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衣服呢

冰凉的水泼在许曳的脸上,睁开眼,许曳看到的是一个面容熟悉的男人,手中正端着杯子,薄唇微抿,不悦的看着自己。

下巴上的水珠滑落到胸口上,许曳的目光随着水柱一起向下滑动,入目是一片傲然挺立的36d,许曳心中诧异,什么时候自己的身材这么有料了,她抬头想要求证,就看到对方的一双眼睛也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

“流氓!”

许曳想也没想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对方眼疾手快的捏住了她的手腕,薄唇轻吐出两个字:“女人,你找死!”

这似曾相识的狗血句式让许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还没等许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紧接着她的脑海里就响起了一道机械木讷的声音:“日常任务:勾引男主(1/0)未完成,惩罚开始……”

陷入了黑暗之中的许曳后只有觉的想起来这个男人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熟了。

这不就是自己临睡前看的那本漫画《枕边蹂情:恶魔帝少的噬心掠夺》男主角的那张脸吗?

《枕边蹂情:恶魔帝少的噬心掠夺》是一本大尺度漫画玛丽苏虐恋漫画,女主是一颗柔弱的小白花,虽然出身富贵,可是母亲早逝,在家里受尽了恶毒的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负,比灰姑娘还要可怜,只能睡下人房,连学费都要半工半读的才能凑齐,后来遇到男主,结果被男主强势霸占,两人展开一段深情虐恋。

不过吸引许曳的不是漫画里的大尺度,也不是小白花女主后来的强势逆袭,更不是偏执性精神病一样的鬼畜霸道男主,而是漫画里那个和自己同名的炮灰女配。

相貌好,起点高,娱乐圈里二线小花旦,却心甘情愿当男主的**,后来更是傻乎乎的奉上了一颗真心,为了独占男主做出了许多事情,最后成功作死,被男主卖到**场所,彻底跌入泥潭之中,生不如死,下场凄惨。

许曳想,也许是自己当时看得太入迷了,所以晚上才梦到了漫画书里面的男主。

可是再次睁开眼,许曳看到的却是陌生的房间,华丽的装修,还有胸前埋着的那颗黑色头颅,没钱没姿色没男友的十八线小演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一切,第一个想法就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潜了她。

她试图要推开自己胸口上埋着的那个脑袋,想要看看究竟是谁眼睛抽筋了才能相中她。

甚至都忘记了先去追究自己为什么会赤身果体的出现在陌生人的床上。

可是让许曳觉得更加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胳膊根本抬不起来。

她不甘心的试了几次,两只手臂仍然像是被捆住了一样,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两侧。

许曳动了动双腿,试图踹醒身上的人。

两条腿同样纹丝不动。

她并没有被绑起来。

她只是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

她试图张张嘴,想要叫那个眼睛抽筋的哥们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浑身上下能自由活动的竟然只剩下一双眼睛,

那个男人温热的呼吸悉数喷洒在自己的皮肤上,让许曳心慌意乱之余**的起了一串串的小疙瘩。

内心无数只羊驼奔腾而过。

私底下跟小姐妹会讲个有色小笑话的她本质上还是个无污染无公害的母胎单身女青年。

跟异性这样的亲密接触,许曳要疯。

胸口上的那颗头动了动,换了一个姿势,这一回,扭过了头去,留给许曳一个无情的后脑勺,整个光滑的后背,劲瘦的腰,还有许曳的视角里那两条腿长大概有两米。

男色无边,许曳连忙收回目光,心中念叨了几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腿再长也不能掩饰你们的不正当关系”,才让自己狂躁的心跳停下来。

许曳欲哭无泪,哥们,你睡觉不穿衣服也就算了,为啥还不盖被子,你知道什么是脸不啊?

还有,你特么的到是会换位置,现在你正对着我的肚脐吹气你知道不?

许曳被吹得想要去上厕所。

苦于发不出声音,许曳只能转动眼珠想着办法。

却在看到天花板棚顶的镜子时候,再一次被冲击到了。

明明床/上有两个人,可是,镜子里照出来的竟然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从姿势,肤色,身高,腿长,还有平坦的胸/部,许曳很快分析出来镜子里的那个身影应该就是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可是自己呢?

那个男人枕着的根本不是她的身体,而是一个深蓝色的枕头,只绣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白色“凛”字以外没有任何花纹。

许曳的心里崩溃的呐喊,我特么的是遇到了灵异事件,没被潜规则,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这个男人的枕头?可男人还是那个男人,枕头还是那个枕头。

不对,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有点熟悉。

天花板上的镜子和那个华丽丽的吊灯,冷硬的没有人情味的装修,墙角那里的老式落地钟,对面墙上的巨幅肖像画,还有枕头上的那个“凛”字,这一切,怎么那本漫画书里男主房内的布局一模一样?

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

压在身上的男人长臂一伸,关了闹钟,收回来的手臂垫在枕头下面,也再一次转过了头来,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许曳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脸如雕刻一般五官分明,斜飞英挺的剑眉,鼻梁高而挺直,偏薄的唇紧抿着,狭长的凤眸。

一切都和对面墙上海报里的人五官一模一样。也和那本漫画书里的男主角梁照凛的相貌一模一样。

许曳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男人细长的黑眸由怔忪渐渐恢复清明锐利。

对上那双眼睛,竟然有一种仿佛被看穿本质的心悸,许曳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躲开那道锐利的目光。

枕头下的手动了动,男人在枕头上面蹭了蹭脸。许曳感觉到自己的**随之颤动。

美好的早晨,大兄弟你不撸猫不撸狗,你撸枕头算什么好汉?

埋胸也就算了,关键是你的手放在哪里你知道吗?这都是需要打马赛克河蟹掉的地方你知道吗?

男人坐了起来,许曳终于得以自由呼吸,也顺便睁开了眼睛,再一次看到漫画男主角一般完美的相貌和更加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妈妈,这要是真的潜规则,您不孝的女儿恐怕要倒找人家一座金山。

男人的眼睛轻轻的瞟了一眼地板上,薄唇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蠢货!”

许曳顺着他的视线转着眼睛,竟然看到了地板上还躺着一个人。

玲珑有致的身材,中门大开的红色礼服,就那样毫无顾忌的躺在那里,睡得喷香喷香跟中了安魂香似的。

相貌到是不错,哪怕是妆花了,也依然能看出来五官精致秾艳很有冲击性。

就是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男人下了床,毫不忌讳就这样赤条条的站在地板上。

许曳害羞的闭上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看着男人,男人则是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躺在地板上的女孩。

眼神奇怪。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