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利用

黑暗里,男人的动作势如破竹。

林姜心皱眉,下意识地反抗,嗓子想要发出声音,却开不了口。

怎么会这样……

滚烫的温度包围着她,她仿佛置身于火炉中,想要逃开,却被禁锢在男人怀里。

子谦……

她只能默念着他的名字,才稍稍放松,只是那一下,还是让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的手紧紧地扣住他的手臂,只是,他记得魏子谦是很瘦的,可身上这个男人,似乎……壮一点?

没有让她胡乱思考的空隙,林姜心一直浮浮沉沉……

酒店里弥漫着浓重的气息,旖旎过后,男人一派优雅地穿上衬衫,俊脸极其完美,如上帝精雕细琢。

刚走出房间,他猛烈地咳嗽起来,一直候着的助理立刻递上手帕,沾满了男人嘴里的血。

“少爷……一切顺利?”助理忐忑地问。

男人颔首,“把她安排好。”

看着男人的身影走远,一直在走廊拐角处的魏子谦立刻松了口气,幸好那个男人没有发觉。

林芊芊上前,亲昵地抱住魏子谦,“这不顺利了吗?”

“还是宝贝你聪明,魏家要是这次能度过危机,我们就订婚。”

“真的吗?”林芊芊踮起脚尖,兴奋地立刻就吻上魏子谦。

魏子谦却推了推她,“等会。”

话落,他走进房间,林姜心意识模糊,整个人疲倦得很。

魏子谦拿出一份文件,偷偷给林姜心的拇指抹了印泥,然后按在签名处。

刚要离开,林姜心清醒了点,下意识地抱住了魏子谦,“子谦,你去哪里,不陪我吗?”

魏子谦皱眉,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他冷漠地推开她的手。

“别闹,我还有事,你等会自己回去。”

林姜心委屈地嘟起嘴,翻了个身,眼皮很重,没多久又沉沉地睡去。

外面,林芊芊立刻过来挽住魏子谦,魏子谦把她推到墙上,便是一个灼热的吻,之后,两人进去对面的房间,没多久,暧昧的声音此起彼伏。

林姜心醒来是在两个小时后,她看着周围,早就没有魏子谦的身影,全身的酸痛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事。

懊恼一闪而过,她立刻就给魏子谦打电话,只是,手机铃声却是在房间外响起。

“子谦……”她匆忙穿好衣服,踉踉跄跄地跑出去,掉在走廊上的赫然是魏子谦的手机。

而对面的房间,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和男人的声音,都很熟悉……

“子谦……”一刹那,她心底闪过异样。

下意识地,她往前几步,房间的门没有锁,她竟是推开了,印入眼帘的是两具热烈交缠的身体。

她的男朋友魏子谦!和她的妹妹林芊芊!

刹那,林姜心仿佛遭遇天打雷劈,脚步虚软的根本站不稳。

魏子谦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她的房间的吗!

今晚,是他们交往一周年,他让她在酒店等他,她等了,也把自己交给了他。

可现在……他和林芊芊在做什么!

刚才在房间里,她还清晰地记得,他抚摸她,进入她,一切都是那么地让她印象深刻。

但魏子谦现在搂着她的妹妹,也在做同样的事!

房间里的两人也看到了林姜心,林芊芊脸上是红润的笑,和林芊芊的苍白相比,她盛气凌人。

披上浴袍,她高傲地走过来,“哟,姜心,怎么过来了?”

林姜心瞪着她,咬牙一巴掌就对着林芊芊的脸扇下去,却是被魏子谦扣住了手腕,他视线淡漠,林姜心仿佛置身冰窖。

“魏子谦,你什么意思?上了我?然后还要和林芊芊厮混?”林姜心质问。

“林姜心,什么厮混!我看你才是厮混!子谦才不会上你!”林芊芊冷冷地反驳。

而魏子谦始始终站在林芊芊身边。

林姜心捏着掌心,几乎站不稳。

林芊芊的话,她根本不信,刚才她明明就和魏子谦在一起,明明是魏子谦!

看穿了林姜心的想法,林芊芊继续嘲讽地开口,“啧啧,你该以为刚才和你滚床单的是子谦吧?林姜心,你真是天真过头了,子谦可是从始至终都在我这里,而你,都不知道刚才是被几个男人……”

“芊芊!”闻言,魏子谦立刻打算了林芊芊的话。

他皱眉,心底有些不忍。

但这样的话,早就一刀一刀地搁在林姜心的心上,血肉模糊。

她眼眶湿润,难怪刚才,她一直觉得那个男人的体型和魏子谦不一样,原来……真的不是魏子谦……

不是他,那又是谁……

她抬眸,委屈又失望地看着魏子谦,他受不了林姜心这样的眼神,只能躲开。

“子谦,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在强撑着冷静,在林芊芊面前,她不能示弱。

她只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背着她在一起的?

魏子谦,是被林芊芊唆摆的吧?

他肯定还是喜欢她的……

可魏子谦的话,打破了她最后一丝的坚强。

“姜心,因为一直以来,我喜欢的都是芊芊,和你在一起,也是想更接近芊芊,她温婉聪明,大方性感,而你,在我面前总是害羞得放不开,我们不适合,我尝试过去喜欢你,但我失败了……”

“够了!”林姜心的眼睛越来越红,最后冷冷地打断他。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林芊芊!她从始至终都只是被魏子谦利用!

她在魏子谦眼里,根本比不上林芊芊,现在林芊芊接受他了,所以,就要背叛她了吗?

但是,她是无辜的啊!

今晚,他知不知道她失去了什么?

林姜心咬着唇,眼泪忍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她狼狈地跑出去,而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

魏子谦,我恨你……为什么偏偏是林芊芊,你喜欢的,为什么是她!

她不管不顾,只是一直跑,又一直跌倒。

最后彻底晕了过去。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