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含恨而生

“妹妹就安心去吧,这一世也算是做了该做的了。”

陈若晴身着皇后礼服居高临下看着陈安歌,眼中满是不屑和嘲讽。她神装的华丽,与此刻浑身鲜血瘫倒在牢房的陈安歌,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陈若晴的“照顾”下,她尝遍了各种刑具,如今要发出一句声音都难,只是那双血眸死死的盯着陈若晴。

她想不通,为了陈若晴能荣登后位,她心甘情愿作为陈家的棋子任由摆布,暗中替陈若晴背下多少肮脏之事,她至死都没有想到,将她推向死路的,竟是她一心意义帮护的!

“你瞪本宫做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残害皇嗣、陷害嫔妃,任凭哪一样,本宫都救不了你。”

陈若晴这话出口,陈安歌的眼眸又瞪大了些,喉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因为愤怒一口血喷出来染红了陈若晴的宫靴。

“你这贱人!”

陈若晴下的后退一步,或许是陈安歌的样子太过吓人,她脸上浮现出惊恐来,立马又上前一步,带血的宫靴狠狠的碾压在陈安歌的脸上,堵住了她死死盯着自己的眸子,心里莫名的心慌。

陈安歌被她碾压的更加血肉淋漓,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只觉得意识慢慢的涣散,而陈若晴此刻却停下折磨她的动作,又是笑又是恨的蹲下去,缓声在她耳边道:“一条狗也想获得皇上的宠爱,你哪里配!”

陈安歌如同鬼魅,几乎看不清她的面容,恍惚间觉得眼前一道金光,却又听得陈若晴带着狠毒的笑在自己耳边道:“可怜你忠心耿耿一生,却不知在你入宫两月之时,你父兄娘亲,就已经死在我父亲手中了吧!”

“啊!”

这话像是利刃,鲜血淋漓的剖开了陈安歌的心脏,让她迸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带着血的眸子瞪得如铜铃一般大,眼白中是赤红的瞳孔,如同厉鬼一般死死盯着陈若晴,缓缓定格。

陈若晴看着她这般死在自己眼前,心里无端的发毛,对上她那双眼睛,后背倏然起了一身冷汗,膝盖忽然软了似得跌倒在地,可陈安歌那双眼睛像是无处不在似得盯着她,无论她逃到哪里,都像是直直盯着她似得。

陈若晴连滚带爬想要逃离此处,可陈安歌的眼睛却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总也逃不出去,天牢中爆发出陈若晴的惨叫。

而陈安歌此刻已经凉透了的身子,那双叫人不敢直视的眼眸之中,却滴出两行血泪来,诡异非常。

。。。。。。

沧溟国皇宫。

兰华殿位于皇宫偏僻处,平时也少有人来,此刻殿内却隐隐传来哭声。

陈安歌缓缓掀开眼皮,屋内黑漆漆的见不着光亮,她掩下脑袋昏昏沉沉的痛意,心下却在想,这便是地府了么,竟有些熟悉的样子,可地府又怎么是躺着进来的?

心思一转,自己早已经被陈若晴折磨的如同废人,该是如此才这般狼狈吧,可下一秒,耳畔抽泣的哭泣声却让她感到惊奇,转过头一看,竟是一直照顾自己的明珠,她明明记得明珠早在几年前便死了,如今怎会出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