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不过是个赠品

a市,灯火渐晚。

余微洗漱完,刚要休息,手机却是突然震动起来,余微一看,竟是个陌生号码,余微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这个点了,会是谁?

“喂……”余微试探的询问,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有些陌生的音色,不像是熟悉的人,不过他所说的话却是让余微愣了愣。

“宗文睿现在在凯华酒店的顶楼,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着你。”

没等余微问清楚,电话便被挂断。

惊喜?什么惊喜……

难道文睿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他不是一向不看重这些的吗?

来不及思考,余微已经穿好衣服,急匆匆的赶去凯华酒店,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弧度,暴露了她此刻的欣喜。

可是刚到顶楼,余微的脚步便不由得顿住了。

“嗯……啊……宗少,你轻点……”缠绵入骨的声音,却是那般的不堪入耳,让余微如遭雷击,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呆呆的杵在总统套房的门口。

“小妖精,分明是你想把我榨干吧?”男人低沉难耐的声音瞬间让余微的心跳漏了一拍。

凯华酒店的隔音效果本不该这样差,可是屋内的两人分明是干柴烈火到忘记了关门,才让这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如此清晰,清晰到只一瞬间,便让余微明明白白的知道,里面的男人就是她的未婚夫,宗文睿。

余微气的手指发颤,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愤怒,她攥紧了门把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推开门的一瞬间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宗文睿背对着她忘情的在其他女人身上驰骋,而他身下的女人分明已经看见了余微,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像是挑衅般更大声的浪叫着。

“宗少,你说是我好,还是余微好?”苏岚妩媚的勾着宗文睿的脖子,可是目光却落在余微身上,眼中尽是嘲讽。

“当然是你好,看到余微那副贞洁圣女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宗文睿厌恶的低啐了一声,不爽的咒骂着,“不要在我面前提她,老**,到现在还不肯把第一次给我。”

宗文睿嫌恶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余微的眼睛,原来,原来在宗文睿眼中她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唾弃的存在吗,所有的甜言蜜语此刻都成了最险恶的毒药,让余微的心抽痛到麻木。

她一直用尽一切爱着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衣冠**么?讽刺,真的是太讽刺了!

余微死死的盯着那个曾经她无数次用仰慕的目光望着的男人,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心脏最深处的疼痛,让她的眼睛涨的生疼,强忍着泪水,余微怒不可遏的上前,一把掀开了两人的被子。

“你怎么来了?!”宗文睿眉头紧皱,惊怒的质问着余微,可是那神情却分明没有丝毫的歉意悔意,反而是不满余微的不请自来。

“是啊,我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如果我不来的话,也用不着看这种肮脏的场面,也不会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渣!”余微迎着宗文睿的目光,冷冷的扯了扯嘴角,随后目光却是转向苏岚,“渣男配渣女,真是绝配,天作之合!”

宗文睿皱了皱眉,有些错愕的看着伶牙俐齿的余微,却是从容的取过衣物,慢里斯条的穿着,随即走上前,一步步的逼近余微,俊朗的面容染上了愤怒,看上去有些扭曲。

“人渣?你不能给我的,苏岚她能给我,那我找她又有什么不对?”宗文睿的眼里一片冰冷,没有丝毫的温度,看余微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小丑,“你以为我不知道余昌海急不可耐的把你塞给我是为了什么吗?不过是一场交易的赠品,没想到还是个连自己的身份地位都拎不清的蠢货。”

“就是,有的人啊,就是自视甚高,总以为自己的贞*有多值钱似的,还玩矜持,还真是让人倒胃口啊,你说是不是,宗少?”苏岚此时也是一副慵懒的姿态,裹着宗文睿的衬衣,媚眼如丝的趴在宗文睿的肩头帮腔,一对柔软更是暧昧的摩擦着他的手臂。

余微撇开头,强迫自己不要去看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可是苏岚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实在是太过碍眼,不过是一个爬上了宗文睿床的女人,凭什么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余微强忍着怒火,一把扯过柔弱无骨的依附着宗文睿的苏岚,目光如炬的看着宗文睿,一字一句的说道,“宗文睿,要我还是要她,你选一个吧。”

宗文睿皱着眉头看着余微,心中的不悦几乎溢出眉梢,这女人发什么神经!

“啊,宗少,我好疼啊!”苏岚见宗文睿始终不说话,心下也有几分着急,立刻娇呼了一声,一双水眸含着泪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你干什么,放开她!”宗文睿看着余微,只觉得更加厌恶,竟是狠狠的推了余微一把,将苏岚抢回怀中。

余微看着低声安慰着怀中人的宗文睿,突然觉得心底的某一个地方一声脆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碎掉了,再也拼不回去了,余微眼中的光一点点的湮灭,只剩一片死灰。

她怎么会这么愚蠢,竟然希冀着宗文睿会选择她……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宗文睿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了不是吗?

“真是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不过我没兴趣再看下去了。”余微嘲讽的勾了勾嘴角,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话语里的温度像是结了一层冰,“我要退婚。”

没有一丝犹疑,余微的目光清澈的像是一湾能看透人心的泉水,平静的让宗文睿无比愤怒,“退婚?你一个赠品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退婚?”

赠品赠品……难道在他宗文睿的眼里,他连个人都算不上吗?!余微看着宗文睿那张让人生厌的脸,一瞬间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抬起。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瞬间让整个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宗文睿惊愕的看着余微,根本没想到一向柔和的余微竟然敢动手打他,竟是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

待宗文睿回过神来,恨不得将余微生吞活剥了才好,可是没想到她的反应远比他想像的快,在宗文睿还在发怔的时候,便已经转身躲开,此时要追却是晚了。

“该死!”宗文睿烦躁的一把推开苏岚,狠狠的一脚踹上门,好像这样就能泄愤一般。

而所有人却都没有发现,某一个角落里有一点微弱的红光一闪一闪,那分明是高倍摄像机才会有的显示灯。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