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香消玉殒

被推下去的时候,陆千璃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风筝一样飞了起来。

她闭上了眼睛,听到耳边有烈烈风响,郑景初的声音还留在耳畔:“陆千璃,你太要强了,什么事情都要知道得那么清楚,肯定会吃亏的。”

知道得太多,也是一种错吗?

只有傻傻地被蒙在鼓里,才是对的吗?

“今日新闻,前影后陆千璃在百盛酒店坠楼身亡,调查结果为自杀,她的丈夫郑先生表示,这两年陆千璃的精神状况就不是很好……”

一双白生生的手伸了出来,晃了晃。陆千璃第十次确认了自己真的还活着,并且回到了十年前,这时候她才十九岁,连一双手都是白皙细嫩,不需要护肤品,就足够让人羡慕了。

这是大二大三之间的那个暑假,陆千璃跟弟弟吵架,结果一个不留神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被管家送到了医院,好在伤得不重。

但是她弟弟陆千华却连探望都没有来过。

陆千璃多少有些失望,而这确确实实就是他们的关系。三年前爸妈因为飞机失事遇难后,他们的关系就不怎么好,让两个正值中二病的人一起生活,除了天天吵架还能干嘛?天天打架吗?

这个时候的陆千璃还没有进娱乐圈,但是在学校放假的那天,她遇到了一个男人,想要邀请她去拍电影,他就是导演陈修海。

一直以来,陆千璃的梦想就是表演,虽然选了一个看似跟表演不搭界的专业:服装设计,但是这其实是一个能够接触到娱乐圈人的职业。陈修海的出现为陆千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当她将这个决定告诉大伯,也就是陆家的当家人陆胜云的时候,却遭到了陆家人的反对。

陆家怎么说都是临海市有名望的家族,娱乐圈又是出了名的鱼龙混杂,那些子弟身边往往会带着两个明星模特儿在身边,在正经人眼里是十分上不了台面的。陆家的小辈竟然要去混娱乐圈,陆胜云真的丢不起这个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这个做大伯的亏待了她呢。

可是陆千璃已经下定了决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在陆家主宅不欢而散之后,回来又跟陆千华吵了一架。

陆千华同样不支持她进娱乐圈,“以后别人问我,你姐姐怎么进娱乐圈做了戏子,我该怎么回答?如果哪天我看到我朋友跟你鬼混到一起去了,我的脸要往哪里放?”

听听,这话还能更恶毒一点儿吗?

陆千华未必是真的都是恶意,重生回来的陆千璃很清楚,他只是习惯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了,如果他们双方能够多一点儿理解,最后未必会闹成那个样子。可是十九岁的陆千璃其实还是一个有点儿任性的孩子,最后就导致了矛盾的升级……

当然,在陆千璃的记忆中,她没有从楼梯上滚下来过的经历,也就是说,从她重生开始,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大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说伤口愈合得挺好,不过还是在医院里面多休养几天吧。”管家推门进来,在陆千璃住院之后,就是他在前前后后*劳着。

管家也是姓陆,几乎可以说是看着他们两个长大的,对陆千璃和陆千华都像亲孙子亲孙女一样,十分照顾,前世在陆千璃嫁给郑景初之后,他就因为年纪大了退休了。

陆千璃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她是真的感激陆管家,在爸妈去世之后,也就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点儿温暖。

“陆叔,我没事儿了,现在出院没问题的,难道我回家了之后,还会比在医院更糟糕吗?”陆千璃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陆管家失笑,“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会让你在家里住得不好的。我这就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走到医院的门口,呼吸了一口不带消毒水的新鲜空气,陆千璃的心情真的很好,前世将手中的好牌打得那么烂,最后惨死,这辈子,她真的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司机将车听到了陆千璃的旁边,陆管家给她拉开了门,然后忍不住咕哝了一句,“明明跟小少爷说过了,结果还是没有来。”

陆千璃的表情僵了一下,这个绝对就是在伤口上撒盐了。

陆管家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赶紧弥补了一句,“大小姐你也别难过,其实小少爷还是很关心你的,虽然他没有到医院里来探望你,但是每天都会问我你的情况,这两天他都没有出门,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小时候啊,他跟你最亲了……”

陆千璃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神有些发飘。是的,以前他们的关系也是很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个样子。

等她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陆叔,我还是想去拍戏。”陆千璃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前世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想想那个时候她大概是疯了吧。所以,她这辈子想要修复跟陆千华他们的关系,却不会一味地退让。

陆管家一怔,像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然后笑了起来,说:“大小姐想去,那就去啊。你跟小少爷好好说说,他一定会理解你的。”

陆千璃也笑了,“陆叔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那是,大小姐长得这么好看,一定能红的。”

陆千璃回家的时候,就像管家说的那样,陆千华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去,而且是坐在客厅里,像是在等什么人。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飞快地往门口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赶紧回头去刷手机了,一脸冷漠,像是不知道是谁进来了一样。

欲盖弥彰。

陆千璃轻笑了起来,这臭小子,就是这副德行,太**的话是说不出口的,以前她没有察觉到他的关心,还以为他真的是个小白眼狼,才让矛盾不断升级。

陆千璃朝他走了过去,在他警惕的眼神中,一把将他给抱住了,“臭小子,真的好想你啊,我们是不是很久没见了?”

陆千华假模假样地挣扎了两下,就任陆千璃鱼肉了,嘴上还是说,“陆千璃,你真的太恶心了!”

如果他的眼眶没有那么红的话,大概会更有说服力的,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地觉得陆千璃的意思是她住院的那几天都没有看到他,差点就要被心中的愧疚感给压倒了。

过了一会儿,陆千璃主动放开了陆千华,皱着眉说,“你的头发都能戳痛我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