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血的穿越

活见鬼了!

  易小乔一觉醒来居然穿越了!

  穿到哪不好,偏偏穿越到一本她正在看的书里,还能再狗血点吗?

  现实很快告诉了她,能!

  “我的伤已经好了,你随我一起回去吧。”英俊挺拔的大反派,穿着明晃晃的铠甲,向她伸出了手。

  跟他回去?

  易小乔抖了个激灵,回忆起他在书里的形象:穆易安,好色嗜酒,为人冷冽,擅打仗,杀人如麻,为了衬托男主的光辉形象,无恶不作,绝对是书中占第一的反派人物,舍我其谁的那种!

  她要是跟他回去,那不是脑抽就是疯了!

  一声唿哨把易小乔拉回了现实,一匹枣红马不知道从哪奔了出来,正无耻的在穆易安的面前卖萌,拱拱他的手掌,舔舔他的手心,和他相当亲昵。

  “我已经没事,这些日子苦了你了。”穆易安抚摸着枣红马的鬃毛,居然出奇的温柔,和刚刚跟她说话的模样大相径庭。

  苦了马了?明明受苦的人是她!

  为了给他治伤,上山采药,下河摸鱼,草丛里抓猎物,还差点被蛇咬,关键是辛辛苦苦的救活了他,他告诉自己,他姓穆,名易安。

  穆易安!

  我去你的大反派!

  穆易安纵身一跃翻身上马,对着易小乔伸出了手:“这山里多野兽,你和我一起回城吧。”

  “不用了吧,我自己也能好好的活着,我觉得我一个人还挺好的。”易小乔讪讪的笑,低着脑袋踢着脚下的小石头,连看都不敢看他。

  穆易安的眼里多了几分嘲讽:“你确定?”

  确定……

  她真的不确定,初来贵地,她连怎么生火都不知道,更别说打猎物,钓鱼,采菌菇,做饭,如果不是穆易安带伤教她,说不定她早饿死了。

  可是跟他回去……

  “你想让我跟你回去也行,但是有一样,到了城里,你一定要放我走。”

  易小乔没记错的话,他家里有五个**,三个是被他抢过来的,而且这人很好色,入宫参加个宫宴都能对宫女上下其手,自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易小乔过得战战兢兢,就怕某个人一时兴起把她也顺带办了。

  穆易安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很怪,像是看**,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好,我放你走。”当然放她的前提是看自己的心情。

  易小乔松了一口气。

  枣红马呼噜一声冲她打了个响鼻,不知道怎么了,易小乔居然觉得这马像是在鄙视她?

  错觉吧?

  一定是错觉!

  易小乔鼓起勇气抓住了穆易安的手,他常年用剑,手掌长了厚茧,虽然粗糙,但是温暖而有力,微微用力,易小乔就像是飞了一样跳上了马,坐在他身后。

  枣红马日行八百里,速度极快,穿梭在崇山峻岭之间,恍如一道闪电。

  也不知道是见到了主人高兴,还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这枣红马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发足狂奔,甚至好几次跃过山崖。

  穆易安不止不阻拦它,反倒不断的催马扬鞭,自是潇洒恣意。

  可怜了易小乔,吓的连连尖叫,抱着他不敢放手,生怕自己被甩下去。

  等到了边城,易小乔像是连坐了半天新手司机开的车,脑袋已经晕的要不得了,差点把胃酸都吐出来……

  “看来,你这情况是走不掉了。”穆易安语气里满是担忧,唇角却有自信笑意一闪而逝。

  枣红马打了个响鼻,一声长嘶,显然相当兴奋。

  她知道了,这马不是看到了主人高兴,这马是在跟她作对!

  易小乔指着枣红马,话还没出口,哇的一声吐了一地,随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她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已经躺在了床上,床边挂着洁白的纱帐,隐约能看到室内的景色。

  红木的桌椅,桌上的铜镜,古色古香,韵味十足。

  桌上燃着一炉熏香,不太浓烈,但是闻着神清气爽。

  易小乔扶着床铺坐起来,身体像是散了架一样,酸疼酸疼的,尤其是屁股疼的发麻简直不是自己的。

  她伸手揉了揉,只觉一阵阵的疼。

  门吱呀一声开了,易小乔连忙正襟危坐。

  一个着粉红衫子的姑娘打起了纱帐,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俏生生的道:“姑娘,您醒了。”

  “嗯,我这是在哪啊?”

  粉红姑娘掀开纱帐挂上,转身去端水:“这里是将军府,您是跟咱们将军一起回来的。”

  将军?穆易安!

  易小乔浑身一冷,恍如坠入冰窖,下意识的问:“他为什么带我来这?”

  “姑娘回来的时候已经晕了,不来这,姑娘想去哪啊?”

  晕了?

  对了,那匹混账枣红马,跟疯了似的跑那么快,简直就是要颠死她,还有穆易安不断的催马,跑那么快,他是故意的吧!

  粉红姑娘拧了帕子给她:“姑娘擦擦脸吧,您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再不醒啊,将军都要给您找大夫了。”

  是找大夫还是准备后事?别以为她易小乔不知道,穆易安那种人怎么可能好心的给她找大夫,他不恩将仇报,她都要谢天谢地了!

  接过这姑娘递上来的帕子,易小乔心情复杂的擦了擦自己的小脸,问:“我能走了吗?”

  粉红姑娘眉头一挑:“走?您走去哪?将军说没有他的命令您哪也不能去。”

  “凭什么!”说好了放她走的,凭什么不让她走!

  “这是将军的命令,军令如山。”

  军令……你个大爷!

  这个穆易安果真不怀好意,在山里偷看她洗澡就罢了,还言而无信,不行,她必须想办法逃跑,不能就这样被困在这,万一那家伙忽然性起再对自己下手,自己不是逃都逃不掉了!

  她不会傻到认为这个时代的男人有什么男女平等的思想,被占了便宜,自己就是人家的私有物品了,可不行!太危险!

  “姑娘,您没事吧?”粉红姑娘疑惑的看着她。

  易小乔生怕她发现什么,连忙笑了笑:“没事,没事,你们将军呢?”

  “将军和另外几位副将在书房议事呢,姑娘您要见将军吗?奴婢可以替您去禀报一声。”

  “不用!”易小乔一摆手:“我就是问问而已,那个……有没有吃的,我饿了。”

  粉红姑娘一拍脑门,笑道:“瞧奴婢这记性,将军早就吩咐了厨房给姑娘准备了吃的,您等等,奴婢这就去给您端来。”

  说完,喜滋滋的走了。

  易小乔瞧她走远了,连忙下了床,随意的把外套往身上一披,趿拉着鞋就往外走。

  小院中夏意盎然,红花绿树花蝴蝶,热闹非凡,易小乔却无心欣赏,只一心想着快点逃出这里。

  当的一声,两把明晃晃的大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站住!”

  易小乔惊悚的站定,左右一瞟,看了看门口的两位壮汉:“那个……我要出去。”

  “将军吩咐了,不许姑娘乱走。”

  什么叫乱走,她这叫逃跑!呸!她最多随便走走。

  “我只是出去看看。”

  “将军吩咐了,如果放走了姑娘,我二人提头来见!”

  易小乔火冒三丈,腹诽:穆易安你个变态,言而无信!

  粉红姑娘端着点心回来,一眼就瞧见易小乔衣衫不整的站在园子门口,立刻慌了神:“我的小姑奶奶……不是,姑娘,还请您回房吧。”

  易小乔眼看自己逃不掉,只能先回了房间。

  粉红姑娘一边给她整理衣服一边笑道:“姑娘,您不用急,等将军议事完了之后会来看您的。”

  谁要他看了?她只想离开这!

  易小乔左思右想,忽然灵光一闪:“对了,你家那几位夫人住在哪啊?我能不能见见?”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