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是谁?

酒店顶楼的豪华vvip房间前,保镖正在漫不经心的吸烟,似乎笃定了这个地方不会发生危险。

然而,房间的阳台上,却跳进一个娇小的身影。

落地的姿势很小心,光着脚,地上又是地毯,几乎没发出声音。

保镖们一无所觉。

秦艽在原地维持落地的姿势等了几秒,确定没人发现,这才起身……

脚下却一软,脑袋也昏昏沉沉起来。

“草,这些人渣竟然下药。”她毫不犹豫的在大腿上掐了一把以保持清醒,然后悄悄打开了阳台的门。

一进门,一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面而来,还有哗哗的水声。

她循声望去,只见半透明的浴室里,站着一个宽肩窄腰的男人,身高最少一米八,一双长腿更是瞩目。

此时,他正拿了旁边的浴巾,往身上裹。

秦艽淡定的别开眼,环视一圈。然后趴在地上,就势一滚,正好滚入床底。

恰好,浴室的门被推开,在门口顿了两秒,男人往床边走来。

一步一步,步伐沉稳。

从秦艽的方向看,恰好能看到男人小腿上的肌肉,贲发着,配合着步伐,像是催眠的钟摆。

她索性一直掐着大腿,好让自己保持清醒。

危机四伏,现在绝对不能睡着。

男人在床前停下,似乎是没发现房间的异常。

秦艽轻轻松了口气,闭着眼睛松开了大腿上的肉。

然而下一刻,她只觉得自己的脖颈被掐住,整个人被一只大手从床底下拖了出来,然后甩在了墙上。

娇小的身子撞到墙上,可想而知有多痛。也正是由于这疼痛,让秦艽终于清醒了。

入眼处,是坚硬的胸膛,她抬头,是一张好看到过分的脸。

皮肤光滑白皙,剑眉星目,轮廓分明,眼神中有些微的诧异:“你是谁?”

声音也是好听到爆,低沉又有磁性,秦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见状,萧以恒脸上疑云更重。

他几乎是刚出浴室,就察觉到屋里有人,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

原本以为,这是今晚设宴接待他的堂兄塞给他的女人,不费吃灰之力,就将床底的人揪了出来,可是却没想到,闯入这层层保护的房间的人,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他一只手就能掐死的小姑娘。

眼神单纯,骨骼不佳,身材瘦小……

无论哪一样,都不像是训练有素专门勾引男人的女性商业间谍。

不过,能闯入他的房间,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能光看相貌评定她的能力。

秦艽感觉到他眼中的杀机,扯出一个单纯的笑:“这位大哥,我没恶意,你能不能先把放在我脖子上的手拿开,这样我们也好讲话不是?”

萧以恒不为所动:“你先说,你是谁?”

一看就不好惹,秦艽放弃了套近乎,轻轻叹口气,她垂下眼眸,低声道:“我是被朋友骗进来的,他们想将我拍卖,我不得已才躲到你房间来的。”

萧以恒对着这张可怜巴巴的脸,脑海中忽然有了印象。

在楼下时,他的确见过这张脸。那时她被捆着,站在舞台上面任别人挑选。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扯过旁边的毛巾,将女人的双手绑住。

拿过手机,对着女人的脸拍了一张。

闪光灯忘了关,又是近距离拍摄,秦艽的眼睛差点被闪瞎,看着男人拿着手机往外走,她着急道:“喂,你干嘛?”

萧以恒没回答,往往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却是最致命的。

秦艽见他已经走到门口,顿时急了。

好不容易从那群人渣手里逃出来,现在要是暴露了,被抓回去,那就只能任人鱼肉了。

情急之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将手上的毛巾挣开,从后面抱住了萧以恒的腰。

男人的腰摸起来比看起来更加的有手感,肌肉紧致,没有一丝赘肉,引得秦艽还想再摸两把。

可惜下一刻,她就被反杀,整个人被男人钉在床上。

萧以恒眯着眼睛,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身下的女人。

秦艽眼睛转了转,忽然抱住男人的脖颈往下拉:“先生,求你了,别把我交出去。”

柔弱无骨的手臂从男人的脖颈滑到脊椎,声音又娇又甜。

不得不说,女人的脸十分具有迷惑性,一向自制力超高的萧以恒有一瞬间的晃神。

尤其是,她身上还遗留着迷惑人心的药物!

为了自茬枕席,先给自己下药?

她就不怕他直接把人扔给其他男人享用吗?

萧重山这次找来的女人还挺专业啊!

或者,是竞争对手塞进来的?

就在萧以恒闪神的这一瞬间,秦艽反客为主,用尽全力翻身将对方压在身下。

然后十分大胆的扯掉了萧以恒腰间的浴巾,里面空无一物。

秦艽趁着这个时间,迅速跳下床,就要往阳台跑。

然而,秦艽的速度快,萧以恒的速度更快。他一手扯过浴巾遮住前方,另一只手拉住了秦艽的裙角。

‘嗤’的一声,长裙顿时变成了只到大腿根的短裙。

秦艽被绊了一下,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

外面的保镖终于听到了屋里的反常,急促的敲门:“萧总?”

萧以恒将浴巾打结,然后掐住了秦艽的脖颈:“没事儿,先别进来。”

外面没了声音,萧以恒将视线转移到地上的女人身上。

刚才的拉扯,让她胸前也裂开了一个口子,露出大片雪白,底下也是岌岌可危,他甚至能看到她黑色的底裤。

他冷笑一声,空着的手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摸索。

秦艽第一次被人这样,她气的小脸通红,差点就要破口大骂。

但是现在的形势不容乐观,她只能压下心中的火气,可怜兮兮的求饶:“先生,我刚才什么也没看到,我就是太害怕了,求您了,放我走吧。”

男人的手顺着大腿摸上来,她的尾椎迅速的升腾起一股痒,差点轻哼出口。

萧以恒饶有兴趣的盯着女人红彤彤的小脸,故意放慢了动作。

摸完,没有摸到任何的物件,他挑眉,直截了当的问:“谁让你来的?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引诱我?一千万还是一个亿?”

啥?

秦艽愣了一下。

“先生,我真的是被人骗进来的,差点被当成猎物卖出去,求您了,大人有大量,放我走吧。”

嘴巴还挺硬!萧以恒冷笑一声,扯过床单,将秦艽五花大绑。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