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辛医生,您辛苦了!”一出手术室的门,辛安就被人围住了。

辛安皱了皱眉,冲他们挥手:“救治病人是医生的职责,你们现在还是先去看看病人。”

那些人赶紧点头,“好好好,我们就不打扰辛医生了。”

辛安点点头,拖着疲惫的身体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辛医生,这里有一杯牛奶,你先喝一点儿。”一个护士走了进来,端给了辛安。

辛安露出了一个笑容,对她说道:“谢谢。”

护士叹叹气,说道:“辛医生,你这又是何必呢,这么辛苦。”

“没办法。”辛安靠在椅背上,姣好的面容上布满了疲色,眼下也满是黑眼圈。

“也是,那些病人都想要辛医生主刀,说其他的人不放心。照我说啊,院长就应该给你涨工资,把其他的外科医生都辞掉才行!”护士愤愤不平地说道,辛医生每次都是最辛苦的,偏偏工资也没有见得有多高。

辛安摆摆手,将喝完的杯子放在书桌上,说道:“别这么说,等下会被人记下一笔。”

护士吐吐舌头,“辛医生,也就是你心好,不然啊,这个医院早不如这么辉煌了。”

辛安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见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皱起了眉头。

“上班时间在这里聊天!”女人一走进来,就冲着护士训斥道。

护士一惊,慌忙解释:“我,我只是来看看辛医生。”

“她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在那里好好的。别给你偷懒找借口,还不快去做事。这里有这么多的病房没查!”女人继续大声地训斥着。

护士只能够低着头,将杯子带走,出去的时候还止不住对辛安使了眼色。

辛安笑了笑,这个医院里面也就只有她才能够这么轻松地和她相处了。其他人要么是带着嫉妒的眼光看她,要么就是一脸敬畏。她都已经习惯了。

女人见到护士离开,这才转身将房门关上。

“你来找我什么事。”辛安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辛医生,我找你来是关于药品的事。”女人小心地说道。

辛安皱起了眉头,脸上满是肃穆的神色,她背过身去,“这件事我之前也跟你说了。你去找院长,将整个事情交代清楚,至于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可是这样我的这份工作就丢了啊。”女人可怜地说道。

辛安看着她,“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你私自收下药商的回扣,还帮助他们贩卖假药,光是这一条,就已经是违法犯罪了。”

“我,我是真不知道他们竟然有假药的。辛医生,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我女儿要上好的高中,光是入学费就是好几万,我也没办法啊……”女人哭泣着说道。

辛安继续皱着眉头,这个女人倒是可怜,只是有些原则上的东西,她必须要恪守。

“这件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假药会伤害太多的病人,会摧毁太多的家庭,不管你是什么原因,都必须要承担责任!”辛安义正言辞地说道。

“辛医生!”女人抓住辛安的手臂。

辛安沉默着没有说话。

“辛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女人眼中闪现着别样的光芒。

辛安点点头,“我给你一个机会,明天之前,你去找院长说清楚。如果明天你都还没有去坦诚,那我只能够去找院长禀告这件事了。”

女人看着她,见她脸上依然是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心里发狠了,“好,我会去交代的。”

辛安见她终于不再纠缠,这才满意了。

“不管院长做什么决定,以后都不要做这样的事了。”辛安又说道。

女人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辛医生了。”

辛安点头,闭上了眼。

女人慢慢地转过身,眼中露出了凶狠的神色,辛安,既然你这么赶尽杀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辛安根本没有注意到女人的神色,依然让自己处在休息之中。

“辛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辛安睁开眼,马上站了起来,“院长。”

院长看看她,“你别站着,坐下吧,今天是你太辛苦了。”

辛安笑笑,“还好,只是高强度的全神贯注让我有些支撑不住了。”

“你呀,就是这么认真负责。可别把这件事告诉你家老头子。到时候他肯定过来找我拼命。”院长打趣儿地说道。

辛安有些别扭地坐下,“爷爷不会这么做的。”

“不会才怪,你们辛家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偏偏你不跟着他们学中医,老头子可是一直都在埋怨我,说我把你带坏了。”院长笑着说道。

辛安摆摆手,“当初选择外科,也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中医虽好,但是我一直都觉得西医和中医都各有长处,如果我能够将两者的优点都掌握,就能够治好更多的病人。”

“有志气。可惜现在的年轻人能够有你这样的太少了。”院长叹息着,“大多数人都陷入了这些浮华的氛围中,根本没有谁真的静下心来学习。”

辛安摇头,“应该是有的吧。”

“嗯,不说了。你今天先回去休息。下个月有个国外的交流会,我安排你参加,没问题吧?”院长说道。

辛安有些惊讶,“真的?”

“当然,还能骗你?”院长见到她惊讶的样子,忍不住好笑。

“可是我的资历太差,会不会有些人……”辛安还是有些犹豫。

“放心,这件事是我做的决定,没有人敢反对。”院长说完,便站了起来,“我先走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辛安点点头,见院长离开之后,便将自己的白大褂换下。

有了这个交流会,会对她的医术有相当大的帮助。

想到这个,她心情变得雀跃起来。

辛安拿着自己的包慢慢地走出医院,没有注意到身后停车场一辆面包车在她走出去的时候就跟了上去。

等到她走到了街上,就听到一阵刺耳轰鸣声,她回头,只看到一片刺目的白光。接着,身体飞了出去,她失去了知觉。

“咳咳!”辛安只觉得肺里火烧火燎的,她剧烈的咳嗽了之后,终于清醒了。

自己没死?

脑海中浮现着之前的场景,那辆车开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刹车的情况,一看就是有人故意要她死!

她不是惹事的人,自然没有任何的结仇的人,除了那个女人!

这次她福大命大,一定不能够让她付出代价!

想了这么多,她努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还是很难受,这次被撞,不知道要养多少天。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本打算查看伤到什么程度,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只有一身毛皮,而且这个毛皮是真正的毛皮,绝对不是毛草大衣之类的!

灰不溜秋的毛长短不一地纠缠在了一起,加上一些泥土,更是让整个毛皮更加难以忍受。

脏!

这样的认知让辛安更加不舒服了。

要知道作为一个医生,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洁癖!!!

她需要快点把这身毛皮清洗干净!

至于周围的场景她也来不及注意了,快速地从应该叫做床的东西上面爬起来,她看到了远处的门,便立刻跑了出去。

“辛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辛安却根本没有回应,现在她的脑子里只有一点,水!

不过她没跑几步,就被人抓住了。

“辛安,你竟然没事?”那个人抓着她,上下的打量着她。

辛安看着那个人,浑身乱糟糟的,同样脏乱的毛皮,心里只觉得膈应得厉害。

“放开我!”辛安说道。

那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放开了她。

辛安看了他一眼,问道:“哪里有水?”

那人愣了愣,指了指一个方向。

辛安也顾不得多问,直接朝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跑了好一会儿,她终于见到了清澈见底的一条河,顾不得更多,便立刻跳了进去,不顾一切地清洗了起来。

“辛安跳河啦!”在一旁清洗毛皮的人一见到辛安跳下去,立刻大声地惊叫了起来。

辛安快速地洗了洗,终于见到了毛皮原本的颜色之后,才终于放心下来,一听到有人这么喊,只觉得无语。

“我没跳河!”辛安立刻站起来解释。

“诈尸啦!”那人立刻扔了手中的毛皮,立刻往后蹦。

辛安已经无话可说,清洗干净之后才从河中走了出来。

她自己会游泳,怎么可能会跳河呢?

结果一站起来,却发现周围站着一大堆的人。

不过这一堆的人却有着同样的特征,头发乱糟糟,身上都穿着没有处理过的毛皮。

“辛安,虽然你是最丑的雌性,也不受兽神庇佑,但也不能够这么轻生。”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站了出来,对辛安说道。

辛安一愣,什么雌性,什么兽神?最丑的那又是什么?

“辛安,你快点跟我回去,别惹兽神发怒。”走过来的人是之前拦住辛安的人。

“克迪鲁,你快些把她带回去。要是兽神发怒迁怒了整个村子,她可是负不了责的。”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

克迪鲁脸上有些发烫,说道:“是是是,柏迪莎我会把她带走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