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妒火

“爸爸,你真的不考虑帮景家吗?”

苏晚落好不容易等到苏华安应酬间的一点空隙,立即冲上前恳求着问道。

苏华安只瞥了一眼苏晚落,眼里尽是嫌恶,又碍着宾客众多不好发作。

陪在一旁的夫人孟秀琴很是有眼色,招呼了客人之后假装亲昵挽着苏晚落到一边。

“苏晚落,你想用我们苏家的钱去贴景家,跟跟**一样这么下贱!”孟秀琴冷嗤道。

“那你算什么?做小三破坏人的家庭,别人的贱是学出来的,你是天生的吧!”

苏晚落可以容忍孟秀琴平时欺辱自己,但是妈妈林婼华却是她的底线。

苏华安原本只是一个小职员,但是娶了林婼华后便从此步步青云,直到继其父林晟的公司。

但是苏华安不但不知道感恩,甚至在婚后出轨孟秀琴,生下了比苏晚落还要大三岁的苏樱宁。

林晟死后,便明目张胆地把苏樱宁接到家里来。

林婼华抑郁症自杀后不到一个月,孟秀琴风光进门...

“你!”

孟秀琴左右看了看,顾忌场合,暂且忍了下来

苏晚落随即甩开孟秀琴扼制着自己的手,走向苏华安。

另一旁的苏樱宁正和自己的小姐妹炫耀自己的包包,以前的贫苦日子过多了,回到苏家后的她身边永远少不了奢侈品傍身。

也正因如此,她对从小在苏家长大的苏晚落格外嫉恨。

孟秀琴上位后,她就极力打压苏晚落,让外人都知道苏家只有她一个大小姐。

见苏晚落出现在酒会上,她早已心生不满。

“苏晚落,谁准你过来的!”苏樱宁挡在苏晚落的前面,恶狠狠地说道。

“苏家的酒会,我为什么不能来?”

苏晚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完便要越过苏樱宁。

“真好笑,你问问酒会有谁知道你是苏家的小姐?”

苏樱宁嗤笑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高脚杯故作优雅地抿了一口,眼神看着苏晚落尽是轻蔑。

“苏总,那位小姐是您女儿吗?真是美若天仙呀!”一个带着外地口音的富商举着酒杯对苏华安问道。

“哪..哪位?”

苏华安随着富商目光所及,

“是那位穿着蓝色裙子的小姐,我听闻苏总女二貌美如花,果然不一般!”

富商的声音比较大,周围的客人闻言纷纷望向苏晚落,疑惑,惊艳,赞叹。

苏樱宁听着宾客的窃窃私语,尽是对苏晚落的夸赞。

而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却无人赞赏,一直积郁,便顾不了一直端着的富家千金范,怒气冲冲地离开酒会。

孟秀琴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沉不住气,赶忙跟上去劝着。

富商见情况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便连忙赔不是。

“苏总,难道是我认错人了?真是……不好意思!”

“咳...这是我的小女儿。”

苏华摆手示意没关系。

说完眼睛深邃地望了苏晚落一眼,他这些年忙于工作,很少回家,对于一直在校的小女儿亦是忽视不管。

却没想到不知不觉中苏晚落已经出落得如此清丽动人。

看着苏晚落清丽无暇的鹅蛋脸,苏华安想着如果凭此多加利用,倒不失为一桩好买卖。

那么跟景家的婚约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洗手间里,苏樱宁正大发脾气。

“一个捯饬药材的小破老板,乱拍马屁也这么没眼色!苏晚落那个穷酸样哪里像个千金小姐!”

苏樱宁烦躁地一把扯掉胸前的项链。

苏晚落不仅抢了她的风头,还让她当众失态,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端庄形象毁于一旦!

“现在知道后悔了?我看你要是没有我,一定会被那个小贱人踩在脚底下。”

孟秀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不会放过她!”

苏樱宁要强的性子自然受不了母亲这样的奚落。

“那个小老板不是夸她美吗?不如就成全他好了。”

孟秀琴整理着发髻,漫不经心地扔下一句话便离开了洗手间。

苏樱宁怔恁地站在原地,直到完全体会到孟秀琴的意思。

苏华安虽然没有答应苏晚落的请求,但对她也不似刚才那般嫌恶,只让她去休息室等自己。

苏晚落坐在休息室中的沙发上,闻着里面的熏香,渐渐昏睡过去。

半梦半醒,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

“怎么?你不敢了?”

“万一苏总追究...”

“放心,苏华安好面子不会把事情闹大的,没准还能把美人嫁给你。”

“好!大不了再也不来l市,也值了!”

男人暗黄的眼眸兴奋地流连在床上的美人身上。

苏晚落努力睁开眼想要清醒的时候,只觉得虎口被强行捏住,被迫张开嘴。

富商将药丸稀释在水中,强行让苏晚落喝下。

“咳咳咳...”

苏晚落醒来,见到眼前目光猥琐地看着自己的,正是酒会上夸她的富商。

“你...你想干什么?”苏晚落赶紧起身防备地看着富商。

“你待会就知道了?你躲吧,待会药效发作我还看你会不会躲!”

富商眯着眼睛打量着苏晚落,露出极其猥琐的笑容,看得苏晚落一阵作呕。

但是他刚刚说什么,药?会是什么药?

这样想着,苏晚落突然感觉到身体里升腾出一股**。

富商见苏晚落面色潮红,越发兴奋,随即向苏晚落扑过去。

“啊!”

苏晚落吓得大叫一声,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向富商的脑门,在其晕头转向之际,开门逃出。

苏晚落跑出房间时,随着身体里不断涌出的**感,意识渐渐模糊。

最后凭着仅剩的一点意识跑进电梯,随意按下一个楼层,便浑身瘫软倚在电梯角落。

电梯打开

苏晚落微睁着眼睛,只见一张俊逸绝伦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天堂,叫老四过来,马上!”

秦衍俊脸上布满了薄汗,宛如隐忍的狮王,在绝境中找到生机。

电梯门打开,遥控着轮椅刚进电梯,眼前的场景使他呼吸一滞,俊逸的眉眼便微微蹙起。

一个极其貌美的女人,倚在电梯角落。

长发散发着,纯洁又妩媚。

仔细一看,却见她微眯着眼睛,有些神志不清。

又咬着粉唇,似乎在隐忍什么......

宝蓝色的长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跟自己一样被下了药?

秦衍刚这样想着,突然身前一软,女人直接扑坐在他身上。

发烫的胳膊触及轮椅的边缘,冰凉的触感是她发出舒服的叹息。

“帮我..帮我...”

苏晚落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觉得自己抱着这个身子格外舒服,紧紧地搂住秦衍不放。

秦衍即使被下了药,但刚刚在房间被那么多女人围着,他身体尽管火烧火燎,但是心理上还是格外厌恶恶心。

然而却被眼前这个女人撩拨得有些不耐,手情不自禁地抚上苏晚落的芊芊细腰。

得到回应的苏晚落更是不断的身体送进秦衍的怀里,渴望得到救赎。

“这是你玩的火!记住了!”

低沉且富有磁性的沙哑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

没有再犹豫,秦衍将苏晚落打横抱在双膝上,毫不犹豫地按前往顶层的电梯。

带着怀里的女人来到自己的专属套房。

一路上,他浅浅地意识到,自己此刻除了欲望,还有几分悸动。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