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公主降临

云天皇历公元二二三年,迎来了特别的一天。

这一天,头顶乌云汇聚在云天皇城,遮天蔽日,黑沉沉的,犹如铅块一般压了下来,让人透不过气。

那深宫大院之中,一抹明黄的身影站在飞云殿外,须发皆白,身形也有些佝偻,此刻布满皱褶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拧紧的眉头,更是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一双凌厉的双眼,精光闪闪,丝毫没有半点浑浊,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唉声叹气,背负着双手,原地不停的转圈。

“咔嚓!”

一道闪电突然炸响,瞬间照亮了整个皇宫!炸裂声掩盖住了殿内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殿门终于开了,里面冲出来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满脸焦急,对着那抹明黄一鞠躬,紧接着道,“皇上!梦妃娘娘她难产!要尽快宣太医!”

“那还等什么!去把太医院所有人都给朕拉来!梦妃若是有事!你们全都不用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双眼阴鹜,脸上阴云滚滚,说话煞气汹涌,吓得那宫女身子一个哆嗦,连忙撒开了腿朝着太医院狂奔而去。

她知道,皇上金口玉言,绝对不可能是恐吓,若是梦妃有事,她们飞云殿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恐怕要陪着去阎王殿了!

双腿跑的飞快,恨不得背后也生出两翼来,瞬间飞掠到太医院。

不出半刻时间,一排老头儿手中提着箱子从远处飞奔而来,大都是五六十的年级,速度竟然堪比武将!真真让人大跌眼镜!

跑到了那抹明黄面前,“扑通”跪在了地上,还不等一口气提上来请个安,就被人一脚才踹翻在地。

“滚进去给梦妃接生!她们母子二人若是有一个闪失!你们全都提头来见!”

杀气冲冲,丝毫不掩盖的一身怒气!

接生?一帮老太医都傻了眼,面面相觑。

他们是太医,不是稳婆,更何况这男女授受不亲……皇上这是急坏了脑子吧!

但是这话可没人敢说出口,只是脑海中飞掠一瞬间,几人就十分默契的爬起身朝着飞云殿里挤了进去。

床上躺着一个女子,周围宫女们站的站,跪的跪,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嬷嬷坐在床头不停的给床上的女子加油打气。

“深呼吸,用力!娘娘!娘娘你可不能睡过去啊!小皇子还在肚子里呢!再这么下去可就危险了!”

床上那女子,身穿一身白色里衣,脸色苍白犹甚,汗水早已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还有身下的锦被,双眉紧拧,一张俏丽艳绝的脸因痛苦而纠结在一起,五指紧紧攥着身下锦被,竟然硬生生抓出来五个窟窿!

身子弓起,喉咙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像是一把刀子,刺痛着在场人的心!

“太医来了!”刚才出去传话的宫女走到老嬷嬷身边,看了一眼床上的梦妃,小脸也跟着纠结在了一起。

她很清楚,若是床上的这位出了事,那么他们这满屋子的人,也全都得跟着遭殃。

他们现在的命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太医!快来看看!梦妃娘娘难产!老婆子我也从未接手过这样的事情啊!”

老嬷嬷急的都要哭出来了,怎么这么棘手的事情都让她给碰上了?搞不好,她这条老命今天就要终结在此了。

头顶闷雷滚滚,不一会儿,噼里啪啦豆大的雨点就开始往下坠,打在宫宇飞檐上,发出一声声冰冷的响。

太医们一个个紧绷着一张脸,相互看了一眼,领头的那人一咬牙,“老方,咱们就拼一把吧!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没有见过!死就死吧!”

一边一个太医抬起了头,眼中也露出了坚定之色,斩钉截铁的道,“拼一把!实在不行……有几位老哥路上作陪!也是死也瞑目了!”

几位太医互相看了一眼,颇有一股背水一战的死绝气息,站起身,围在床头,一手在梦妃的肚子上轻轻按了几下,眼中终于多了一丝轻松。

“气息滞绝,小皇子卡在宫口不得出,还好还好。”今日命不该绝!

“老方,金针过穴。”

眉眼严肃,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另外一位太医便顶替了他的位置,手中拿着一个布卷,往出一抛,摊了开来,里面大大小小的金针整齐的排列着。

方天宇深吸了一口气,行医四十余载,今日竟然为一个小小的金针过穴而紧张到双手发抖,说出去,恐怕要人笑掉大牙!

他发誓,若是这一次撑过了劫难,便自请辞官,回乡下种田,清静了却这一生。

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颤抖的手指才停了下来,再次睁开双眼,眼中已然是清明一片。

抽出金针,手法利落快速,百汇、合谷、足三里、太冲……

快速插入,金针抽拔轻摇,迅速换位,紧接下一个穴位。

这看似普通的一场治疗,却牵扯着在场一百多号人的性命!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揪起了一颗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着,狠劲揉搓,几乎要窒息死去!

一帮太医更是站在原地,几双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凸出来,盯着方天宇的手法,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喘气一个大了,就把那金针吹得跑了穴位。

不过是平常扎针,换做普通人的话,肯定不足半盏茶的时间就结束。

但是,眼前躺着的人,是云天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相当于国宝级别的存在,稍有闪失,便是百颗人头落地!

几针扎下去,方天宇早已大汗淋漓,背后冷风嗖嗖。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炸响,方天宇吓得一颗心发颤,手一抖,金针移位!

躺在床上的梦妃有些舒缓的眉头再次拧紧,双手攥着身下锦被身子弓起口中哀嚎着,贝齿早已咬破了唇角,血液顺着嘴角不停的滚落,在场人顿时慌了手脚。

“快摁住梦妃娘娘!别让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整个房间里,还算方天宇最为冷静,匆忙上前按住了梦妃的双手,却不料肩头一痛,梦妃竟一口咬住了他的肩头!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牙齿嵌入自己皮肉的生疼感觉,深吸了一口气,咬牙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娘娘,你可千万要撑住,我们一百多号人的性命,可全都掌握在你手里了!就算不为我们想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小皇子想想啊!他还没有出生,还没有亲眼看过外面的世界……”

窗外风动树摇,闪电如银龙在乌黑的天空中时隐时现,几只寒鸦从飞檐拍打着翅膀扑棱棱的远走,凄惨的叫声衬托着这阴雨天的悲凉。

皇帝站在门口,一双虎纹金靴都快磨穿了底,还是不见那几个进去的太医出来。

“这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好!当真要朕屠了这飞云殿的人不成!”

皇帝双眉倒竖,扭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面容冷峻,“老天啊老天,朕这一生,从未骄奢*逸,一共才生了七个皇儿,这最后一个皇儿,你都不肯送给我吗?”

风声仍在咆哮,将豆大的雨点斜斜的吹进了窗里,寒风沁人心骨。

梦妃躺在床上,咬着方太医的肩头始终没有松开,嘴角渗出来的血液已经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方太医的。

她一双眼睛瞪得浑圆,里面却没有丝毫神光,空洞的像是被抽取灵魂的人偶,听到方太医的话,那双眼中慢慢汇聚了一抹神光,光芒坚定、决然!颇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死绝气息!

就在皇帝等不及想要直接破门而入的时候,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划破了整个苍穹!

说来也是奇怪,那孩童呱呱坠地的一瞬间,风停雨止,头顶那黑暗的乌云竟然也散了开来,金黄色的光芒重新照耀大地,带来一丝暖意。

皇帝大喜,一手推开门走了进去,老嬷嬷怀中抱着一个金黄襁褓,满脸喜色,“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母子平安,我云天国,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公主!”

众人齐齐下跪,高声齐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双手抱着刚出生的小公主,畅怀大笑,大手一挥,“传朕旨意,公主降生,普天同庆!云天国内,开仓放粮七日!与民同乐!”

“吾皇英明!”

旁边的大太监凑上前来,一看小公主的模样,一脸谄媚的道,“小公主长得颇有梦妃的绝色,长大之后,定然是云天第一美人啊!”

“哈哈哈!”皇上笑的合不拢嘴。

大太监又道,“不知皇上给小公主赐何称号?待会发出布告的时候,也好统一时间宣告天下。”

老皇上皱起眉头,认真的想了起来,他如今年事已高,这恐怕是他最后一个皇子了。

一共八个皇子,却唯独一个皇女。

他沉吟片刻,抱着怀中的皇女,两步跨到门外。

此刻光辉照耀大地,云天皇宫一派生机盎然,老皇帝眼中有些激动。

“从古至今,尚未有皇子出世驱散阴霾,朕的皇女,乃是当今第一人!朕特赐其称号,第一!”

第一公主!

单名为“爱”,全名“莫爱。”

一生不轻爱,莫爱一身轻。

这世间,唯独一个“爱”字难言的沉重。

莫爱睁开了一双纯澈明亮的双眼,看向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年幼的她,却不知道她看到这一幕,以后对于她来说,简直宛若地狱……

这皇宫里面,住的堪比吃人的妖怪,这人心,更是比地狱爬出的恶魔更要可怕!

一场哀曲,就在这小孩出生的一刻,拉开了帷幕。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