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为陈氏牺牲,是你的责任。

  是夜,羽安城灯红酒绿,一片繁华。

  陈羽璇万万没想到,喝下了人生的第一杯酒,迎来的是身上男人的蚀骨疼痛,那种半梦半醒的感觉太可怕了。

  那是撕心裂肺的疼,床单渐染,陈羽璇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是这样的场面。

  委屈,难受,愤恨在陈羽璇的心中散不清。

  为什么?

  为什么嫁给乔家那个痴呆儿子的人不是陈羽瑶?

  天亮时陈羽璇醒了,头疼欲裂,抬头看到的便是华美的欧式设计,身下是白色的床单,床头柜旁的本子上,写着歌利亚五星级大酒店。

  纵然她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昨天晚上,她的父亲在她二十岁生日当天,敬她的一杯酒。

  浴室里,响着淅淅沥沥的水声,这傻儿子还在呢?

  陈羽璇立刻穿上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想赶紧开溜,但是又觉得不甘心,想到这里,陈羽璇灵动的眼眸轻轻转动,地上的床旗映入眼底。

  陈羽璇把床旗捡了起来,然后凝成了一条绳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外,一头系在了浴室的门把手,一头系在了不远处的柜子把手上,然后一路头也不回的冲出房门。

  没想到迎头撞了个满头包。

  “小姐,您没事吧?”

  陈羽璇抬头发现一个身穿西装,文质彬彬的男子,将她扶了起来。

  “没事,谢谢!”陈羽璇道谢之后一路小跑,离开了酒店。

  路边,寒风吹过,陈羽璇清醒了。

  就算是第一次给了乔家那弱智儿子又怎么样?让她嫁给乔世喜,那是不可能的!

  “奶奶的!老娘就当给猪拱了一下!!”

  歌利亚大酒店1206门口,秦管家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开,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奇怪,少爷睡得这么死?不科学啊。”

  “少爷,少爷。”秦管抱着试探喊了两声,却没想到从隔壁传来了自家少爷的声音。

  “秦玥,我在这里。”

  秦钥一听,这声音,不是从1206里发出来的啊……而是从隔壁开着门的1205。

  走进去一看,四下空无一人,就是有个布状的东西,奇怪的系在了浴室的门把手上。

  “少爷?”秦管家又喊了一声。

  “嗯,这里。”顾戎霆拉了拉门把手。

  此刻顾戎霆心情很差,早上起来看到个女人躺在他身边也算了,浑身都是酒味,起来洗个澡竟然被锁在浴室里了?

  那个女人胆子真是太大了!

  秦管家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把那布状的玩意儿给卸了下来,“哈哈哈,您怎么跑1205来了,昨天晚上我给你定是1206啊……”

  门打开,顾戎霆脸色铁青,“你好好看清楚!你给我的房卡是1205的!还是1206的!”

  秦管家立刻拿出口袋中昨天晚上给少爷的房卡壳子,妈耶……真的是1205的……

  一瞬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挂在了秦管家的脸上,“少爷,这可不怪我啊!一定是酒店搞错了。”

  顾戎霆身上只披着一条浴巾,小麦色的健康肌肤上,还低着水珠,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

  秦管家立刻让人送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上来。

  顾家书房。

  顾戎霆早已穿戴完毕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棱角分明的脸庞隐在黑暗中,看不清情绪。

  那个女人的脸庞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出现。

  昨天晚上,顾氏集团一个准备了一年多的项目正式启动,顾戎霆高兴便多喝了几杯,但是那点酒精并不足以让顾戎霆醉的不省人事,但是顾戎霆却好似醉的走不动路。

  绝对有问题。

  一开始进房间,看到个女人躺在床上,本以为又是哪家妄图攀上枝头的俗气女子,却没想到那女人翻了个身,月光洒在脸庞,惊艳了顾戎霆,睡着的样子翩若惊鸿。

  不施粉黛的脸庞,让顾戎霆竟然伸出了几分想靠近的冲动。

  本只是伸手摸摸她的脸蛋却沦陷了……那女人好似毒药,让他沉迷,让他破了戒,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形同虚设。

  顾戎霆自问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情!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秦管家走了进来。

  “少爷……”

  “嗯。”

  “都查清楚了,是酒店搞错了,我定的是1206,他们给了我1205的卡……”

  “说重点。”顾戎霆转头,墨色的眸子看着秦管家,他已经知道的事情,不需要再重复。

  “你让我查的那个姑娘,我也查到了……是陈家的。”

  原来是陈家送来的女人,求资不成,竟然玩这样的手段。

  陈家近几年生意越做越差,顾戎霆这几个月已经收到过好多次陈氏总裁陈振邦的饭局邀请了,希望顾氏集团能伸出援手,投资两千万,帮陈家渡过难关。

  两千万是不多,但顾氏又不是善堂?非亲非故,为何要伸出援手?

  “不过……”

  “嗯?”

  秦管家拿着一份资料递给顾戎霆,“这姑娘竟然是陈家的大女儿诶,我以为他们会送二女儿来呢,毕竟人人都知道,陈振邦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二女儿了,这种好事情竟然让家里最不受待见的大女儿来?”

  “好事?”

  顾戎霆的太阳穴在颤抖,“秦玥,你是不是皮痒了?”

  是的,这羽安城谁不知道,陈氏集团总裁陈振邦,最疼爱的是自己的二女儿陈羽瑶,至于大女儿陈羽璇,不过就是个私生女,是陈振邦在外头和别的女人生的!是个野种罢了!哪能和陈羽瑶相比?

  可不是现在的原配夫人,遥城最大的电商企业集团,当时魏家老太爷最疼爱的嫡出大小姐魏欣生的。

  陈羽璇刚回到家,迎面而来的便是陈振邦怒气冲冲的脸庞,“你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了,您还不清楚?”陈羽璇瞥了一眼陈振邦,觉得真恶心,这就是她爹啊!她的亲爹!还有脸问她去哪了?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陈羽璇的身上,“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事,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乔公子等了你多久?嫁给他怎么就委屈你了?”

  “怎么不委屈?乔世喜脑子有问题,你不知道吗?”陈羽璇捂着脸,娇俏白皙的脸庞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现在陈氏危机,就缺乔家那两千万的资金来周转了,你嫁给乔公子,就能帮陈氏度过难关,你是我陈振邦的女儿,这是你的责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