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轿被拦

天晴云朗,喜事当头。

数十里红妆,跟在花轿后招摇过市,沿路百姓见着这盛大的婚礼,心中唏嘘时,却不免笑出了声。

迎亲队伍前头,棕色骏马上一袭亮色锦袍的男子,年过四十,眼角眉间的已现褶子,慈祥和蔼。

“这不是左相啊。”

“听说只是左相府的管家,这要不是皇上赐婚,谁会娶云家恶女。”

“奸臣娶恶女,真真是祸害到一家了。”说话之人哄然大笑。

……

窃笑声与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在花轿两侧的奴婢气愤地跺跺脚,却无可奈何。

“小姐好歹也云相嫡女,顾相如此做,实在太过分了。”左侧脸蛋圆圆的奴婢秋月气愤难当的指责。

右侧瓜子脸的奴婢春花则担忧地望了眼花轿,出言安慰,“小姐,您别伤心。”

乐鼓声声,花轿摇晃,摇得人犯困,而吵闹的声音却让人无法休息,这让云浅凉心情差到了极点。

云浅凉扯下碍事的红盖头,用手帕擦擦手里捧着的平安果,凑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

嘴上涂抹均匀的口脂印在平安果上,她不甚在意的擦擦,继续啃咬,压根没在意落轿后没有平安果该如何交代。

成亲当日,接亲的是新郎府内的管家,从城北的云相府一路走大道到着城南的顾相府,早已脸面丢尽。

区区平安果,在意作甚?

沿路店铺,站满了看戏的人,嘲笑着这场婚礼,难听直言不绝于耳。

摇晃的花轿忽然停住,云浅凉欲掀骄帘查看一番,就听右侧传来奴婢春花的声音。

“小姐,安平郡主的轿撵堵住了去路。”

向思虞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毛发光泽柔顺,双目烁厉,一看就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

她打马而来,骄纵地扬起马鞭,超着空气甩了甩,好似抽在了云浅凉身上一样,心情愉悦的说道:“本郡主要进宫见太后,你们赶紧让开。”

“安平郡主,这花轿不可退啊。”顾府的管家已经下马,恭敬地回复。

向思虞也不为难顾府的人,骑着越过前面迎亲的队伍,所过之时喜乐顿时停了,不知所措。

向思虞靠近花轿趾高气扬的对花轿里的人威胁道:“云大小姐,本郡主是进宫见太后,要是耽误了你可担待不起,识相的你就让人退到上一个路口。”

云浅凉细嚼慢咽的将平安果咽下,用手帕擦了擦手后,方才不急不缓的开口。

“安平郡主说得是。”花轿内传出带笑的轻灵之声,如空谷里回荡着的百雀鸟的悦耳叫声,带着丝丝的笑意,“只是,从云相府到顾相府这是必经此路,而我与顾相今日大婚乃皇上亲定的日子,安平郡主想来定是知晓。如此一来,着急的郡主该走靖安街最快,为何走远些的庆祥街,我看是你太不把太后放在眼里了。”

搬出太后来压人?

这搁平日云浅凉让让无所谓,省得惹身麻烦,可今日大婚,本就够让人笑话了,她这一退万一再耽误了吉时,指不定左相那个奸臣怎么给她难堪呢。

外头的人不禁愣住,云浅凉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恶女,不学无术,不通情理,俗称没脑子,这番反驳却说的合情合理,出乎意料。

顾府管家跟在向思虞后面,听着这番言论不仅怀疑花轿里面坐着的人,是不是右相府的大小姐云浅凉?

向思虞更是怀疑,举起手里的马鞭就朝花轿甩去,然而还未碰到轿帘就被横空出现的剑拦下,紧接着看热闹的百姓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见一男子骑马从顾相府方向而来,一名年轻男子身穿藏青色锦衣骑在黑马上,那男子剑眉凤目,鼻正唇薄,只是此刻望向马车的眼角微微上挑,双唇轻抿,似笑非笑,那浓眉下黑色眼眸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如此儒雅中带着邪魅、俊美中带着神秘的模样,让街上路过的姑娘们纷纷红了脸,有些胆大的更是直盯着他卓尔不凡的英姿,一时收不回自己的目光。

“安平郡主是想当街对本相未过门的妻子行凶?”顾无尘骑马上前,冷眼看着骄横找事的女子,眼中一丝情绪都不带,出口之音更是冷的让人寒心。

向思虞悻悻地收了马鞭,看向顾无尘的双目含着深情,但她并未表露得过于明显,身为郡主她有着自己的骄傲。

“我要进宫见太后,烦请顾相让迎亲的队伍让一让。”向思虞平静地道明缘由,间接解释她的行径非无理取闹。

向思虞之所以敢当街拦花轿,如此不敬也是知晓这门婚事是皇上硬塞的,顾无尘未去迎亲表面了他的态度,所以她才敢拦花轿,有意耽误吉时。

顾无尘仿若未闻,对刚才出手阻拦的侍卫交代。

“顾三,将云大小姐安全护送到府内。”说罢,他如来时那般离去,完全没有亲自迎亲的打算。

向思虞脸都气青了,安全护送四字如同做实他所说之罪一般。

云浅凉啃着平安果,听着顾无尘那薄情的话,心中痛快之余,亦有几分忧心,她所嫁之人非善茬,不知借尸还魂性格有变是否会惹来麻烦,入顾相府后定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招惹那个男人。

拦花轿一事在顾无尘的三言两语下解决,喜乐再次响起,匆匆离开庆祥街,赶在吉时前到达顾相府。

顾相府门前,亦是聚集了不少看戏的百姓。

府内小厮奴婢已然在门前列队迎接,可唯独不见新郎官。

大红花轿在顾相府门前落下,喜娘不见新郎身影,上前询问顾府管家。

“顾管家,按理说新郎官得踢轿门,新娘子才能下轿,顾相不在,这谁来踢花轿?”喜娘着急的眉眼间藏着一抹看好戏的笑意。

她是云相府秦夫人请来的喜娘,本有意让人看云浅凉的笑话,办事未必尽心。

“顾三,你来。”顾管家对同行的侍卫说道。

喜娘为难的站在花轿旁,却未多言。

闻言,花轿内的云浅凉赶紧将红盖头盖上,端正坐好。

云浅凉刚将红盖头理好,有人踢动轿帘,出腿利落,脚风拂动眼前红帕。

“新郎踢轿门,新娘下轿。”喜娘高喊一声,跨过轿栏,掀开轿帘,将新娘子扶出来。

出了花轿,喜娘才发现云浅凉手里捧着的平安果不见了,回头去给她找,却见花轿里放着一个啃得干净的果核。

跨火盆,踩碎瓦。

进门后脚踏红毯,不沾地面。

步入正堂,上座空无一人,堂内依旧不见新郎官身影。

喜娘将云浅凉扶至该站的位置后,退到了旁侧,中央位置徒留云浅凉一人,一袭如火嫁衣,却衬出她的寂寥与落寞。

正堂外观礼的宾客,窃窃私语,没了喜乐声遮掩,耳朵灵敏之人轻易便可听清。

而在这时,相府一个小厮抱着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步入正堂,将公鸡放在了云浅凉腿边,赶紧匆匆退下。

公鸡双脚被红绳绑住,无法站立而“喔喔喔”的乱叫,响亮的声音中气十足。

只听主持婚礼的人适时扬声。

“一拜天地。”

观礼的官员哄堂大笑,女眷们亦是掩嘴偷笑。

这简直是最荒唐的婚事。

云浅凉笔挺的站着,微微垂头侧目,盯着那只扑腾着要逃的公鸡,心态有点崩了。

自幼伺候云浅凉的春花、秋月气恼得不行,见云浅凉一动未动的站着,真真是急红了眼。

然而,众人期待的大闹婚礼,临时悔婚的场面没有发生。

云浅凉虽未于公鸡拜堂,但在礼官宣布送入洞房后,她安分地接过别人递来的红绸,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步步稳健地离开。

红绸高挂,喜果洒在大红喜被上。

云浅凉在床榻边缘坐下,无人说话,只听见领她进来的人井然有序的走远声,以及关门声。

云浅凉长呼一口气,抬手将红盖头扯下,随手扔在地上。

“小姐,盖头是要新郎来掀的。”秋月赶紧上前捡起红盖头,准备重新给云浅凉盖上。

云浅凉摆摆手,“指望着那过堂夫来掀,我大概得一辈子躲在盖头下过日子了。”

“小姐,顾相太过分了,居然在百官面前让您下不来台,要知道您…您可是…”说着春花红红的眼眶有泪珠滚滚掉落,她侧过身想擦掉,却没有任何用。

“不准哭!”云浅凉沉声道。

这会外面的人巴不得她在新房内哭成泪人,甚至是像上次被瑾王拒婚那般,扯一根白绫往梁上一抛,两腿一蹬,喜事变丧事。

倘若她真这么做了,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

“小姐,您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秋月亦是带着哭腔。

谁人不知,云浅凉自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生母去世后,父亲扶秦氏上位,原以为秦氏会待她刻薄,谁知秦氏娇惯得更厉害,恨不得把人给捧上天了,反倒是对亲生女儿严苛得很。

云浅凉嚣张跋扈的性子,多半时这位嫡母的骄纵而来。

“哭个鬼,有本事他让小厮来替他洞房,看谁没脸。”云浅凉不以为然,就见她眼珠一转,狡猾的勾起唇瓣,道:“秋月,让管家把我相公送来。”

“小姐,拜堂时奴婢跟相府的小厮打听过来,顾相压根不在府上。”秋月皱眉。

“我说的是那只鸡。”云浅凉随手拿起大红喜被上的桂圆,手指一用力,薄薄的壳碎开,她取出里面的果肉扔嘴里,催促道:“赶紧去。”

秋月三步一回头的往门口走去,期望着主子反悔将她叫回。

结果她走出了喜房,主子剥桂圆吃得正开心,她只好去找顾管家要那只拜堂公鸡。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