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民不聊生

齐国!

连年大旱,盗贼纷起,民不聊生!

墨雪蹲在地上,双手抓着一个断了把的小锄头,在一片显得有些苍凉的小山上用力的刨着,铁锄并不锋利,许久她才挖出一根白白嫩嫩的东西,这东西并不是别的,竟是这里一种叫冬茅的茅草的根。看到地上的草根,墨雪脸上露出笑容,小心翼翼的把它捡起放进身边的破背篓里。

时值盛夏,太阳实在灼人,墨雪抬手用打满补丁的衣袖擦了一把汗,看着地上逐渐缩成一个团的影子,再看看身边的破背篓,她心中叹了口气。如今的草根愈发少了,她今天找了一天也就找到了这么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她提破背篓往家去了。

“爹、娘,我回来了!”推开篱笆门,看到正在织柳筐的父母,她招呼一声,放下背篓,跑到厨房用瓜瓢舀起一大瓢水往口中灌去,虽是大旱,但是渴死的都是庄稼,人畜喝的水还是有的。

“阿姊、阿姊,你回来了!”走近后院,她三岁的小弟墨柳琅琅铛铛向她跑过来,扑进她的怀里。 她摸摸他弟弟枯黄的头发,叹了一口气,明明三岁大的小孩看起来竟像是一两岁大小。

她牵起她弟弟的手,带着他来到前院,看到娘亲,墨柳毫不犹豫的松开墨雪的手,向着娘亲跑去,看到这一幕,墨雪摇摇头,拎起放在地上的背篓,向着后院走去。用力的摇着嘎吱的水轱辘,她终于从井里打上了一桶水,找来一个盆,她细心的把草根洗干净,用粗糙的陶琬装着。

该到吃饭的时候了,墨雪开始点火做饭,食材是她娘亲一早准备好的,一小碗堪堪盖住碗底的碎米再加上几把番薯叶就是他们一家四口今天中午的食物。她一边烧水,一边打水将番薯叶洗干净,水很快就烧开了,她想了想从装碎米的碗里抓了一小把出来放到一个小碗里,将番薯叶跟剩下的碎米倒进锅里,半刻钟后,一盆青菜疙瘩就这样做好了。

“爹、娘、小弟、吃饭了。”她把青菜疙瘩跟今天挖到的草根端到正屋的一张破旧的木桌上,开始摆碗筷。

桌子上唯一好一点食物就是一小小碗米汤,那是她特地用那一小把碎米做出来给她小弟墨柳吃的。她爹娘进了屋子,看到桌上的食物沉默不语,只坐下来默默的喝着面前的疙瘩汤,她接过娘亲怀里的小弟,开始给他喂米汤。

“阿姊,你喝。”喂墨柳第二口的时候,墨柳偏过头,如此说道。

“阿姊不喝,小弟乖,小弟喝。”墨雪拍拍他的头,把汤匙凑到他嘴边。

“阿姊,我不是小孩子了。”墨柳抬起头,菜色的小脸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特别有灵气,“阿姊喝,小弟才喝。”墨柳说着,跳下墨雪的膝盖,只用那双有神的眼睛倔强的盯着她。

看到姐弟俩如此懂事,相亲相爱,墨雪的娘亲红了眼睛,她爹爹也别过头。

“雪儿,你喝吧!”良久,墨雪的娘亲红着眼睛如此说道。

“为什么?”墨雪不解的问道:“我不要,弟弟比我更需要它。”她伸出手揉揉墨柳的小脑袋,她比小弟大了五岁,小时候父母都很忙,小弟几乎是她一手带到现在,她对小弟的感情非同寻常,她宁愿自己多吃点苦,也舍不得让他受苦。

“娃儿,你知道的,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你天天在外面晃也知道,就是村里的山上地里也都挖空了,你今天找到这几根草根,想必费了不少的劲吧!”墨雪的爹爹看着墨雪,突然吐出这样一句话。

“爹,我知道,你不要赶我走,我吃不了什么东西的,我还能去外面挖草根!”听到爹爹的话,墨雪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前不久村里已经走了一批人了,墨雪年纪还小,只知道他们是出去找吃的。连年大旱,墨家村这个小村庄实在是养不活这么多人了,她听别人说,成年人是去外面找活干,大半未长大的小孩则去外面做乞丐,而女孩子则是被卖去了勾栏院。虽然她不知道勾栏院到底是做什么的,但是从人们的话语里,眼神中,她知道,那一定是一个很不好的地方!

她放下碗筷走到她爹爹身边,扯着他爹爹的衣服道:“爹,你没有这个意思对吧,你只是随便感叹一下对吗?”墨雪的爹听到墨雪的话,不再说话,只是低下头不再看她。墨雪的娘亲别过头,正对墨雪那充满渴望的眼神,墨雪走到她娘亲身边:“娘亲,你告诉我,爹爹他,没有这个意思对吗?”

墨雪的娘亲听到这话,一把搂住她,哭道:“娃呀,你爹他也是为你好,这贼老天,已经大旱三年了,我们村里再过一段时间,连草根都被挖光了,到时候你吃啥呀?只能像你拴住叔家里的二蛋子一样活活饿死呀!待会,你跟砚哥儿、 大牛、铁蛋、还有大丫、翠花他们一起走,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等到灾年过去,你再回来啊,儿!”

“雪儿、雪儿!”有人在门外叫道。

“是砚哥儿他们来了,快进了坐!”墨雪的娘亲用衣袖抹了把眼泪,朝门外答道,然后又转过头继续对墨雪嘱咐道:“雪儿,你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要听你砚哥他们的话,砚哥的祖上可是出了一个秀才的,你的名字还是砚哥儿的爷爷给你起的呢。哎,我说这些干嘛,只恨娘没用,护不住你,生你出来这么些年,没让你过上好日子,只让你吃尽了苦头。爹娘也很舍不得的你,你在外面要好好的。”

看到砚哥儿他们进来,墨雪的娘放开墨雪,找了一个破袋子,把桌上的草根倒进袋子里,另外还找了一个陶碗,一起递给墨雪,“家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带着这些出去吧,以后你就是大人了,要时时记得扮成男孩,躲开坏人,莫让他们把你拐去了!”

“砚哥儿、大牛、铁蛋、大丫、翠花!”墨雪的娘亲拉着墨砚的手,眼睛灼灼的望着他们:“出去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要互相照顾,雪儿还小,就拜托你们照顾了。砚哥儿,你最大,平日里也最机灵,还认识几个字,出去后,你就是大哥了,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们!”

“大娘,我会的。”墨砚点头答道,其他几个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会好好照顾墨雪,会团结一致,相亲相爱。

墨雪知道这事已成定局,不容置喙,她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没有再说话。父亲说的对,这个小村庄已经养不活她们了,今天她去挖草根,发现大部分草根都被太阳晒死了,既然留下了也是一个死,还不如出去闯一闯。她看向墨柳,至少她离开后,她的小弟能多一口吃的。

墨柳呆呆看着出现的众人,看到停止哭泣的阿姊,他也停止了哭泣,他毕竟年纪还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娘亲阿姊哭,他也就跟着哭了起来。直到墨雪从破口袋里抓出一大把草根塞到他的手上,他还是呆呆的。墨雪摸摸他的头说道:“小弟,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阿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 说完,转身同墨砚他们离开。

“阿姊!”背后传来一身大呼,然后墨柳哭着走过来,抱住她的腿,“阿姊,你不要走,阿姊!”

墨雪的娘亲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墨柳,“柳儿乖,你阿姊只是出去找吃的去了,很快就会回来啊!”

“真的吗?”墨柳依旧抱着墨雪的腿不撒手,只抬头看向墨雪,眼睛里还挂着晶莹泪水,那样子,真是让人心疼极了。

“当然。”墨雪弯下腰,摸摸墨柳的头,看着墨柳的眼睛答道,心里却道:小弟,你莫怪姐姐撒谎骗你。

“那阿姊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墨柳终于放开墨雪的腿,看着墨雪离去。

……

走出村子,大牛看向领头的墨砚,问道:“砚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要不我们先去镇上吧,到时候再看。”此时的墨砚仅仅是一个十一二的小男孩罢了,还不像以后那般成熟与老练。

一群小孩纷纷点头说好,于是大家一路朝镇上出发,墨雪今天本就累了一上午,连中饭都没有吃,就被父母赶出来了,所以现在真的是又累又饿。

旁边的墨砚发现了她的窘态,从破包里拿出一个小糠饼,递给她。墨雪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黑亮,没有任何嘲笑的情绪,她道一声谢后,才接过,却是无视糠饼的粗糙,三两口就把它吞下。

贫家的小孩,怎会嫌弃糠饼的粗糙呢?甚至像这种大旱的灾年,这种糠饼也是了不起的食物了,至少它能够饱肚,像墨雪她家的碎米粥,喝了没一会就饿了。

看她狼吞虎咽,墨砚也没有丝毫嘲笑她,只是叫她慢点,然后拿出锡壶,把水递给她。六人之中,只有墨砚有盛水的锡壶,其他人除了身上穿的破衣服,就只有一个破碗了。

说到墨砚,虽然他们家祖上是秀才,但是这个祖上,却不知是隔了多少代了,至于说的给墨雪他们起名么,那更是简单,墨砚祖上留下一本书,然后只要谁家生了小孩,要起名的,就带上一点东西,或者请墨砚他父母吃顿便饭,就可以去翻墨家祖上的这本书,翻到哪一页第一个字是什么就叫什么名字。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