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真相

苏婉柔被困在这里已经四十八天了。这里是北苑,和冷宫只有一步之遥。

半年前,苏婉柔还是太子妃。太子周煜登基,循例册封苏婉柔为皇后。

回想起那段日子,母仪天下,真是无人能匹的尊贵。

然而在某一日晨起,苏婉柔突然发现自己身边伺候的人几乎都换了生面孔,然后苏婉柔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软禁在凤仪宫了。

软禁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旬,皇帝周煜带着一众太医来到凤仪宫。太医连脉都没有把,就齐齐跪下,说苏婉柔得了不治之症。第二天周煜就派人给苏婉柔灌了迷药,将苏婉柔送到北苑“静养”。

十来天的时间,苏婉柔从天堂猛得坠入地狱,尚且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宫变?是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要被废黜了吗?是有谁去煜哥哥那里污蔑她吗?

苏婉柔迫切地想见到周煜,但是北苑重重把守,苏婉柔一个弱女子哪里出得去。苏晚玉才走到房门口,守门的太监就会将她一把推倒在地。

苏婉柔熬油似的熬,度日如年。只为哪天周煜会来看她,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等了月余,等到的却是她的庶妹苏秀婷的驾临。

她差点忘了,她看似那不起眼的庶妹,也是周煜的姬妾,周煜登基以后给了她一个婕妤的位分。

苏婉柔天真地以为苏秀婷是冒死进来看她的,劝苏秀婷赶紧离开。苏秀婷却是面带微笑,淡定从容地屏退众人。

苏秀婷冰冷刺骨的话语犹在耳边,那声音仿佛毒蛇吐着信子,“姐姐,你外祖家,倒了!如今一家老小都在大牢里呢。你知道皇上给本宫什么位分吗?贵妃,封号元,元配的元,本宫如今掌管后宫位同副后,只要你死了,皇上就会即刻立我为皇后。姐姐你抓紧些,别挡了妹妹的青云大道。”

“你……”苏婉柔满脸不可置信,惊愕道:“不,这不是真的!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苏婉柔情绪十分激动,她愿意为皇帝做任何事,即便是死也无妨,却唯独接受不了皇帝,那个自己亲近了半身的煜哥哥!

“哼,你都这般模样了,还能有假?不怕告诉你,煜哥哥是不会见你的,你乘早死了这条心吧,若早早离去,还能少受点儿罪!”苏秀婷冷笑着说道!

自苏秀婷来过以后,苏婉柔每日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个环节——上刑。

苏婉柔身为国母,遗体是要拿出来供人瞻仰的,所以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只能慢慢把她熬死。例如,在苏婉柔的饮食中加入让人气血两亏的药,等苏婉柔生病而不给医治。

但宫中最不缺的就是折磨人又不留痕迹的法子,比方说用针,在胳膊上腿上扎。针眼又细又小,又不出血,扎的还是藏在衣服里的部位,根本不会有人发觉。

老嬷嬷扎得越狠,苏秀婷给的赏赐越多,老嬷嬷每日都卯足了劲把苏婉柔全身上下扎一轮。

苏婉柔从最初的痛哭哀嚎,已经变成了如今的麻木,仿佛那老嬷嬷扎的不是她,是个假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苏婉柔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她以心相待的、善良无害的庶妹,背后的真面目竟是如此蛇蝎。

都说人到死前最聪明,苏婉柔哪还有不明白的。一切都是一个局,她从很早以前就掉进了局中。

周煜频繁出入苏丞相府,不是为了见她,是为了见苏秀婷,娶她是为了她外祖家的权势。

等到周煜顺利登基,卸磨杀驴,将她外祖家铲除,她的皇后宝座就可以退位让贤了。

苏秀婷给她觅来的坐胎药,其实是慢性的绝子药,所以每每喝下都会腹痛。

苏婉柔无子,苏秀婷才可以顺理成章地借势嫁给周煜做侧妃。

苏秀婷那个儿子根本不是早产,而是足月生的,周煜和苏秀婷早有苟且。

她真的是傻透顶了。当年苏秀婷产下足月的孩子,周煜哄她说,孩子早产像足月的传出去容易引起事端,要她帮着一起周全,这么拙劣的谎言,她都信以为真了。

好一对狗男女!

残破的老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衣着华贵,宛若天人一般的周煜和苏秀婷走了进来。

周煜负手而立,目光冷淡,看向苏婉柔时没有昔日的爱意,甚至有些不屑!苏秀婷温顺地坐在床沿上,轻轻抚摸着躺在床榻上虚弱而尤自倔强的苏婉柔。

“姐姐你真是命硬,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死呀?”

苏婉柔冷冷道:“你儿子死了我还没死呢!”

苏秀婷作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道:“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姐姐你马上就要死了,我的贤儿可是洪福齐天,长命百岁呢!怎么能相提并论,会折了贤儿的福的!姐姐你好狠的心!”

苏婉柔听苏秀婷絮絮叨叨,像听一只苍蝇绕在脑袋周围嗡嗡飞,当即怒喝一声“闭嘴”。苏秀婷被苏婉柔的气势一震,吓得收了声,似是怕苏婉柔会吃人一般,忙躲到周煜的背后。

苏婉柔的气势,是苏秀婷这个贱妾生的妾永远无法比拟的。

苏婉柔自始至终没有看过苏秀婷一眼,只目光直直地盯着周煜。周煜的看她的眼神,只有不加掩饰的厌恶。

回忆起新婚燕尔,两人蜜里调油的时候,苏婉柔只觉无比讽刺与恶心。

这个男人自始至终只把自己当做一枚棋子,甚至是阻碍他与心爱之人双宿双栖的绊脚石。

周煜,和我虚情假意的时候,你不觉得膈应吗?

“如果不是我的尸体有用处,怕是皇上早给我一刀痛快了吧。”

周煜对上苏婉柔的目光,神色亦是冷冷的,开口道:“不错。”

苏婉柔的目光里尽是怨毒,“我现在对皇上的利用价值,只剩一具完整的尸体了,所以皇上要慢慢熬死我,皇上好耐心。可我偏不如你愿,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周煜皱起眉,正打量着苏婉柔。苏婉柔突然爬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头撞到墙上。

血溅三尺,二人尚未反应过来。

苏秀婷急得扯着周煜的袖子直问怎么办。

周煜错愕地望着苏婉柔,苏婉柔何时变得那样刚烈了?

苏婉柔笑得不可遏制,“皇后被逼迁居北苑,受尽凌辱,撞墙自尽,我看皇上您,如何向天下交代!”苏婉柔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出来,身体渐渐支撑不住,倒地气绝,死不瞑目。

若有来生,我必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