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偷人

“你,你说的话可是当真?我真的可以又拿了钱财,又睡了丞相嫡女?”

老乞丐胆怯的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心下忐忑咽了咽口水,长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别说跟女人睡,就是碰一下都是没有的。

带他来的妇人轻鄙的瞥了他一眼,语带不的道,“你这老货我都领你到院门口 了,还能骗你?”

妇人说着推开院门率先走了进去。

那老乞丐在看到院里的陈旧破败时,心里再次打起了鼓。

眼前的屋子跟整个丞相府格格不入,他有些不信这里会是一个小姐会住的地儿。

当然正是因为如此,倒让他心里生出了些底气。

妇人见他杵在院门口不进来,口气变得更加恶劣,“还不快给我滚进来,完事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着她又道,“总之出了事自有人替你担着,你怕个屁!”

“有大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老乞丐赶忙跟了上去,态度谄媚。

妇人轻哼一声,快步走到院里唯一的一间小屋前,掏出钥匙打**门。

“好好办事,一个时辰之后我再回来。”

老乞丐看着黝黑的屋门,紧张而兴奋的舔了舔唇,“大姐放心,我,我肯定好好干。”

说着他搓了搓干瘪的双手,深吸了口气之后才走了进去。

屋子比院落更加的破败,在京城就算是普通农家的屋子也比这个强,屋里唯一的一个家具便是那张用门板支起靠着东墙的一张小床。

黑暗潮湿的床榻之上蜷缩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女,她的身上着着破旧的并不合身的单衣,冻的瑟瑟发抖。

“好冷~!”

她苍白干涩的唇瓣轻启,无意识的缩着身子,往床上那条同样破旧单薄的被子里钻。

老乞丐走到床边,在在看清了莫惜颜娇好的容貌之后,不由的心潮澎湃起来。

“真是漂亮。”

在看到莫惜颜的瞬间,他的双眼瞬时便红了,心潮澎湃,“啧啧啧,老汉我终于走了回运……”

他兴奋猴急的翻身上床,一双脏黑的大手刚要攀上了少女瘦小的身躯,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翻,嘭的一声重重在摔在床下。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扰我清梦!”

少女猛的坐起身,怒目相向。

只是在看到简陋破裂的房子,以及猥琐肮脏的老乞丐时,她愣住了。

这里不是她的别墅,眼前的这个老东西她也从未见过,这是哪里?

“臭**,居然敢推开老子?”

老乞丐从进屋开始就更加肯定这个少女只是相府里的丫环,而且还是得罪府里贵人的下等丫环。

越想越气,老乞丐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看老子等下不弄死你……”

话还没说完,他便只觉得后颈一痛,瞬时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唔。”少女捂着胸口倒在床上。

这身体太弱了,她才稍动了动便让她险些背过气去。

同时她的头突的疼痛无比,下一秒,属于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她这才知道原主的名字叫做莫惜颜,是丞相府的嫡出小姐。

只是还没等她理清头绪,院外再次传来阵阵杂乱的脚步声,这一次听上去人数不下十人。

他们来的很快,不多时便进了院门,为首的是一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

他走至院里停下,沉着眸子冷言道,“你果然看到有可疑男子闯进沫香院吗?”

虽是问句,但他的话里却只带着怒意,并无半点疑惑。

一妇人上前道,“老爷,千真万确,老奴看的真真的。”

“老爷,还是让人撤了,等送走前院的那些宾客,我们再来……惜颜她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丞相夫人犹豫的开口,语气是一贯的温柔闲雅。

老爷?那便是丞相了?将对话听的一清两楚的莫惜颜一声冷笑,看他那冷情冷脸的模样,也不像是个会帮衬她的样子。

果然,下一秒丞相便冷声道,“既然做的出,就不要怪我狠心。”

说着眸底阴沉的盯着房门,轻哼一声,“开门!”

他的话音刚落,房门便被人嘭的一声从外踹开。

本就摇摇欲坠的房门直接被踹飞,可惜房里不但暗不见五指,就连声音都没有一丝。

丞相夫人眉目温柔的轻叹一声,“这孩子怎么没点灯?万一磕了碰了可如何是好?”

“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又怎么敢点灯?”丞相冷哼一声,“给我掌灯,我倒要看看我的女儿是如何的**!”

“慢着。”丞相夫人轻摇了下头,转身对着管家道,“管家让人散了,这里有李嬷嬷和你也就够了。”

管家并未直接应下,而是看向丞相。

“看我做什么,就按夫人说的做。”

对于丞相来说,自己的夫人沈红琴他一直是带着愧疚的。

虽然现在他再次将她迎娶进门,可他负了她十几年却也是真,可贵的是善良的她不但没有计较,还宽厚的接纳了前妻生的女儿莫惜颜。

可惜这逆女竟一直不拿红琴当母亲不说,还处处忤逆,今天甚至还做下如此丑事。

想到这里,他心头的怒气便更甚几分。

丞相夫人轻轻拉了下丞相的衣袖,对着幽暗的屋里柔声道,“惜颜,我知道你在里头,快些收拾一下点了灯出来吧。”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而后才道,“就算你做错了事也不要怕,老爷总是你亲父会给你留条活路的,而且你放心这里也没有旁人了,你不要害怕。”

这话粗一听确实没什么问题,再加上丞相夫人特有温柔的嗓音,确实会给人一种她关心善良的感觉。

只是话里透出的味道却让莫惜颜品出了一声异样感来,因为在还没看到屋里情形的情况之下,她便十分肯定的认为她现在是需要收拾一下才能出去见人的。

这意味着什么?莫惜颜躺在床上冷哼一声,这便意味着今天的这件事儿跟她脱不开干系。

若是原主今天大概是在劫难逃,但现在换成她?那倒霉的便只能是别人了。

她微凉的目光在晕死过去的乞丐身上轻轻一扫,那乞丐便凭空消失。

下一秒,丞相冷沉的声音便再次响起,“管家掌灯,我倒要看看是谁让这丫头变成如此目无尊长!”

\n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