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没有醉

远离市郊的奢华别墅,兰博基尼的紧急的刹车声响彻空中。

月色照进后排,一个面容姣好的男人坐在那里,脸颊上带着红晕。也许是因为神经紧绷,他脸上的愤怒之色显得更浓厚了些,像是随时都要爆发。

“解决了吗?”紧抿的薄唇微张,传出宛如千年寒冰般的声音。

狭小的车厢中充斥着阴森恐怖的杀气,林暮顿然觉得寒冷至极,忙应声:“已经解决了。”

顿了顿之后,林暮忍不住道:“程总,这药性似乎比我们想象中要强许多,我还是给您叫个女人过来吧。”

“不必。”男人挥了挥手,示意林暮不必麻烦,便下车离开。

酒精的作用让男人眼前有些模糊,加上药力作用,男人也只能勉强稳住自己不摔倒。

男人推门进去,直接朝着浴室的方向走过去,却突然听到一声轻喘。

他犀利的眼眸扑闪出不易被察觉的锐利,床上竟躺着一个女人。

眉头微皱,他撇过头去,却不料那女人伸出手竟勾住他的大腿!

“我…我没有醉……”

他身子一僵,盯着被抓住的大腿,这没有醉?

房中没有开灯,光线有些昏暗,却让女人看上去有了别样的韵味。男人抓住了女人的手臂,反扣在床边,冰冷的唇侵袭而上那粉嫩的红唇。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南诺鸢清醒了些,睁眼却被眼前之人吓了一大跳,忙开口道:“你是谁?你……不要……”可是没等她多说两句,便被男人的唇覆盖上,铺天盖地的吻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南诺鸢条件反射地想要挣脱,奈何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没有办法去挪动那个男人炽热的身躯。

莫名的恐惧在南诺鸢的身体中蔓延,男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南诺鸢更加慌了神,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道:“盛泽,你别碰我,我说过了,我们在一起不过就是一场交易。”

男人像是充耳不闻似的,嘴角上勾起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乖点。”男人俯身在女人耳边道。

南诺鸢彻底被吓坏了,这个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急忙道:“不要……你……”但不论她如何挣扎,男人都稳稳地,让她丝毫无法动弹。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南诺鸢闹腾的身体让男人有些不耐烦。男人皱着眉头,似乎对南诺鸢有些许的不满。

“你再这样下去,就是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南诺鸢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眼泪汪汪地对男人发起了最后通牒。

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滴落在枕头上,化开。

南诺鸢泪眼婆娑的脸庞着实让人怜惜,可男人像是无法自控般锢着南诺鸢的身体。

漫长的黑夜犹如饥肠辘辘的野兽一般,要将她啃食得连骨头都不剩。

她的反抗是那么的无力,像是在给一只猛兽挠痒痒一样,丝毫没有威胁力。她终于停止了毫无意义的挣扎。

她的眼神失去了最后一丝的希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周墨城却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南诺鸢从一开始的无力反抗,到最后因为体力透支昏迷……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