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晚跟你上床的女人是我

入夜。

锦城五星级大酒店宴会厅里,灼灼生辉的水晶灯下,到处一片举杯对盏,谈笑风生的场景。

而沈婠婠就端着杯子站在这些人当中,她今晚穿着一席黑色的礼服,与过往张扬的风格截然不同。

她的目光注视着人群中某个西装革履的身影,那人穿着一身高定西装站在人群中,仿佛鹤立鸡群般的存在,腕间的名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举手投足无一不透着矜贵的气质。

这个男人就是今晚沈婠婠要找的人,萧禀川,锦城赫赫有名的人物,现任云港集团的执行总裁。

沈婠婠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而后径直走了过去打招呼:“嗨,萧总……”

一行人转过头来,男人看到她,有些惊讶:“沈小姐,有何贵干?”

沈婠婠冲他妩媚一笑道:“有点私事想找萧总谈一谈,这里人太多,不知道萧总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话说的有些引人遐想,旁边有人打趣道:“萧总,艳福不浅啊。”

萧禀川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女人,锦城上流社会这段日子都传遍了,暴发户沈正国被自己的养大的养子封远泽反咬了一口,而眼前这位沈正国的亲女儿便四处求人帮忙想要扳倒那个养子,夺回公司,正所谓,窝里斗的好戏码。

萧禀川不认为眼前这个大小姐来找他是什么好事,但是却还是给了她机会。

两人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前一后来到了阳台上。

萧禀川看了看时间,对着面前的女人道:“沈小姐,五分钟,把你想要说的话说完。”

沈婠婠拽紧手指,努力镇定下来,看着他开口道:“萧总还记得,两天前克里斯蒂酒店的8888总统套房吗?”

男人听到这,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那是他此生唯一一次的耻辱,被人设计下药跟一个陌生女人***。

沈婠婠接着道:“萧总,不瞒你说,那晚跟你上床的那个女人就是我。”

萧禀川目光一凝,没想到他找了那么久的女人居然就是她?他花了那么多人力都没找到……

他眯起眼睛重新审视眼前的女人来,“沈小姐真是有孝心啊,为了帮助父亲不惜这样牺牲自己,可是你以为这样做就能让我帮你吗?”

沈婠婠声音轻轻的:“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可是萧总还记得吗?你那晚没做措施,你说我会不会因此怀孕?”

萧禀川抿唇看着她,眼底升腾起一抹十分明显的厌恶神色:“怎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沈婠婠惶恐:“不敢,我知道以萧总的本事,即使我怀孕了,你

也有办法处理,不过我在过来时,特意给了一份文件给我的保镖,那份文件里写了我如何跟萧总发生关系,以及咱们俩的床照,而只要我在九点之前没出去,他就会让人把文件送给萧老太太,届时……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相信萧总应该明白。”

萧禀川笑了出来,然而眼神却沾上一层寒冰,他俯身凑近她低声道:“知道吗?你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敢这么威胁我的女人。”

沈婠婠站在那里,努力佯装镇定道:“我也是走投无路,还请萧总见谅,只要萧总肯帮我夺回公司,我保证不会给您找麻烦。”

萧禀川看着眼前的女人,他怎么会以为她只如外界说的那样是一个花瓶。这个女人,呵!真是好心计啊。

“明天早上,来云港大厦找我。”扔下这句话,萧禀川就转身离开了。

沈婠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直都处于紧绷的她这才放松下来,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总算是成功了。

这个男人城府太深,如非迫不得已,她真不想过来找他。

目的达到,接下来宴会那边沈婠婠也不打算回去了,她直接走楼道出了酒店。

酒店广场喷泉旁边,一辆黑色的奥迪静静停在那里。

沈婠婠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

驾驶座的保镖阿进转过头来询问:“大小姐,怎么样了?”

沈婠婠点头,把高跟鞋脱下来扔到一旁:“成功了,回家吧!”

阿进透过后视镜看着她问道:“大小姐,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吗?”

沈婠婠收敛笑意,苦笑道:“我已经做了选择,而且阿进你知道的,我再不努力,公司真的就要被封远泽夺走了,我不能让他夺过去。”

阿进闻言沉默了,透过后视镜望向后座的女人,只见她精致妆容下是一脸疲惫的神情,从她父亲垮下来以后,都是她一直在扛着在,没有人帮她,这阵子他陪在她身边见证太多……

奥迪轻轻发动,驶离了酒店。

浅水湾别墅。

阿进将车子停下来。

后座的沈婠婠睁开眼睛:“到家了吗?”

阿进没回答她,只是目光炯炯盯着窗外不远处,停在门口那里的车子。

沈婠婠顺着他视线看过去,也看到了那辆车子。

阿进对她道:“我下去让他离开。”

沈婠婠制止他:“不用,你先进去吧!”说完她下了车子,朝那边走过去。

劳斯莱斯车子上的男人见到沈婠婠缓缓走了过来,也下了车子。

一身黑色西装,冷漠倨傲的神情,此人正是封远泽,沈婠婠曾经有多爱这个男人,如今,她心里就有多恨他。

沈婠婠走近了,盯着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唇角扬起:“什么风居然把封总您吹来了?”

男人深邃的眼神看着她:“听说,你今晚上去找了云港集团总裁萧禀川?”

沈婠婠笑了笑:“你消息蛮灵通的?怎么,封远泽,害怕了?”

封远泽抿唇睨着她,“沈婠婠,在我这里受的教训还不够吗?居然还跑去找萧禀川?你跟这种人来往?也不怕到时候被他算计的渣都不剩。”

沈婠婠讥诮道:“哈,一个夺走我家公司将它据为己有,让我一无所有的人居然来提醒我要提防另一个人?这大概是本世纪最搞笑的笑话了吧?”

封远泽凝眉道:“我说过,只要你把股份交出来,我可以保证让你衣食无忧。”

“你休想。”沈婠婠目光冷冽看着他:“封远泽,这辈子,我都不会把股份给你。”

股份是父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她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给他的。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