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发泄工具

  霞露殿。

  纪映荷睁大双眼,咬紧牙关,看着站在她床边,一身明黄龙袍的男人,一双眸子里全是怒色。

  她想要用力,可浑身上下都蔓延着中药以后的疲乏之意。

  熏香在空气之中袅袅盘旋,纪映荷的下巴被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捏住。

  楚皇眯起双眼,那深沉却充满磁性的声音撩动人心:“若是咬破了,朕会心疼的。”

  纪映荷声音沙哑,甚至透着轻微的颤抖:“楚煜,求你给我个痛快吧,要杀要剐,全部随你!”

  听到这番话,楚皇瞬间笑了:“朕怎么舍得杀你呢?朕要你从头到尾,全部都是朕一个人的……要将那些属于别人的印记全部覆盖,来人,将东西拿进来!”

  看到那双冰冷双眸里的狠厉之色,纪映荷害怕的想要将身体蜷缩起来,却发现这小小的一张床,让她无处躲藏。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纪映荷已经怕死了楚煜的手段,她浑身轻轻瑟缩着,脑海之中陷入一瞬间的混沌。

  “不要……”

  房门被人推开。

  一个小太监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楚皇没有丝毫怜惜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从托盘拿出两道柔软的绳子,将纪映荷的双手缚在床头。

  纪映荷趴在床上,脸颊深深陷入被褥之中,她拼尽力气想要将手抽出来,纵使那绳子柔软,却依旧在她雪白娇嫩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红痕。

  最后一层壁障被人撕下,楚煜原本平静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浅浅的波澜。

  痛苦,持续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就算你的心不是朕的,可这身体却对朕喜爱的很,还是你本身就**,只要是个男人这样对你,你就能有感觉?”

  那羞辱的话,让纪映荷脸颊滚烫,眸子里潜藏的痛苦更深了几分。

  不要这样对她,不要抹掉她心里对他残留下来的最后的一点美好。

  身后的男人声音暗哑了几分:“会有些疼,朕本想用一些麻沸散,不过想着让你能一辈子记住这疼,还是这样最好。”

  “啊……”

  针扎一样的刺痛,从腰背间传来,纪映荷疼得惨叫一声,猛然扬起脖颈。

  此时的她,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楚皇微微垂眸,看着指尖下还染着血的纹路。

  将手中的东西收起来,他轻轻抚摸着她后背腰间,那一朵妖绕绽放的荷花旁边的一个名字。

  楚煜……

  “很美,和当初的你一样美!”

  纪映荷痛的咬破唇角,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手腕上的绳索被解开,她却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难以为继,腰肢被一双手控制着悬空起来,腰背上的伤痕火辣辣的疼着,一道略显灼热的身体靠了过来。

  刹那间,那熟悉的撕裂感席卷全身,让纪映荷原本因痛松懈下来的身体再次绷紧。

  楚煜压低声音,在她颈窝轻声道:“纪映荷,叫朕的名字!”

  神智勉强回笼,纪映荷睁开泛着血丝的双眼。

  她双手死死的抓着床褥,指甲折断都没有察觉:“楚煜……我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呵,还想杀朕?那朕就让你先死在床上……”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纪映荷闭上双眼,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臂,硬是将手臂上咬出一道血痕来。

  楚煜伸出手指,眼神透着寒意的轻轻的抚摸着纪映荷的脸。

  “若是你没有负朕该有多好,不过就这样也不错,留在朕身边,给朕当个消遣的玩物,偿还你欠朕的那些债!”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着,难受紧绷的让她无法呼吸,整个人就像是在没有尽头的大海中漂浮着。

  这个男人,确实是在将她当成发泄的工具……

  突然间,身体被人重重砸在地上。

  她闷哼一声,****的趴在冰凉的地面,半天没有缓过劲儿来。

  “来人,拖出去!”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