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荒唐一般的穿越

“咳咳咳咳……”

“好苦……”

一阵剧烈的咳嗽后,洛小雪感觉到带着苦味的流体进入了体内,刺激着她的五脏六腑。

洛小雪艰难地睁开了双眼,伴随着浑身剧烈的疼痛,在多次虚晃的注视下,她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

周遭都是陌生的一切,让洛小雪感到了无助和迷茫。

“阿娘,喝完了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长得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小男孩手捧着一碗药汤,正跪在洛小雪的跟前。除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显得有点精神外,浑身上下一片土里土气。

“你叫谁阿娘?”洛小雪艰难地转头四处张望,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破旧的小茅屋里面,破旧到了整个屋子只剩下一张床和一张不知道修补了多少次的桌子。屋内只有她和这个捧着碗的小男孩,并没有见到其他人,可谓是家徒四壁。

而在洛小雪脖子轻轻一转动,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不禁呻吟一声。

这是什么情况?

洛小雪下意识伸出手去碰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疼痛感更加剧烈。

“阿娘,大夫说了,你现在浑身都是伤,不能用手碰!”

小男孩瞧见洛小雪伸出手去碰伤口,连忙伸出手要去拉住洛小雪的手。但是他的手在伸到半空的时候,却缩了回去,眼中满满的都是胆怯!

浑身都是伤?

洛小雪忍着疼痛,将身上盖着是被子给拉开,身上浑身都是鞭痕。虽然已经上药了,但是血红色的疤痕依旧那么刺眼。

自己怎么受了那么重的伤,这到底怎么回事?洛小雪想要爬起来,浑身却是有气无力地瘫软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有人议论的声音。

“哎哎哎,那个狐媚东西好像醒了。”

“醒了又怎么样,她可算是把我们村的脸都丢尽了,真是不要脸的臭**!”

“就是就是,我看呐,就该让她浸猪笼,没想到他那死男人还把这不要脸皮的东西给接回来了……”

外面都是一些大妈们的议论声,都是无休止境的谩骂跟嘲讽,似乎骂的人就是比垃圾还脏的脏东西、

小男孩听到了谩骂的议论声后,眉头一皱,连忙说道:“阿娘,你莫要听那些人说,你永远都是我的阿娘!”

说着就要抱她,突然,洛小雪脑子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这股剧痛撕碎一般,只能躺在床上呻吟。

难不成她穿越了?

可是抬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装扮,俨然一副农村妇女的样子,屋里更是一贫如洗,什么都零零散散地在地上放着,简直就是个破败的茅草屋子。

靠!这什么鬼!人家穿越要么是公主,要么是千金大小姐,再差点也是一个宫女,稍微努力一下就会得到什么王爷啊!皇上的赏识!

而她却是穿越到这种人的身上,先不说怎么努力,而且听着外面那些人的话,她现在名声似乎很不好,让她格外尴尬!

这时候外面在议论的一个妇女走了进来,看见洛小雪在床上发呆,瞬间就没了好气,“醒啦,我看你就好好地在这过日子吧,咱们女人在哪里不是过呢?”

那妇女说着就想往外走,洛小雪好不容易逮着一个人,哪里舍得让她走,过来立马拉着她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

妇女只是摇头叹息,看了一眼外边的人,才走到床前说道,“司马家你是别肖想了,还是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吧……”

洛小雪实在是头疼地厉害,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所以让妇女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这才得知,原来原主是个泼妇,嫁给了李寒宇还不算,居然去勾引司马家的大少爷,结果被司马家的人给打了出来。

她那名义上的丈夫居然还责怪,还将她带回了家。

妇女走了之后,她又忍不住捂着脑袋喊疼。

小男孩看到自己的阿娘抱着脑袋在床上呻吟,吓得连忙后退,缩到了角落里面。

他的眼睛中充满了担忧,同时又充满了恐惧。他想去抱抱自己的阿娘,却又害怕自己的阿娘会打他!

看着自己的阿娘依旧痛苦地呻吟着,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终于慢慢走上前,手捧着一碗药汤跪在了冰冷的地面,胆怯怯问道:“阿娘,你是不是脑袋疼,喝点药汤就会好受点!”

而此时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洛小雪,已经都无法用语言去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mmp,这种女人是真的犯贱!”

终于,洛小雪忍不住骂骂咧咧了一句。

也就是因为洛小雪骂骂咧咧的这一句,小男孩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捧着的瓷碗也摔在地上,药汤撒了一地。

小男孩手忙脚乱收拾好地上破碎的瓷片,急忙缩到了角落里。

阿娘这是要打他吗?

小男孩想到以前的一幕幕,吓得浑身直哆嗦。

因为瓷碗的摔破,洛小雪这才看到缩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的小男孩。这是隆冬的天气,外头都已经下雪了,小男孩却依旧穿着很单薄的麻衣。最主要的还是,刚刚小男孩手忙脚乱收拾瓷碗的碎片时候,手不小心被割开了一道口子,此时血正在流着。

她有些厌恶原主,她恨不得给原主扇**掌,却奈何自己此时已经和原主融为一体了,所以也就没有扇自己几个大耳朵。

洛小雪艰难抬起手,朝着小男孩招招手,心疼地说道: “来,来阿娘这边!”

既然眼前这个孩子叫她阿娘,那肯定就是原主的孩子,既然是一脉血,那她肯定是要把孩子当成亲生骨肉的。

而且妇女还说她经常打骂孩子,让她以后别动不动就打,以后孩子可是她的依靠。

这还是长得可爱,洛小雪甚是喜欢,她脸上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小男孩迟疑了一下,阿娘并没有打他,而且还让他过去身边,一时间有些错愕。

“傻孩子,你快点过来阿娘这边吧!阿娘以后都不会打你了!”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来到了洛小雪的面前。洛小雪往后艰难地挪了挪身子,腾出了一个位置,让小男孩爬上床。

洛小雪拿起床头的一个手绢,给小男孩止血,不小心拉起了小男孩的衣袖,心疼不以。

小男孩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很明显都是原主掐的。

洛小雪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小男孩的胳膊,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这挨千刀的原主,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这么狠心的手,真是畜牲啊!

虎毒尚不食子,这原主究竟丧尽天良到哪种地步了?这么孝顺的孩子,都舍得下这么狠心的手?

“阿娘,不哭!不哭!小虎不疼!”

小男孩看到自己的阿娘居然流眼泪了,伸出手帮洛小雪擦拭一下眼泪。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