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节

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五具了!

四肢僵硬,瞳孔放大,脑部受到重击。

穿着白色医生袍的女子拿着报告单,手里的笔飞快的写着死亡报告,显得漠不关心。微蹙的柳眉看得出女子心情并不怎么美丽。

这年头,死人真多。

好不容易准下班休息,她东西都收拾好了准备出门。说知道门都带上了,刚巧不巧的赶上环城高速公路连环车祸,一辆油罐车自燃撞车。又要紧急加班。

当!

凌晨12点的钟声一响,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脖子凉飕飕的仿佛有人在后面吹着气。

太平间本来就阴气重,外间的佛龛上放着金刚经,喃喃的佛音也抵挡不住阵阵的鬼气。

女人抬起眼看了一下时间,秀气的眉头再次狠狠皱起。

其实,她并不害怕尸体,相比于死人,在韩冰眼里,活人才更加的麻烦的。没看到医院另一侧的诊室里,昨天才发生一起医闹吗?

哪像她这里,死人多安静,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她切东割西的甚至开膛破肚也不喊疼,规规矩矩地维持着死前的状态等着她找到真相,还原事实。

没错,韩冰就是个女法医,俗称验尸官。经过她手里的验尸结果没有一个披露,素有法医界的“女青天” 之称。甚至有家属专门排队等着韩冰进行验尸。

“剪刀。”韩冰的红唇轻轻吐出一个词。

可是过了半响伸出去的手上还是没有见到剪刀的踪影,韩冰忍不住加重声音重复一遍。

“剪刀。”

还是没有!

韩冰抬起头,就看到身边的助理林素素面色惨白,眼神呆滞的愣在那。

“林素素,不要让我听见你牙齿打颤的声音。”韩冰忍不住喝到。

这个实习生已经跟了自己2个月了,别的还好,可就是胆子太小了,尤其是一到午夜,就会吓的不敢动弹。这个样子可怎么做法医啊!

韩冰忍不住扶额,她以为经过自己这段时间的训练,林素素的胆子怎么也要大一点了,可是今晚又是固态萌发了。

“韩……韩法医,您不觉得太冷了吗?”好冷啊,真是越来越恐怖了。

林素素牙齿忍不住上下直碰,已经过了午夜12点,就是农历七月半了,这可是鬼门开的日子,原谅她胆子实在是小啊。

林素素现在感觉非常冷,身子都僵硬了,除了眼睛别的都不敢动。尤其是现在,她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手。

不,不对,是真的有人在摸自己的手!

“啊!鬼啊!”林素素尖叫一声,抱头差点躲在了床底下。

“鬼你妹啊,是我!”韩冰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么胆小的实习生,以后毕业了可千万不要说是自己带出来的学生,实在是太tm的丢脸了。

林素素被她一声大喝,才发现是自己太**了,原来是韩冰等不急要用剪刀,刚刚从自己手上把剪刀夺走了。

“呜呜……老师我好怕啊,今天是鬼节啊!”林素素小声哀嚎,一声老师企图唤起韩冰的同情心,不要责怪自己。

韩冰哪有心思和她费神,她工作了一天已经很困了好不好,赶紧做完着最后一个报告赶紧回家睡觉才是真的。

“如果你继续哭的话,我相信一会就会有阿飘找过来了。医院里别的不多,这个还是能**你的。”韩冰冷冰冰的说。

林素素赶忙环顾一周,发现韩冰是在拿自己开玩笑,赶紧站起来,协助她工作。

不是她胆子小,在学校里她还是胆子大的,不然也不会被分配到韩冰手下做实习生。可是实在是这法医不是人干的,整天给死人开膛破肚不说,还总是有紧急工作在晚上。

可是谁叫她认不清,高考前看了一档法制节目,里面的男神法医好帅啊,她填写大学志愿的时候就报考了法医专业。

更悲催的是,韩冰的名气,被警局特聘为技术顾问,总是有案件需要她来协助。形形色色的尸体见的太多了,就是晚上也不得休息。

林素素2个月前还因为被分到韩冰手下做实习生的喜悦,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

早知道面临的是这种情况,她宁可自己成绩差点,输给竞争对手不就好了。林素素现在是欲哭无泪,悔恨不止了。

就在林素素胡思乱想的时候,韩冰已经解剖完了最后一具男尸,拿着报告刷刷几笔。扭扭了因为长时间低头而僵硬的脖子。

完成,收工!

“怎么,还不走?等着在这过夜?”韩冰觑了林素素一眼,嘴角挑起。

林素素这才缓过神来,麻利的收拾东西。

其实林素素在韩冰手下真是不错,见多识广不说,韩冰也是个优秀的老师。平时话不多,但绝不藏私。而且自己的手术器材都是自己收拾,从不假他人之手。

“诺,这份报告明天早上交给检察官。”韩冰把验尸报告丢给林素素,就拿着收拾好的解剖用具放到包包里,就要出门。

林素素这次反应快了,她很害怕韩冰会放她一个人在太平间,尤其是在今天,麻溜的把报告压在抽屉里,快步追了上来。

“韩法医,您怎么不自己交给检察官。”林素素没话找话的说,实在是医院的走廊太空旷了。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因为我休假。”韩冰面无表情的说。

她没有告诉林素素的是,七月十五不仅仅是鬼门开的日子,也是她的生日。

林素素见韩冰不想不谈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关键是两个人已经出了医院的大门。

“那个老师再见。”林素素目送韩冰驾车离开,快步跑回了医院的宿舍楼。

韩冰挥挥手,车子快速驶入车流。

也许真的是鬼节的原因,今天路上的车辆真的很少呢。换做平时,就是半夜路上也是有车辆经过的。

回到家里,韩冰打开大门,毫不意外的房子里一片漆黑。卧室里,也是空无一人,就连床上的褶皱都和她早上离开的时候一个样子。

韩冰叹了口气,看来宋出云并没有回来。这个样子,又是夜不归宿了。

自从她和宋出云结婚后,宋出云总是会找各种理由出差,最近几个月更是离谱,她加班的时候不知道,反正她在家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回来过。

对自己这个有名无实的老公,韩冰也懒得多管,说多了反倒会让自己生气,干脆不去想,抓紧时间洗洗补眠。

第二天,韩冰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因为今天她休假,所以可以关闭了为上边设置的闹钟,觉得睡到自然醒。

韩冰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一看,不出意外,真是自己的祖婆婆,也就是老公宋出云的奶奶。

“喂,小冰啊,睡醒了就赶紧起床,一会和出云一起回老宅,全家一起给你过生日。”刚接起电话,送奶奶和蔼的声音就从电话那边传来。

老人的声音让韩冰冷漠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声音也不觉的温和了许多。

“好的奶奶,我们午饭前就过去。”韩冰迎合说,很快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韩冰拿着手机,无奈的露出苦笑。

宋奶奶还不知道自己和宋出云已经分居的事实吧!事实上不是分居,是两个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韩冰清楚的记得,自己在结婚前无意中听到宋出云和**打电话的时候说的话。

“一个整天摸尸体的女人,让我想起来就倒胃口,才不会碰她呢。”语气里充满了鄙夷和厌恶。

而对于宋出云的躲避,韩冰还真的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如何跟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滚床单。

要说韩冰怎么会和宋出云结婚,这还得从寒冰的身世说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冰出生时间不吉利的原因,她是被人遗弃在福利院门外的,那时候襁褓里的她被子里就有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她的出生时间就别无他物了。

而韩冰的名字,是因为她从小就不爱笑,像个冰美人,所以福利院的院长韩院长起的。

而福利院里,很多孤儿都和韩院长一起姓韩。

韩冰因为天生的性格原因,大小就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不是因为胆怯,只是觉得烦。尔虞我诈的世界她不喜欢。

要知道韩冰可是以总成绩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医学院的,让人跌破眼镜的是,韩冰没有选择治病救人的临床专业,却选择了法医专业。

这也是她不愿意和人打交道,在韩冰眼里,死人可比活人可爱多了。最少他们都是乖乖的躺在床上任凭她摆布,不会总是质疑医生的医术,也不用应付难缠的家属。她乐得清静。

而宋家在a市是很有背景的家族,家产很是丰厚。宋奶奶在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做善事。

韩冰所在的福利院,也是宋奶奶的资助对象。

不知道什么时候,尽管韩冰不像别的小朋友那么讨喜,就连有社会人士来资助的时候,她也不会上前,期待有人能够把她收养走。

韩冰总是会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处,手里拿着本书看。

这样的韩冰,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入了宋奶奶的眼缘。宋奶奶平时没事,就会到福利院来看她。后来,宋奶奶想收养韩冰,却被她决绝了。

韩冰并不认为在福利院有什么不好的,这里虽然条件一般,可是却很自由,韩院长是个很开明和蔼的人,他尊重每一个孩子的理想。

就这样,韩冰拒绝了宋奶奶的收养,却成了很好的朋友。宋奶奶有时候来福利院做义工的时候,韩冰都会陪她聊一会。

说是聊天,不如说是宋奶奶在说,韩冰在倾听。

正因为韩冰的不多言,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听众。宋奶奶把那些不能对外人道的心酸都会讲给韩冰听。

而韩冰也是从相处中知道,原来宋奶奶的儿子和儿媳出车祸去世了,家里除了丈夫就是一个叫做宋出云的孙子。宋奶奶也是为了给孙子积福,才这么热衷做慈善的。

两个人这样默默的交流模式,一直到韩冰考上医学院,离开福利院才结束。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