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醒来

朦朦胧胧的,顾敏芊听到耳边有人轻声的说:“娘,你把小妹先放下来,你歇一歇,我看小妹的额头有汗了,应该是要退烧了。”

然后,顾敏芊觉得有人把自己放到被子上,又在身上盖了一床薄薄的被子,另外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说:“芊芊这都烧了两天了,都怪我啊,让她在家里就没事了。”

刚开始那个年轻点的声音说:“娘,现在咱们就别说这些了,你也两天没合眼了,你躺下歇会,有事还有我跟大哥呢。”

苍老的声音说:“你大哥去哪了?”

年轻点的声音说:“我大哥去全义大哥家里拿红糖了,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全义大哥说全义嫂子坐月子的时候还剩下一些红糖,拿了来给芊芊弄点红糖姜水喝了能发汗。”

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顾敏芊仿佛喘一口气都觉得累的不得了,硬撑着想要再听一些的,但是终是没有抵挡过那股子疲惫,意识又渐渐的模糊了。

再次醒来,顾敏芊感觉像爬了一天一夜的山一样,累的指头都不愿意动,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人惊喜的喊:“娘,娘,你快来,小妹眼珠子动了,我看是快要醒过来了。”接着身边就是一阵动静,开门关门的声音,鞋子走路摩擦地面的声音,接着一只温暖干燥的指腹带着薄茧的手就盖在自己的额头。

顾敏芊费了老大的劲才睁开自己的眼睛,就这个睁开眼睛的动作,就让自己觉得心慌得难受,晕黄的朦胧的光线里就看到四个人围着自己。

一个头发花白脸颊消瘦的五十多岁的女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小男孩,四个人都一脸开心的看着睁开眼睛的自己。

顾敏芊知道这些就是自己现在的家人,虽然这几天意识迷迷糊糊,就跟做梦一样,但是顾敏芊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两岁多的小孩子,小孩子在发烧的第一晚上就已经没了。

顾敏芊原来是个孤儿,费劲千辛万苦大学毕业之后,刚接到公司的录取通知,想着奢侈一把去街上找个饭馆点俩菜自己好好庆祝一下,在路口遇见一辆抢红灯的汽车,因为旁边的车辆造成的视线盲区,没有看到人行道上还有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子,等到发现车子开过来,女子惊慌之下婴儿车脱手,这条路有些坡度,婴儿车竟然缓缓的往路中间溜。顾敏芊还没有过马路,下意识的跑过去把婴儿车推回去,自己却被车子撞飞了,车速虽然不快,但是顾敏芊不幸的落地的时候头撞到了路边的路牙石,一阵剧痛之后就没有了意识,当时顾敏芊觉得,这样也好,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太孤单了,希望下辈子自己能有爱自己的家人。

顾敏芊不知道别人去世之后怎么样,等到她再有意识,就看到一间低矮的小房子里面一个两岁多的小姑娘躺在炕上,小脸通红,呼吸急促,顾敏芊就守在一旁,看着小姑娘的娘还有哥哥姐姐给她用帕子降温,看着小姑娘的哥哥请了村里的赤脚医生来给小姑娘看,赤脚医生也没有别的办法,给了两片药,让给小姑娘喂了,小姑娘的姐姐用擀面杖把大大的白白的药片碾成粉末,用水冲了喂给小姑娘,小姑娘牙咬的太紧,一碗药未下去洒了一大半,但是烧还是没有退下去。

顾敏芊想要到外面看看,周围就跟有一层膜一样挡着自己,自己只能在小姑娘的身边,没有办法,顾敏芊就静静的在一边看着小姑娘,看着看着,觉得一股吸力拉着自己往小姑娘的身边走,顾敏芊毫无抵抗力的就被吸到小姑娘的身边,然后就没有了意识。

顾敏芊知道现在守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就是小姑娘的娘,大哥,姐姐,还有二哥。

看到顾敏芊醒了,小姑娘的娘擦了擦眼泪,说:“芊芊啊,你可算是醒过来了,跟娘说,想吃什么,娘这就去给你做。”

顾敏芊嗓子干的难受,扯了扯嘴角没有说出话,大哥见了,赶紧把炕桌上的一只碗拿起来,对自己的娘说:“娘,小妹应该是想要喝水,咱们喂她点水喝。”

女子听了,一个劲的点头,说:“对啊对啊,你看娘,光想着让你吃饭了,烧了三天哪能接着吃饭啊,你都三天水米不打牙了,先喝口水润润喉。”说着就把顾敏芊抱了起来,让顾敏芊斜靠在自己的怀里,大哥拿起碗里的一个瓷勺子,舀了一口水,放在唇边试了试温度,就把勺子凑到顾敏芊的嘴边。

顾敏芊定定的看着到自己嘴边的勺子,勺子上的水汽让顾敏芊觉得喉咙更干了,但是顾敏芊想到刚才小姑娘的大哥把勺子凑到自己的嘴边喝了一点试温度,觉得自己实在是喝不下这勺子里面的水了。

顾敏芊虽然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但是自己的东西都是自己收拾的好好的,她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公用自己的东西,后来去了学校,自己带着饭盒饭缸,食堂里面提供的餐具从来不用,可以说有点小洁癖。

小姑娘的大哥看顾敏芊只看着勺子不喝水,叹了口气,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大妹说:“敏杰,你去,拿把新勺子过来。”

敏杰听了,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笑着说:“哎,我这就去,你个小东西,怎么就这么多小毛病啊。”

等到姐姐把新勺子拿过来,再舀了水凑到顾敏芊的嘴边,顾敏芊张大嘴巴就喝勺子里面的水,徐徐溜溜的竟然喝了大半碗的水。

屋子里点着一盏煤油灯,如豆的灯芯,照的这个小小的房间内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小姑娘的娘等到顾敏芊喝完了水,对大姑娘说:“敏杰,你去灶上看看那粥还热不热,不热了就再热一热,先让你小妹喝口粥再睡吧,这都三天没吃东西了,怎么也得垫吧两口。”

敏杰答应着,开了屋门就到了外面,然后顾敏芊就听到外间里一阵动静。小姑娘的娘对小一些的男孩说:“敏和,你赶紧睡觉去,这都几点了。”

小男孩敏和说:“娘,那妹妹没事了吧,不会再烧了吧?”

小姑娘的娘说:“妹妹退烧了就没事了,你赶紧去睡觉去,让你姐姐给你洗洗脚再睡啊。”小男孩答应一声麻溜的下了炕就开门去了外间。

小姑娘的娘对大儿子说:“敏敬,你也去休息吧,你妹妹退了烧就没事了,明天娘再让你山子叔来给看看,你明天还得上工呢。”

敏敬低声说:“娘,我听说村里周老师已经又去学校教书了,你说我爹的事……”

小姑娘的娘听了,长叹一口气,说:“你爹走了都快要一年了,这人不在了,哪里还能把工作再给你留着啊。”

敏敬说:“娘,我偷空找人问问去,我爹就是没了我也得把爹的事情给弄的跟别人一样,别人能怎么样我爹就得怎么样,我,我……娘,我爹是个好人,他不能就那么没了,想想爹最后过的日子,我心里真的是难受。”

孩子们的娘听了,说:“敏敬啊,娘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娘心里也难过啊,你爹那么好的人,就这么走了,谁心里也是怪难受的啊,唉,爹娘亏欠你啊,看看跟你一般大的,要么娶妻了,要么生子了,就你现在还没着落,娘想起来心里也不好受,这几年家里幸亏有你帮着,要不然咱们这孤儿寡母的还不知道会过成个什么样呢。”

敏敬说:“娘,不说了,你赶紧歇着,待会我跟敏杰给芊芊喂粥就行了。”

孩子们的娘说:“你也去歇着吧,我来就行。”

敏杰端着一个碗进来,说:“娘,粥好了,赶紧给芊芊吃了睡觉吧。”

孩子们的娘把顾敏芊抱着,依旧是斜靠在自己的怀里,拿起勺子舀了一点,吹凉了凑到顾敏芊的嘴边,说:“芊芊啊,喝点粥,暖暖胃,明天娘给你炖鸡蛋吃。”

顾敏芊张嘴喝了一口,是玉米面的粥,玉米面磨得不细,所以粥也不是很糯,喝在嘴里还能够感觉得到一些比较大的颗粒,用牙咬一下,干啦啦的,往下咽还觉得喇嗓子。

喝了半碗,顾敏芊就不再喝了,把碗收拾了之后,敏敬去别的屋睡觉了,敏杰跟母亲带着顾敏芊在炕上睡觉,敏杰把炕桌搬到一边,把褥子铺好了,然后把顾敏芊放到两个人的中间,敏杰的母亲趁着这个空去外面洗了脚,然后回了屋里,躺下之后,敏杰这才吹了灯。

顾敏芊瞪着眼,看着糊着窗户纸的窗户,外面的月光不是很亮,不大的窗户,一格一格的窗棱,把月光分成一个一个的小块,顾敏芊看着看着,就觉得一阵疲累袭来,脑袋里昏沉沉的,这时候,顾敏芊听到敏杰小声的说:“娘,下午的时候二婶子问我,愿不愿意给哥哥换媳妇。”

敏杰的母亲听了,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压着嗓子说:“别听她们那些长舌头的话,你才几岁,换什么媳妇。”

敏杰叹了口气,说:“可是全义大哥现在孩子都快过百岁了,哥哥都没有人来给提亲的,娘,我怕哥哥没有媳妇啊。”

敏杰的娘听了,有些生气的说:“你才几岁啊就操心这些,听娘的,你还小,这些不应该是你来考虑的。”

敏杰说:“娘啊,过日子不就是过的娶妻生子吗,我看咱们村里也有几家是换亲的,给我哥换媳妇,我愿意。”

敏杰的娘说:“你愿意什么你愿意,敏杰,娘再跟你说一次,这些事情不是你来操心的,你跟着去生产队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闲着没事就去你三大娘家里跟着你三大娘学着裁衣服就行了,敏杰啊,女孩子在娘家过的跟在婆家过的不一样,娘就想着趁着你还没找婆家,在娘家好好的过,等再过几年结了婚,去了婆家,哪里还有这么清闲的日子过啊,听娘的话。”

敏杰说:“娘,这些我都知道,我就是觉得,跟我哥差不多大的都有媳妇了,就我哥没有,我替我哥难过,我哥是他们这些人里面长得最好的,脾气最好的,而且画画也是最好的,我哥那么好的人,不能没有媳妇,我不想听人家说我哥是个光棍子。”

敏杰的娘听到这里,有些生气的说:“你这个闺女怎么这么轴呢,大人的事情你少管,村里的那些老婆堆你也少往上凑,好好的学着做衣服去,真是的,怎么就这么爱操闲心呢,赶紧睡觉,明天早起去自留地里拔草去。”

接着就是一阵静默,顾敏芊在这让人感觉压抑的静默里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