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寡妇梦泡汤了

夏心妍斜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毛巾,轻轻地擦拭着手底下那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庞。

只是可惜,这张会令无数女人尖叫的脸庞此时却一如既往的双眸紧闭,不省人事。

夏心妍抿着嘴,将手里的毛巾遮住他脸庞的下半段,看着那和某个小不点神似的光洁额头和狭长眼型微微一笑。

半年了,她嫁入霍家,做这个躺在床上,昏迷了三年之久的男人为妻子,已经有半年时间了。

霍家是苏城富豪金字塔中的佼佼者,而这个昏迷的男人则是霍家长孙,霍氏集团的继承者霍翌庭。

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令他昏迷至今,霍家的老祖宗找大师算过,霍翌庭在二十八岁时会有大劫,而破劫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个八字跟他合拍的女人结婚。

不知该说悲催还是幸运,夏心妍就这样被选中了。

霍家是何等的门第,如果霍翌庭没出事,苏城不知有多少女人挤破了脑袋想嫁进豪门。

只是他突然出事,那些名门世家都打起了退堂鼓。

毕竟都是富贵人家,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苏醒的男人去活守寡。

所以,选来选去,这等好事就落到了夏心妍头上。

选中就选中吧,就算没有任何仪式的进了霍家门,夏心妍也无怨无悔。

毕竟能报答她的养父养母多年来的养育之恩,让他们靠着霍家的支持,将濒临破产的企业起死回生,她也心安了。

只是她的小不点……

夏心妍叹了口气,和往常一样,将室内温度调高,熟练的解开了男人的衣服扣子,准备帮他擦拭身体。

这具身体保养的极好,虽然在床上躺了三年,却依稀可见那八块腹肌的影子。

可以想象,这个男人在三年前是怎样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夏心妍目不斜视,和往常一样去掉了他的衣物。只是在瞄到某处时,小脸还是不可抑制的红了。

虽然在娘家时也时常给小不点洗屁屁,可孩子跟大人总有区别。

撇去心中的杂念,她轻轻的擦拭着,上面,下面,中间……

只是,部位突然的变化让她惊的张大了嘴巴。

她猛的侧头,就见那原本昏迷的男人,此时正睁着一双深邃的眸子幽幽地盯着自己,让她的后背一阵发凉。

寂静的夜晚,昏黄的灯光,昏迷的男人突然睁眼,这一切都让夏心妍的脑海里闪过鬼片的画面。

尖锐的嗓音响起,夏心妍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

“闭嘴!”

男人的眉头微拧,一双漆黑的深眸里闪过一丝凌厉。他的下颌微绷,刀削斧凿般的俊脸上透着浓浓的不悦。

他的声音沙哑却依旧透着上位者的威严,让夏心妍的尖叫声嘎然而止。

“少夫人,出了什么事。”听到呼声,门外的两个黑衣人推门而入。

他们是霍家派来负责保护霍翌庭的保镖。

夏心妍回神,看到霍翌庭未着寸缕的身体,第一反应是不能让人看光光。

于是,她脑子一抽,急忙扑到他的身上,试图用自己的身躯遮住他的裸露部位。

霍翌庭的呼吸颤了颤,也不知道是被压的还是被气的。

他的眸子定定的瞪着这个不速之客,鼻尖满满的充斥着女人的幽香。

两人的身子紧密的贴合着,他能感觉到她的柔软和芬芳。

刚刚被撩起来的生理反应让他恼怒的握起了拳头。

“少夫人,这……”

两保镖进门,看到夏心妍趴在霍翌庭身上,一时有些不解。

“出去。”

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两保镖一愣,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惊愕。

“出去,别让我说第三遍。”低沉的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让两保镖浑身一震。

“是,马上出去。”

少爷醒了,奇迹终于发生了。他们必须第一时间告诉霍家人。

门被轻轻带上,屋里又恢复了寂静。

夏心妍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张帅气脸庞,还没完全从惊愕中醒来。

昏迷三年的男人居然醒了,她的寡妇梦要泡汤了?

“你还要趴多久?”

薄唇轻启,霍翌庭目光清冷的看着无比惊讶的女人,神色有些不耐。

“呃,对不起,压疼你了吧。”

夏心妍慌忙从他的身上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拎过他的衣物,想帮他穿上,却又无所适从。

帮一个醒着的赤身男人穿衣服,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够强大。

门再度被推开,霍家的家庭医生许俊杰进了门,看到睁眼的霍翌庭,眼眸微闪。

“许医生,快来检查一下。”正浑身不自在的夏心妍见医生进来,急忙招呼着。

昏迷三年的男人醒了,怎么着也是医学界中的一大奇迹。

“你是谁,昆叔呢?”霍翌庭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清冷的嗓音透着探究和警惕。

“师傅年事已高,目前已回老家颐养天年去了。”许俊杰拿起手里的器具,帮床上的男人做起了一系列的检查。

“一切正常,霍总,恭喜你醒来。”许俊杰微微垂眸,将手里的器具收起,“不过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静养。”

许俊杰对着霍翌庭恭敬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没事了?霍翌庭真的从一个植物人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男人了?那她以后该何去何从?

夏心妍怔愣着,就听床上的男人再度开口,“去帮我拿一套衣服来。”

拿衣服?他要干嘛?

夏心妍的目光投向床上的男人,只见他慢慢起身,敞开的衣襟里露出宽阔的胸膛。

即使看多了他的赤身,夏心妍的脸还是不自觉的红了红。

她忙移开视线,朝隔壁的衣帽间走去。

霍家有钱,把他的卧室改成了一个高科技的治疗病房,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

第一次来到他的衣帽间,看着琳琅满目的男人衣橱,夏心妍不禁咋舌。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一套套服饰,一样样精致小物,任何一件的价值都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年半载的消费水平。

夏心妍拎着选好的衣物来到床前,将东西轻轻放到他的面前。

她微微侧身,不敢再看那矜贵的男人一眼。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