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抛弃的孩子

他不是她命定中的英雄,

却可以在众人注视下牵她手。

他不是喜欢吃甜食的人,

却可以留下她最喜欢的酥糖。

他不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

却可以在她面前将冰冷埋葬。

他不会踩着泥泞来娶她,

却可以在寒冷风中拥她入怀。

……

直到最后,哭泣的她在夜晚里,

他说的话都能够让她的心落泪。

他说:

“跟我回家吧。”

她想,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命运使然,

或许她这一生便遇见不到他了。

——

【被抛弃的孩子】

浅水上面的海滩,

潮起潮落,无尽变化,

如同当年的感情一样。

——《南风过境,你在未来等我》

叶浅心里面有个梦,而这个梦似乎是虚无缥缈遥不可及,又似乎是近在咫尺,让她半生途尽。

她的前半生都过的太过坎坷,在一个冰冷的囚笼里面,藏着一个紧紧抱着自己身子的她,长发似乎能遮住她那双好看的眸。悄悄的,悄悄的在心里深处,一被触碰都是柔软的泪迹。她生在一个不被允许存在的家里,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的家里,本就让她举步维艰,还要仔细的不能暴露自己女儿身的身份,更是辛苦。

她的出生是在一个下雨天,浅浅的细雨拍打在地上,留下些许斑驳的痕迹。

全市最好的医院里面,医生来去匆忙,一个女人被推进了产房里。

希望生出来的是一个儿子,那样的话就不会被婆家看不起了。

手术台上躺着的女人,仰望着月白色的天花板,心里庆幸着,因为她现在需要儿子,这是她怀的第三胎,前几次查出来都是女孩儿,都被婆婆无情的让她给打掉了,这次花钱专门请了医生查看,很大可能是男孩子,婆婆高兴的好吃好喝的,让她在这个冰冷的家里有了一丝留下来的余地。

而这也是维护她在家里存在的唯一方法……

生孩子很辛苦,近乎是用了她所有的力气,汗珠从她的额头落在白色的手术台上,女人的双手紧紧攥着雪白的床单,呼吸急促。

“呜哇哇哇!”

听到这样的声音,满头大汗的女人睁大了她漂亮的眉眼,里面充斥着惊愕和不安。

“恭喜您,是一位女孩儿。”其中一个护士小心翼翼的清理着孩子身上的血水,用毯子将小婴孩包裹住,递到女人的面前。

当护士抱着孩子出现在女人面前的时候,女人颤抖着,伸出手去接住护士小心递过来给她看的孩子,从刚刚听到道响亮的声音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这个孩子的性别。女人深呼吸,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将这小小的生命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女人便决定了。

就算是一个不能被允许的方法,她也想要瞒下去。

“呜哇,呜哇——”

怀中的孩子依旧在不停的啼哭。

“请帮我隐瞒这个孩子的性别。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今天生的孩子是个男孩。”女人眼眸带着请求,漫无目的的在家里充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孙女,只是一个生来用作生孩子的工具,女人厌恶那样的生活,所以那是女人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过着那样的生活,因为重男轻女的现象在女人的婆家很严重,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是那样的结局。

“如果是女孩,家里人定会扔掉她,所以拜托了。”女人将怀里的孩子轻轻放在床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在护士面前跪下去,她的额头上,依旧滑落着汗珠,脸上是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身体还在疼痛着,她现在却也管不了了,她那样挺挺的跪着,让护士和医生对视几眼,可见的真挚打动了护士的善心,让她们动了恻隐之心。

“好,我们可以帮你隐瞒。”护士和医生对着女人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女人感动的流出泪来,悄然伸手抹去泪珠,转过身,声音放的很是轻柔,“从现在开始,你不叫叶浅,而叫叶清。”女人苍白的面孔上面扬起一抹笑容,看床上放着的婴孩,摸了摸还是婴孩的叶浅,脸上透露出慈爱的笑容。

女人的婆家得知她生的是男孩,都那叶浅当祖宗一样轻拿轻放,恨不得用她来延续香火。

就算医院的护士隐瞒了事情的真相,隐瞒了孩子的性别,可是当叶浅渐渐的长大,女孩子的方面也是愈渐凸显,做事也越来越不像是男孩子了,女人的婆婆异常细心,终究还是发现了这个现象。

没有儿子,女人便被赶出了家门。没过几天,她的丈夫也将她抛弃,迎娶了新的,更加美丽漂亮,能为家里延续香火的女子,她只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女子,无处可寻。

被赶出来的那一日,天降大雨,女人蹲下来,两只手搭在叶浅的肩膀上,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女人的面颊,她依旧是那般的温声细语:“叶清,你不叫叶清了,你现在是叶浅。”

“妈妈……”小小的叶浅小心翼翼的拽着妈**衣袖,女人看着叶浅的小脸,叶浅满脸的懵懂,充斥着这个女人的心。

小小的叶浅只知道,她和妈妈一起被抛弃了,爸爸和奶奶不要她们了。

那天雨中,雨水打湿了她的面颊,她却依旧清晰的看到了父亲脸上的不忍。直到女人的婆婆骂骂咧咧的关上大门的时候,周围都变得格外安静。

离开的时候,叶浅回过头看了一眼紧紧闭上的大门,转过头去。

她觉得自己周围格外寒冷。

那时候,她觉得这个家真是冷漠。

那个时候的叶浅才五岁。

——

她是那样美丽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一颦一笑都透露着风情。就算她是被抛弃过的,却也依旧有很多的男人们心悦她,可是女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们,因为女人觉得,她对那些男人们来说,就如同物品一般被人践踏,没有什么可值得去让人同情的。

从离开丈夫家的那一天开始,她的心就死了,尤其是努力去爱一个人心,再也回不来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