产前身体不好,会难产的哦,那样会很痛。”舒若故意吓唬夏未落。

“小若你说的是真的?”果然,夏未落中招了,紧张起来。

她是最怕痛的了,十个月前的那件事一直变成噩梦刻在她的脑海里。

“当然是假的啦,小傻瓜。”舒若拥着夏未落一起躺下说:“我的干儿子这么听话,一定不会让你痛的。”

夏未落松出一口气,跟着舒若一起躺倒在床上,虽然得到舒若的安慰,但她始终放心不下,揪着身下的床单,并在心里祈祷:孩子,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妈妈爱你。

夏家的大宅中,十个月之前。

“妈,你看,为什么那个贱|货可以拿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夏子茜将夏未落的邀请函捏在手中,心中满是愤懑。

她和夏未落同是夏家的孩子,偏偏夏未落什么都比她出色,她想要的,夏未落都先她一步得到!

沙发上赵诺宁有自己忧心的事,她画得精致的眉毛扭在一起,生气的把报纸扔到茶几上:“你还有心思关心未落?先看看你自己的事吧,你这个未婚夫真是让我头疼。”

说着,她便把白净的手支在额头上,好像头真的痛起来了的样子。

夏子茜心里也烦着,随意敷衍她母亲道:“沐煜祺那个人还不好搞定吗?妈,你先帮我搞定夏未落的事,我不想她出国,凭什么她先得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

说完她便坐到母亲的身边摇着母亲的手臂。

赵诺宁惦记着夏家的财产和夏子茜的未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平常装出来的那点儿高贵和淡雅此时荡然无存。她一喜,问:“什么办法?”

“你先帮我把夏未落的事儿压下来再说,未到十八岁的人出国非要父母同意,现在爸爸不在家你就是夏未落的监护人,你不要在同意书上签字。”

“妈,子茜,我回来了。”此时,夏子茜的话还未说完,夏未落便从学校回来。

她最后一堂课是舞蹈课,因为惦记着华耀天下的邀请函,练完舞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便匆匆往家赶。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因着夏未落穿的是舞鞋,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便没有声音,各怀心思的赵诺宁和夏子茜在谈论自己的打算,更加没有注意到夏未落到家。

此时,两人都觉得夏未落把自己的话偷听去了,两人出奇一致的对夏未落的出现十分不爽,赵诺宁首先不悦起来,声音也大了:“走路都不出声音的吗?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

“对不起妈,我下次不会了。”夏未落站在进门处,头低下来声音也小了,默了片刻她问:“妈,我的邀请函有没有寄到家里来?”

今天导师找她谈话,说是华耀天下在美国极其有名,舞者能被邀请参加这次的活动说明舞者自身很有实力,同时,也是被世界看好的。让夏未落好好把握,邀请函已寄往她的家里。

赵诺宁望一眼茶几上被夏子茜捏皱的邀请函,正要开口,夏子茜摇一下赵诺宁的手,同时给她使眼色。

知女莫若母,一个小小的眼神,赵诺宁便知女儿的心思,开口说:“还没呢。你先上去换一件衣服吧,这样很容易感冒。”

说完,她假装平静的把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搁到茶几上,压住夏未落的邀请函。

夏未落听见这话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诺宁关心自己。赵诺宁是夏未落的后妈,夏未落的妈妈过世之后,爸爸为了很好的照顾她,给她找了一位后妈。这位后妈在自己没有孩子的时候对未落很好,但有了孩子之后对未落很冷了,甚至有时候动手打。

此时,十多年未曾听见的关心话语,从后妈口中说出来,未落是感动的,她心里一暖,说道:“谢谢妈,我现在就上楼换衣服!”

说着,她便向楼上跑。经过茶几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上面搁着一个抱枕。后妈一向爱干净和整洁,东西不会乱放,抱枕怎么会在茶几上?

见着夏未落迟疑的望着茶几上的抱枕,夏子茜和赵诺宁心里都是一惊,以为她发现什么马脚,还是夏子茜反应快,急匆匆的吼道:“还不快去?是要让我们大家都等你吗?我回来已经半个小时了,快要饿死了!”

夏子茜是火爆脾气,夏未落是知道的。赶忙回过神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对不起啊妹妹。”

夏未落说完便快步的朝楼上跑。一路上她的嘴角都是翘着的,妹妹虽然吼了她,但她还是高兴的。十五年来,妹妹从未邀请过她一起吃饭!还有后妈,今天关心她了。

这对夏未落来说是好事,她一直渴望和家人好好相处。

看着夏未落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夏子茜才松一口气,“妈,到你的房间去,我有事情跟你说。”

“好。”赵诺宁站起来。

夏子茜拿过抱枕下面的邀请函跟在赵诺宁的身后,不自觉又把那张邀请函捏紧,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夏未落就是她手中的邀请函,她便可以随意把夏未落揉搓。

两个人去到房间,赵诺宁便把房间门关上,神色紧张的说:“茜茜你是要跟我说沐煜祺的事吗?”

提起沐煜祺,赵诺宁的脸上就出现一股嫌弃。

夏子茜说:“嗯。”她把夏未落的邀请函递给赵诺宁说:“待会儿夏未落下来,你就把这个邀请函给她,但是你得提出一个条件,让她答应帮你办事,你便在出国申请上签字。”

“夏未落能帮我办事?”赵诺宁有些不懂女儿在想什么。

夏子茜说:“我和沐家的婚事,合同上面不是说了吗?除非有一方出|轨,做出对不起另一方的事,不然婚约是不会取消。而且,沐家给的定金也不用还给他们。”

提到定金的事儿,赵诺宁的心就缩了一下,那可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当初沐煜祺跟夏子茜订婚她心里是高兴的,一来沐家有钱,给的定金也多,而来沐煜祺长得很帅,又会说话。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个花心的**子!

“怎么让沐家心甘情愿的取消这门婚事?”赵诺宁扣紧双手。

夏子茜凑到赵诺宁耳边说了几句赵诺宁便眉开眼笑,抱住夏子茜在她的额头上亲着说:“我的好女儿,你真是聪明,我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

听到赵诺宁的夸奖,夏子茜也很得意,但她更擅长哄人。她眯着眼睛说:“当然是我美丽大方又聪明的妈妈把我生出来的呀,不然我哪里有那么聪明?全是妈妈你的功劳。”

这话说得赵诺宁心里开了花儿似的高兴,更用力的在夏子茜的脸上亲了一下。

两个人激动之后,夏子茜说:“咱们出去吧,别让我的好姐姐久等了。”

一抹狡黠的笑出现在夏子茜的脸上。

夏未落洗完澡换过一身舒适的衣服下楼,便看见赵诺宁和夏子茜坐在沙发边上。赵诺宁的眉头拧着,有警告的意味,而夏子茜则羡慕的朝茶几上的什么伸手。

定睛看去,是一章淀紫色的邀请函。

“咚”的一下,夏未落的缩在一起。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