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药

c市,希特尔酒店,总统套房内。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撒发着明亮的光芒,沐清歌坐在沙发上,一身红火色的性感睡衣勾勒出她妩媚性感的身材,在酒杯中红光的照耀下,显得朦胧却又有着致命的诱惑。

一头波浪的酒红色秀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更加显的她肩部肌肤的白皙水嫩。

沐清歌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晚上十点,时间说晚不晚,说早不早,刚刚好。

今天是她跟男友陆少杰相恋三周年的纪念日。

在过几天他们就订婚了,她想今天将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他。

想到这里,沐清歌微微勾了勾唇,显示着她此刻的好心情。

绝美的小脸上,此刻有着说不出的魅惑。

抬手,拿起茶几上的高脚杯,一口饮下了里面的红酒。

这杯酒里被她下了**的药,是的,她是给自己下了。

在娱乐圈里混了五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

想她娱乐圈第一毒舌傲娇女王,居然怂的连跟自己心爱的男人上床都没有勇气,还要靠药物来壮胆。

说出去,谁信啊!

一口酒饮下,干涩带着辛辣的味道,让她微微眯起了眼,拿起一旁的手机,给陆少杰发了条短信。

“亲爱的,我在希特尔酒店,3024号房,等你。”

她算的时间刚刚好,陆少杰这个时候肯定是在家里,从陆家别墅开车到希尔特只需要十五分钟。

而她喝的酒要半个小时药效才会发作,她有足够的时间,等着他来。

很快,门铃响起。

沐轻歌就知道陆少杰来了。

她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敢,虽然很轻,但是也让她的脸色有些发红。

药效应该没有这么快起效才对啊?

可能是时间短了些,反正少杰已经来了,无所谓了。

她摆摆手,快速的去给陆少杰开门。

“少杰。”看着站在门口,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人,带着一种阳光的味道。

这是她最爱他的地方。

陆少杰看着门口处,一身红色性感睡衣的沐轻歌,眼神有些发直,他跟她谈了三年恋爱,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性感的样子。

“少杰?”见陆少杰发愣的样子,沐轻歌有些好笑,她要的就是个这个结果。

“咳咳……”陆少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跟着沐轻歌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他才发现沐轻歌有些脚步不稳,忙上前去扶她。

凑近才闻到沐轻歌身上淡淡的酒味,和她微烫的肌肤。

“你喝酒了?”

沐轻歌也没有想到这药效来的这么快,而且比那人跟她说的要猛烈的多。

心里将给她药的那个男人祖宗问候了好几遍。

“嗯,不碍事,就是喝了一点。”忍着不把人扑倒的冲动,沐轻歌笑的像只小**。

她今天要表现的乖乖一点。

对,乖一点。

沐轻歌心里不断的这样自我催眠,这样才能不把人吓跑。

“少杰……”

“叮铃铃……”

就在沐轻歌想要进入主题的时候,陆少杰的手机响了。

陆少杰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忍不住瞳孔一缩。

“轻歌,你稍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沐轻歌看着陆少杰匆忙跑到洗手间的身影,微微皱眉。

想起闺蜜跟她说的那句,‘通常男人背着你打电话的时候,十有八九是有了新欢。’

最终忍不住,她还是悄悄跟了上去。

浴室里。

“阿宁,你别哭,跟我说怎么了?”浴室里,陆少杰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

沐轻歌听的心中一凉。

阿宁,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的 名字。

因为那是陆少杰到现在都爱到忘不了的女人,他的初恋。

“阿宁,你别哭,我马上去找你。”

听到陆少杰挂掉电话的声音,沐清歌匆匆回到了沙发上。

看着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第一次她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好想上去就抽他一个嘴巴子,然后质问他,‘凭什么那个女人一个电话,他就可以抛下下她就走?她们这三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委屈吗?痛吗?

此刻,沐轻歌已经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了。

陆少杰因为焦急阿宁的事情,并没有发现沐轻歌此刻的异常。

“轻歌,我有些急事,要先走,你也早点回家。”

说完,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急忙出了房门。

“嘭”的关门声传来,沐轻歌才发现那个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居然就这样走了。

因为一个女人的电话,就这样走了。

拿起桌上的红酒,沐轻歌拼命的喝了起来。

也许现在只有酒才能让她好受一些。

他就这样走了,没有一句解释就这样走了。

呵,她沐轻歌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

沐轻歌怒,“嘭”的一声,将手里的红酒瓶砸到了地板上。

鲜红的酒混杂着玻璃,碎了一地,仿佛此刻她的心一样。

“帝景寒,你给老娘滚过来,你给的老娘什么破药,老娘要吵了你,吵了你。”

对着手机,发泄完心里的愤怒,沐轻歌跪坐在沙发上,咬牙忍着身体里传来的一阵阵足以致命的热浪。

帝景寒听着手里传来的咆哮声,放下电话,快速赶了过去。

五分钟后,总统套房的门再次打开。

帝景寒一身墨色西装,迈着修长的步伐来到沐轻歌身边。

看着地上的酒瓶,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了?”

耳边响起男人低沉性感的嗓音,让沐轻歌机械式的抬头,一张精致的小脸,此刻已经被泪水模糊的妆容也花了,根本就是惨不忍睹。

胡乱拨了一下挡在眼前的头发,沐轻歌才看清楚来人的样子。

“帝景寒。”她哭着喊着他的名字,委屈的像个孩子。

帝景寒冰冷的脸上微微一黑,这个女人每次一这么叫他,就没有什么好事。

果然,下一刻,沐轻歌一把抱住了他强壮的腰,小手还不老实的想要去解他的腰带。

“你干什么?”帝景寒的声音带着温怒。

钳制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此刻他真想,将她丢在这里,不再管她。

“你给我的药,你要负责给我解了。”她抬头看着冰冷脸,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